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陈维健文集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九一三‘’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林彪爆炸时日,46年过去了已没有多少人记得这个日子,但在南太洋的一个岛国纽西兰却爆出了一起惊天新闻。纽西兰的执政党国家党要员,杨健先生被曝光为中共培养的军事情报人员。他在中国两个著名的军事间谍学校执教十年。纽西兰情报部对他已调查三年之久。一时,全球的焦点集中到了纽西兰这个小国。


   
   纽西兰在西方民主社会是一个小国,却是’‘五眼’‘情报联盟之国,时常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中共对西方政坛的渗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国家,中共把纽西兰当作西方国家的突破口,几年下来已经取得了非凡的业绩,纽西兰成为西方国家关系与中国最为紧密,最为友好的国家。早在九七年纽西兰率先在西方国家中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双边市场准入问题达成协议。纽西兰成为中共打开西方社会的豁口。2016年纽西兰又成为西方国家中首个与中国达成贸易升级的国家。在此之下,中共对纽西兰从经济,文化到政治进行全面的渗透控制,纽西兰几成中国的附庸,特别是国家党执政的几年。杨健先生在党内呼风唤雨,在华人社区以国家党议员的身份代中共发号施令,其权威与作用到了连中国使领馆都望尘莫及的地步。
   
   杨健是中共两个著名军队间谍学校的教官,而后进入南大与霍布斯金大学共同成立的中美交流中心学习。这个交流中心的中方学生毕业后,都成了中国间谍干部。杨健从这里出去后,有一段89至94的历史空当,94年拿了奖学金到坎培拉大学学习,99年到奥克兰大学任教,此时他已被包装为学者,在2011年进入国家党成为议员至今。
   
   纽西兰议员除独立选区议员外,主要是党内排名议员,杨健一进入国家党就成为党内排名33的干部,国家党作为执政党其议席在40几位以上,排名33意味着笃定成为议员。党内的排名一般是根据党员为党所作出的贡献来确定的,而这个刚刚进入党的门坎,还未有尺寸之功的华裔党员是如何坐到这个位置,大概读者心中已明白了几分。在成为议员后杨健一路飚升,成为主管外交,国防以及贸易的官员,几次陪同总理前往中国访问,受到习近平的高度赞扬。
   
   纽西兰作为民主国家,政党对其成员是不搞政审的,即使是外裔也是一视同仁,个人的履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杨健在入籍与加入国家党时没有交待他在中国的背景,他给出的理由是,出国时部队有规定不许用部队的名字,只能用伙伴学校之名。这已说明了杨健的特殊身份是党国机密不能曝露的。他说在成为议员后,如果有人问我,我就会公开自己的学校,这是事实,在平时非正式的谈天中,吹吹过去的身份实是人之常情,当然也表明杨健先生已经把纽西兰当作中国的后院,不忌讳自己的身份,有持无恐,肆无忌惮了。
   
   杨健先生虽然没有向政府向党讲清他的身份,但党内领导似乎也不在乎他的身份,也知道他的身分,否则国防事务如何交给他去负责,难道不是他的军队履历吗。就在杨健身份被曝光前的不久,今年4月18杨健在‘’新西兰中国战友联合总会‘’致辞,挂八一红旗,穿军装,唱军歌,并宣布支部建在连上,建立党支部,任命指导员。解放军,共产党正式登陆纽西兰了。杨健如此明目张胆地参加主持这一活动,不得不引起纽西兰安全部门的高度警惕。
   
   中共对纽西兰的渗透’‘蓝金黄’‘计划,纽西兰的政客多半是半推半就,或是投怀送抱。他们通过杨健这样的议员从中国得到大量的好处,当然中共的好处从来不是白给的,必然要付出代价,什么代价呢?这就是西方的民主自由价值,对西方的许多政客来说,精神价值可以换为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何乐而不为,一本万利,’‘利国利民’‘的生意。显然中共通过杨健,政客也通过杨健做到了。
   
   纽西兰对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一个传统上友好的国家,但现在这一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杨健在其中起的作用不可小觑。对于达赖喇嘛访问纽西兰一事,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会向国家党如实地反映情况,分析可能产生的后果,同时提出建议。虽然没有提到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提出什么样的建议,但我们可以想像不外恐吓加拒绝的建议。杨还组织了旧西藏农奴制的图片展,以及新西藏图片展,以此误导纽西兰对西藏的观感。至使最近几年达赖喇嘛访问纽西兰都没有得到落实。仅此一个西藏部分,就可以看到杨健扮演了什么角色,即使他不是间谍,实际起到的作用已经超过了传统意义上间谍的作用。
   
   杨健在他的国内背景被爆后,他指这些人是因为他的华裔身份而被抹黑。企图以种族问题来蒙混过关,又说有人要抹黑国家党来抹黑我,这是把党作为他的挡箭牌。纽西兰国家安全部是代表国家利益的,是跨党派,跨族群的,他的背景,他的行为早就在安全部的视线之中,正式调查也有三年的时间。虽然国家党为了党的利益在庇护他,但在民主国家,国家的利益高于党的利益。国家党对杨健的庇护,只能说明这个党本身已被中共拖下了水。
   
   杨健的事不是孤立的,是中共向西方政坛渗透,安排代理人的一部分。华盛顿国际战略中心的约翰逊表示;中国最近几年一直在积极地,在西方国家的政治体系基层安置和结交人员,并帮助他们获得有影响力的位置。纽西兰的邻国澳洲,一位华裔议员王振亚就向主流媒体表示;中国政府‘’六四‘’镇压是做了正确的事,试图改变西方社会对‘’六四‘’屠杀的认知。王振亚要改变西方社会对六四屠杀的认知,杨健要改变西方社会对中共迫害藏人的认知,如出一辙,并非巧合,都是中共计划的一部分。
   
   
   中共对西方政坛的渗透已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好在终于有了认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西方国家的安全部以国家的利益开始行动了!清除的不仅仅是中国的间谍,也清除那些被中共’‘蓝金黄’‘的政客。
(2017/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