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辟邪】或谓现在彻底去毛,条件还不成熟。答曰:即使条件还不成熟,辟毛也是促使去毛条件成熟的重要乃至主要方法。如果不能自由公开地辟毛,去毛条件就永远成熟不了,熟透了也会有不成熟的假象。所以,体制内外的正人和明白人,你们不出声没关系,但恳请不要反对和阻挠我发声。东海顿首百拜。

   【双轮】从马时代到儒时代之间,难免有一个政治混乱、思想混杂的过渡阶段,可称为杂时代。而“双轮论”非常适合杂时代。但必须明白,“双轮论”并非中道思想,有违儒家原则,只是于现实有所屈服的方便说。中国不能止步于善恶杂沓的杂时代,儒家也不能满足于正邪并进的“双轮论”。

   【双轮】习思想与“双轮论”颇有一致性。东海正因为对现实有所尊重,才对习思想有所肯定;又因为对中道矢志不渝,才对“双轮论”有所批评,指出其思想之局限和错误。不能以时代实然的迫不得已,而否定文化应然的大中至正;不能因现实政治的委屈苟且,而放弃王道政治的美好向往。

   【双轮】从方克立的“马魂儒体”到陈来的“文化双轮”,颇有进步,方克立立足点在马,陈来立足点在儒。然“文化双轮”亦非正道,更非究竟。还需要一次彻底去马的历史性跨越,方能抵达蒋庆的“王道三重”,方能建设真正的中华宪政。

   【双轮】陈来教授认为“不需要纠缠于中国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异同”云。非常理解他“不纠缠”,但也应该鼓励或允许一些学者“纠缠纠缠”。我认为,对儒马之异同进行深入分析,对马学之错误展开中肯批判,大有必要。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必要,也是为今后彻底去马、全面兴儒创造条件。

   【小消息】好事多磨,好书亦多磨。原定年初推出的《儒门狮子吼》,今天终于收到样书了,由台湾维高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由于种种原因,该书一波三折,给出版方和责任编辑添了不少麻烦。借古人句自贺曰:欲伏猕猴心,须听狮子吼。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言论】对于各种谬论邪说和错误思想,包括台独港独、反孔反儒、反常反动等言论,政府不应封杀,而应将是否发表的决定权交给各媒体。思想问题思想解决,依据正理正义正知见,对它们进行如理如实、实事求是的批判,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最有效而文明。当然,对于官员和教师,应根据相应的道德规范解决。

   【辟邪】毛思想非常灵活善变。如果要利用和统战,哪怕是邪教恶势力,也可以涂脂抹粉,将它们扮成英雄豪杰;如果要斗争和迫害,即使是同志和战友,也可以抹黑丑化,将对方描成宿仇夙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欲加之功亦何患无辞。所以,毛左就是杀人放火欺师灭祖弑父杀母,都可以理直气壮大义凛然。

   【辟邪】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男女都怕信错仰。信了邪说入了邪门,投身于邪恶事业,不仅一生白活,而且负债累累,万劫难偿。邪教恶势力,从诞生、成长、壮大、成功、辉煌、维持、衰退直到灭亡,都要消耗大量无辜的血和信徒的命。为邪恶事业献出性命,不仅可耻,还有余殃,遗祸子孙。

   【辟邪】或说,毛主席逝世41周年,全国各地还是有不少群众纪念他。答:毛左势力已经彻底边缘化。相比十几亿,所谓的“不少”只是极少数。这极少数群众对毛氏的纪念和毛时代、毛政治的怀念也未必虔诚。用毛思毛政的标准去衡量一下这些群众,不是“反革命分子”的只怕罕见。

   【看世界】去年奸杀德国19岁美女拉丹伯格的22岁阿富汗难民,曾于2013年在希腊将一名女孩推下悬崖致死,被判十年,后以难民身份进入德国。它在弗莱堡法庭承认奸杀,请求拉丹伯格家人原谅。身为欧盟高官的拉丹伯格父亲,表示不能迁怒难民,呼吁爱心宽容。东海曰:这个圣母型垃圾,愧为父亲愧为人。

   【因果】马云曾说,中国的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又说,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能侥幸存活的人毕竟不多。东海曰:马邦企业家群体的命运,与政治、制度环境息息相关,但根本原因在自身。是普遍的德性低劣手段卑劣,导致整体命运的恶劣。昧了良知昧不了因果。

   【因果】好人没好报,坏人乐逍遥。这句话影响极大极坏,又极其错误,是违反天理、易理、因果律和历史规律的。即使在逆淘汰系统中,好人没好报、坏人乐逍遥也是暂时现象。长远而言,究极而言,真正的善人自有善报,恶人必有后患和恶果。一个群体普遍下场不好,说明这个群体基本没好人。

   【如果】如果改变不了环境,必须不被环境改变;如果改革不了恶制,必须不被恶制改革;如果打倒不了邪说,必须不被邪说打倒。我欲仁斯仁至矣,我不坏谁能让我坏。君子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必须、也可以是君子。这就是道德不退,矿石锻炼出黄金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变回矿石了。

   【学儒】自五四算起150年中,现今学儒和读经的孩子们,将是最有德性和福报、最为重要和幸运的一个群体。

   【爱国】在道德上,儒家严于官而宽于民。爱国和爱民忠君一样,都是对政治、文化精英的要求。为政为师者如果不爱国,就应削职为民。庶民则没有爱国的责任,爱不爱国是庶民的自由。如果庶民普遍不爱国,还要追究为政为国者的责任。国不可爱,必是被“肉食者”整坏了。

   【天理】邪教恶社会灾难深重,恶人恶势力苦难深重,体现了天道的公正。通过文化启蒙、道德教化、舆论引导、法律制裁和武力惩罚等方法,让邪教恶势力改邪归正改恶从善,是对它们最好的救援。对于执迷不悟怙恶不悛者,若是本国暴民,必须严惩不贷;若是异国难民,可以置而不顾。

   【历史眼】丁公在项羽手下时放过刘邦一马,于刘邦有大恩。刘邦得天下后,却以丁公为项王臣不忠而诛杀之,恩将仇报,还得到了司马光的认同。多年前看《史记》至此,甚不以为然,然亦未深思。罗辉《论丁公之死》一文,依据仁义原则深入分析,说明刘邦对于丁公何以不能杀之,应该如何待之。好文章也。

   【汉回】凡汉民和回民之间发生争执、争斗,各级马官无不站在回民一边,不分是非善恶青红皂白,一味讨好回民欺压汉民,以回民为大爷,低三下四;视汉民如猪狗,作威作福。这些欺软怕硬、欺善怕恶、欺汉怕回的马家官员,何其可恶可耻,实属汉奸汉贼!

   【击蒙】李泽厚说“朱熹既是孟表荀里”,(《伦理学纲要续篇》),混扯。孟子与荀子,朱学与荀学,都存在根本性差异。无论是自觉意愿,还是理论的客观建构和实践功能,朱熹都不是“举孟旗、行荀学”。朱熹举的是孟旗,行的也是孟学。古来略有眼光的学者,都不至于看朱成荀。2017-9-13余东海

(2017/09/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