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再说郭文贵]
东方安澜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开宗明义,我顶郭。但是现在顶郭变成了政治正确,对此,我有些忧虑。推上、油管上,不是倒郭就是顶郭,甚至颂郭,大凡一种现象变成狂热的时候,并不美妙。历史殷鉴不远啊。我更看重反对中的反对的声音,反对中制衡的状态。昨下午,看了博讯张杰访问沈良庆的访谈,本来看题目,博讯把“郭粉”和“毛粉”混为一谈,就是混淆视听,看过之后,更加深了斯巴达以后我对博讯、韦石的认识。张杰访谈沈良庆这个视频,用抽象化概念化污名化的手法,否定郭文贵的爆料。且不说说郭文贵“到现在的惨淡收场”为时尚早,稍有头脑的人,看到直播中断、网络攻击、郭文贵成铭感词,就能猜测到郭文贵爆料的真实性。博讯、韦石、张杰、沈良庆,呵呵呵。但我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大家说,反对中出现反对的声音,反对中互相制衡,这不是拧不成一股绳了吗。没有团结,哪来力量。是的,我从来没看好反对派。海外民运这么些年,纷纷扰扰,秀才造反,一百年不成。但是,吴建明说过,当老百姓手上的钱变废纸的时候;这是一,二是宦官当道,外戚专权,这是一个王朝衰落的必然。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物,胡朝有令狐宦官,李渊、赵匡胤算是外7吧。八旗子弟的没落跟宦官外73坐大,成正比。这里,我就不敢再写下去了。

   有一位我尊敬的兄长说,郭文贵是在用性命和家人乃至员工作赌注,是在拼命,你还能质疑他爆料吗!是的,我丝毫不怀疑郭文贵面临的险峻,也不质疑他爆料的动机。但看到郭文贵虽然涉险而仍能气象万千、在镜头前谈笑风生,我的感觉,一是郭有瑜亮之谋、之胆,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自信与气度;二是有刘邦煮父讨一杯羹的豪气。说明郭文贵这个人,有输了不怕过江东的勇气,比项羽厚脸皮多了。正是这个刘邦煮父,使我看到了一代枭雄的横空出世。对郭文贵,要识人。郭文贵谈吐是贵族、穿着是贵族、身价是贵族,骨子里是不是贵族,各有各的判断。中国项羽之后就再没有贵族。孙悟空大闹天宫无人制约的超级能量,这是摧毁旧制度所必须的,这也是建立新制度所可怕的。

   这个女人,在油管上做视频,谈郭文贵现象,我不知道是谁,说未来建立民主宪政的领导人,“要有高的素质,优秀的学识,优秀的道德,非常的智慧”,听到这里,我哈哈大笑。实在忍不住。女人啊女人,难怪郭文贵有那么多女粉。我想对她说,你所要求的,上帝对照自己,也一定自愧不如。不过,当年湖南有个师范生,你所要求的,他倒是都具备。上井冈山的时候,也是舍家为国、舍身忘死追求民主;在窑洞里,老声再再,忽悠黄炎培;可是,容不得一个王实味;当到了可以吃独食的时候,就撕下了所有的面具。我再次说,反对中一定要有反对的声音,反对中一定要能彼此制衡,一定要保证少数人有发声的权利。

   博讯张杰最后说,“沈良庆先生分析了手段与目的的关系,认为手段必须要有正义性。如果你不在意郭文贵的人品,也不在意他爆料的真伪,也不在意他的动机,你会在意自由、民主和法治吗?你还会在意公平正义吗?还会用生命追求民主宪政吗?郭文贵就是中共极权社会里生长出来的恶之花。”其实,民主自由宪政,追求是因,博弈才是果。沈良庆的意思,追求正义的目的,要用正当的手段,理想很丰满,想法很纯情,结果只能是图样图森破,明显是误导,而且是别有用心的误导。 当然我也不是赞成马基雅维利的不择手段,我要说,社会演变是复杂的。

   我乐意看到郭文贵撕破天幕,但惧怕郭文贵的超级能量。民国初兴,没有一统江湖的力量,才有了我们伟大国父陈炯明先生的联邦制试验,虽然夭折,但为我们留下来宝贵的历史遗光。春秋竞雄,联邦制宪,是中国最好的出路。如果给你一统江湖的能力,谁不想吃独食?!所以我们现在选择的政治正确,有可能是赶走了狼群,引来了狼外婆。历史上关东军赶跑老毛子,不是没有先例。尽管这样,我还是无条件顶郭,对于我来说,来日无多,如果有生之年能呼吸一口新鲜自由的空气,总比闷死强百倍。

                          2017年9月23日

(2017/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