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作者:广毅(曲阜崇儒学堂广毅堂主)原发:中国曲阜崇儒学堂和《崇儒塾教年会特刊》

   【东海荐语】广毅堂主的《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一文,相当深入地介绍了现代私塾的发展历程和不同模式,并揭示其当前困境,展望了未来前景。凡有志于现代私塾教育和中华文化复兴者,不可不读。其中谈到的“崇儒塾教”读经法,别开读经教育之生面,我认为可以代表现代私塾健康发展的正确方向。东海对“老大纯”读经法有所批评,有儒友提议我自创一套系统推广之,答已有现成,指的就是“崇儒塾教体系”倡导的“古代私塾教学法模式”。实践该模式具有代表性的私塾有曲阜崇儒学堂、天台乐学堂、沈阳齐谦书院、上海悦谦学堂等。2017-9-23余东海于南宁

   

   一、 现代私塾教育绪言

   私塾,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一次次不经意间出现在我们的视听中,又一次次的咫尺天涯,恍若隔世。曾经,她主导了中华民族两千四百余年的国民基础教育,培养出圣贤豪杰无数,为中华民族的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奠定了基础,缔造了中华帝国汉、唐、宋、明的盛世梦华;曾经,她是教育的代名词,是国民公认的教育模式,是每个人接受教育的必经阶段。然而近一百年来,她却如同她所承载的儒家文化一起,被冠之以“落后”“封建”“阻碍进步”等莫须有罪名,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拉下帷幕,成为历史的绝响。

   一直到1995年,在大陆,伴随着九位老人的呼吁,以及后来海峡彼岸季谦先生(王财贵先生字季谦)的全力推广,曾经作为私塾教育核心内容的“四书五经”,涅槃重生,又一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天道往复,否极泰来,虽然此时私塾的形式尚未兴起,私塾的内容却日渐受到有志之士的重视,显现出其不同寻常的魅力。

   全球读经教育首倡者季谦先生说:“既然花一点时间,读很少一点内容,都有孩子成绩提升品德进步的优异效果,倘若花更多时间,读更多内容呢?”

   或因孩子学校应试成绩不佳而无助,或因对于孩子管教无力而迷茫,或因对于人生、工作与早年所受教育的反思,或因宗教信仰本来熟悉读经之传统,总之,这四类人士成为读经教育的最先响应者与实践者。于是,或独自在家教孩子,或者数个家庭联合组成一个小家塾,这便是现代私塾的雏形。

   

   二、 现代私塾的发展历程

   随着读经教育推广的日渐深入,对于被误导了近一个世纪的中国人来说,其冲击力可想而知。从1995到2004,十年的积累终于导致关于读经教育的第一次全国性大讨论展开,而主题正是“为什么要读经?” 2006年,随着“孟母堂”风波的持续发酵,现代私塾经过数年的扎根,第一次正式透过各种媒体,出现在公众眼前,同时也预示着现代私塾教育正式问世。

   然而此时,现代私塾在理论实践上除了有南怀瑾先生关于古代私塾教育的只言片语和季谦先生所提出的一套儿童读经教育理论之外,现代私塾的实践者们并无任何具体的成法可依傍,于是各个私塾无论规模如何,在教学上皆处于摸索阶段。

   一直到2008年夏,早期有学佛经历的山东赵升君先生,在仔细研读过季谦先生的儿童读经相关资料后,经过一届夏令营的集训实践,提出了“老实大量”读经原则,并很快受到了季谦先生的赞许和推崇。现代私塾教育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无序阶段,随着季谦先生的演讲所及,渐渐回归到以读真正经典,多读遍数,多背字数,多读时间为原则的“老实大量”阶段,而赵升君先生所创办的现代私塾也成为全国私塾的模范,其本人则被季谦先生赞许为“比王财贵更了解王财贵读经理念的人”

   与此同时,深圳梧桐山,一个远离闹市的山村,因有季谦先生多次驻足作读经演讲,吸引了数十上百所私塾的入驻和许多慕名而来的家长学生,成为全国读经教育重镇,名扬四方。

   赵升君先生之私塾在季谦先生的演讲推介下生源不断,当然作为回报,赵先生也更加用心的贯彻着“老实大量”的读经原则,甚至完全搁置识写字,禁止阅读,取消周末,取消才艺,唯以学生之背诵字数为准。一时间,全国各地私塾前来参观学习者络绎不绝,纷纷效法。

   当然也有少数较为特立独行的私塾,并不以为然,在孩子读经同时,兼顾着才艺与基础知识教导,一般会被“老实大量”的学堂讥笑为“不老实不大量”、“对读经理念不了解”。

   一直到2010年,随着赵先生“七节五轮法”问世及全国读经夏令营的联动,在以背诵经典字数为标准的考核体系下,“老实大量”读经可谓登峰造极,全国私塾高歌猛进,处处“老实大量”,孩子的包本字数,成为现代私塾读经家长最关心的事情,也成为读经老师评价学生的唯一标准。

   然而,随着背诵字数超过二十万(注:此为季谦先生规定的中文经典背诵字数)的学生日渐增多,却并未出现季谦先生在读经推广中所说的种种效果,依然有迷恋电游的,行为乖张的,人生迷茫的,不知经典为何物的,对圣贤全无感觉的,乃至一些从小读经的孩子在识写字等基础知识能力方面严重滞后,尚且不及上体制的同龄人。

   久久的困惑不安,直到2012年中华吟诵学会秘书长徐健顺教授,在采录吟诵资料同时了解过数百位读过私塾的老先生的读经经历后,一篇十数万字的皇皇大文《我所理解的中国古代教育》横空出世,详细介绍了清末民初私塾教育的具体细节,这让身处迷茫中的赵先生如同看到了曙光,于是,赵先生的私塾开始向以“吟诵、训诂、一对一”为原则的古代私塾教学法调整。

   作为全国老实大量领军人物,赵升君先生的突然转向带动了许多追随者一起转向,直接导致了以季谦先生为首的读经界的地震,许多新人瞬间不知该何所适从,原来的“老实大量”私塾开始分裂为两大阵营,在网络和现实中激烈论辩,前者旨在反思矫正,而后者则重在维护权威。

   与此同时,以同样有着佛教信仰的广东程云枫先生为代表,坚决拥护季谦先生的儿童读经理论,并正式以包本录像为教学成果,在季谦先生的力推下,逐渐取代了赵升君先生在读经界的位置。尤其随着2013年10月文礼书院在北京开班,20万中文,10万英文的包本录像入学标准再次得到强化,以“纯读经,三十万,上文礼,成大才”为口号,以程云枫先生为核心的纯读派强势崛起,而吊诡的是,文礼书院第一批十二名新生,有十名竟来自赵先生学堂。只可惜代表读经反思声音的赵升君先生,因对古代私塾教学法的实践尚在完善中,故一时并无显著成果可以拿出,慢慢被边缘化,其声音也被彻底淹没。

   2014年9月,南方周末刊发题为《十字路口的读经村》文章,专题报道深圳梧桐山之私塾目前在教学与生存方面面临的诸多困境,使得许多从事私塾教育多年的堂主老师突然意识到,文章所提到的诸多问题尤其教学方面与自己学堂的竟如此相似。于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更多曾经“老实大量”的堂主开始反思,发出不同的声音,而“纯读经”的堂主和支持者们则开始组成讲师团,巡讲于全国各地,介绍着他们的读经妙法。因其入门简单便于操作直通大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并为之摇旗呐喊。结果便是开始反思的私塾危机重重,而宣传纯读的私塾则生源广进。在名不见经传的诸位私塾堂主与名闻天下的季谦先生之间,一般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信任后者,纯读经的信息铺天盖地,无处不在。

   2016年初,以《读经十年行思录》为引子,以《为现代私塾读经教育告世界人士宣言书》为代表,广东私塾联谊会副会长袁彦先生,山东铭谦学堂吴亚波先生,沈阳齐谦学堂孟庆锋,上海悦谦学堂蔡锋英女士,盐城明德学堂田亚坤先生,天台乐学堂吴军祥先生,率先开始了对于多年来“老实大量”及当前“纯读经”模式的反思批评,并多次举办交流会。尤其上海同济大学柯小刚先生一篇题为《当代社会的儒学教育》的演讲,因涉及对纯读模式所导致诸多现象的批评,引来众多纯读支持者攻击,柯先生的持续回应拉开了全国关于读经教育的第二次大讨论,而这次的主题是“如何更好的读经”,季谦先生和文礼书院一度被推到风头浪尖上。这次讨论被认为是大陆儒家内部的一次集体发声,也是对季谦先生“老实大量纯读经”模式的正式表态。

   

   三、 现代私塾的不同模式

   随着对古代私塾教学法了解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早期实践者发现,季谦先生所倡导之读经教育理论实践,系其独创,虽有其文化荒芜时期的不得已,然其流弊也很严重。对于古代私塾教学法的回归成为觉醒者们的共识。于是,现代私塾已经分化成两大派别,即纯读派和非纯读派。

   纯读私塾的理论实践模式,显而易见简单易行,那便是尽力落实季谦先生的儿童读经教育理论,以达到入读文礼书院三十万字中英文包本录像为目标,每日除了必要的体育活动,读经时间均在八小时以上,诵读内容便是季谦先生早期编订的中英文读经教材。一般不开设识字、写字、阅读、作文、数学、才艺等基础课程,坚信只要背诵三十万字经典,这些都会迎刃而解。即使不会,送到文礼书院,季谦先生也会轻易解决。当然也不会安排有助于理解经典的课程,认为这样会过早开发学生聪明,导致学生不能再安心读经,容易流于表现和肤浅。坚信趁着学生年龄小,记忆力好,只管多读多背经典才是最高明的教育模式。对于先行者反思的声音,只是一句“他们不了解教授读经理论”以否决之。个别私塾为了能够教学生尽快包本,以突显其教学成果,赢得家长安心和生源稳定,在教学过程中惩罚手段甚是严厉,常有学生或身体或心灵受到伤害而半途退出。而随之伴随多数家长而来的,便是对现代私塾教育的失望,又硬着头皮送孩子回到体制去了。少数家长,依然抱着纯读包本成大才的梦想,继续送到另一家纯读学堂,而反思到可能是读经方式不对的个别家长,则会送孩子到非纯读的私塾继续学习。如此纯读模式的现代私塾代表性的有明德堂,昆山臻谦学堂,黄河孔子学堂,北京千人行书院,沈阳新谦学堂等。

   纯读经的模式只有一种,非纯读经的现代私塾模式则可谓是百花齐放,然大致可归为两类,一者老实大量模式,一者古代私塾教学法模式。

   季谦先生曾言,“凡一日读经时间在四小时以上者,皆可谓之老实大量读经。”故凡基本遵循季谦先生读经理念,每日读经时间接近此标准之私塾皆可归于此类。这类私塾或因对“纯读经”信之不及,或因对之前的“纯读经”模式有所反省,故在读经方法上基本遵循老实大量原则,一般不涉及解经,或涉及很少,只是多读多背,同样以背诵字数作为标准。然鉴于对纯读经不良后果的警惕,或对于孩子全面发展的重视,在读经之余,会有识写字、阅读、才艺、体制等课程的开设以作为补充。于读经则定位为更好的语文教育方式。这类私塾既有实践较久,形成成熟体系并成果斐然深受家长信赖的私塾。也有尚且处于摇摆中,既可能转向纯读模式,也可能转向古代私塾教学法的私塾。虽然此模式总体而言从学习效果上可谓博而难精,然较之纯读模式,对学生却无伤害及副作用。这类模式代表性的有上海孟母堂,福州南山学堂以及遍布全国的伏羲学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