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马克思主义强盗]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一、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无产阶级是所有无产者构成的一个整体,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马克思就是这样定义无产阶级的。在马克思对社会阶级分类划出的两大阶级的无产阶级中,大约有93%左右是劳动者(各个时期或地区有所不同),他们是工人、农民、小手工业者、小商贩、拾荒者等等在商品社会中靠自己的劳动生存的人,其余的除了极少数乞丐外,大约有7%左右是强盗、土匪、骗子、小偷和懒汉、流氓、地痞。这些人也是无产者,属于无产阶级成员。这一点,我想人们不得不承认,因为人们不可能开除这些人的社会籍。
   当然,人人都知道,这些人从来就只想不劳而获,一心只想占有别人的财物。如果有人在他们中间振臂一呼:“抢劫有理”,不难想象这些人会有什么反应。


   人类“进化”到十九世纪,就真的进化出这样一个人来,他将商品生产中劳动创造的某一过程和阶段单独提取出来,编造了一套资本剥削劳动的理论。他的“资本论”和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专门编造或“揭露”资本剥削、压迫劳动的理论。
   在商品生产的劳动创造中,每个劳动过程都是积累的劳动,是再劳动,再再劳动,N再劳动,政治经济学家们反复列举过一件微不足道的小商品是如何经过上千次劳动过程,才到达消费者手中。其中一次次的累积劳动创造阶段的利益分配,是由商品生产、交换的市场规则决定的。某一个劳动阶段或过程并不能囊括全部,也无权决定社会分配。因为每一个劳动阶段各自独立,其所需的生产资本,都是上一个生产劳动阶段创造的积累。
   由于这种积累的过去劳动形成的生产资本,能成千上万倍地提高现在劳动的效率,是商品生产方式的社会协作劳动强大的物质财富创造力的源泉。因此,市场经济的分配规则往往对过去劳动有所倾斜。这如何成了马克思剥夺、抢劫过去劳动(即生产资本)的理由?这是人类的愚昧还是马克思的花言巧语太过狡诈?
   剥夺的理由即由马克思提出,但他并不只向被资本家剥削的劳动者提出,而是向所有无产者提出。他从来就没有喊过“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而是只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无产者中除了劳动者外,还有占7%的强盗、土匪等等人士。这些人就是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因为只有这些人才对他提出的无产阶级革命最积极。没有马克思主义前,这些人大多活跃在风高月黑夜中,和险道僻静路上。有了马克思主义后,他们如鱼得水,从此不用再蒙面担险了,可以堂而皇之随心所欲公开抢劫、任意杀人了。
   应该承认,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庞大理论体系构成的“革命理论”,这7%中有几个人会有耐心读这个理论中的花花内容?他们只是听见马克思叫喊:砸碎旧世界、剥夺剥夺者,就一哄而上。都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因为这几句口号就足够他们用了。至于那些胡言乱语的所谓“理论”,就留给那些不会思想,没有定见的人慢慢去读。
   对仇富心态下痛恨社会不公的年轻人,是容易被马克思主义忽悠,这不足为怪。但对成年人来说,接受甚至崇拜马克思主义,就必定是他骨子里潜藏着满满的强盗基因。他们对获得财富的方式,从来就不会选择需要耗费心力,汗流满面的劳动创造方式。他们朝思暮想的,是如何拥有大量财富而又不用去劳动。如果没有全部无产者的联合,这些人从来就在法律的赶尽杀绝中。有了全部无产者的联合,这些人就从社会的绝对少数,一下变成了社会的绝对多数。这是无产阶级革命成功的保障。
   对劳动者来说,抢夺和占有别人的财物,是他们不会去想,也不愿去干的事。但劳动者中有一半左右是机会主义者,如果有合适的理由,他们也会相随而想,相随而动。马克思编造的剥削理论,使他们有了想法。但即使是这些有了想法的劳动者,他们因为缺乏强盗基因,或者这些不良基因已被后天教养打磨殆尽,也就不会热衷此道。而那些热衷此道,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因为骨子里充满了强盗基因,他们干起抢劫这勾当来,必尽多多益善,不会手软。因此,马克思竭力鼓吹和一再强调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对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作用,没有他们,无产阶级革命就不可能进行。
   当然,没有占无产阶级93%的劳动者,无产阶级革命就不可能成功。马克思一再高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他从来不喊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只有无产者中的7%才有抢夺别人财产的革命热情,93%的劳动者们有的是力量,却没有这种热情。因此,少了无产者中的任何一个部分,无产阶级政权都不可能建立起来。
   而当无产阶级政权建立起来,劳动者们的处境就是今天大家看到的样子。他们相对无产得更加登峰造极了。但在无产阶级革命之初,为了鼓动劳动者参与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用冗长的篇幅强烈谴责资本家对劳动者的剥削,并给他们许下了一个天大的若言,要把整个世界全都给他们。那时直到今天,人们都没有察觉,马克思的抢劫理论并不单抢资本家,他还要抢劫劳动者。因为富人的财产再多也会很快被抢完;劳动者虽穷,却永远抢不尽。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产业劳动者处境悲凉,社会地位低下,被强迫在社会等级最末位的原因。
   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没有哪一个骗子有如此高超、巧妙的手法,使他抢劫劳动者的理论历经一百多年无人能察觉,甚至在它疯狂的一百多年中,也无人能揭穿。非但如此,他还使全世界在他的抢劫理论鼓动下被大肆抢劫后,仍然相信他的共产主义谎言是真的。直到今天,全世界除了我,人人都相信这个谎言,因为大家都在骂共产主义。其实马克思理论中根本就没有“共产”的具体构想,“共产”只是他抢劫的借口而已,可全世界都信了马克思,把古人的共产主义美好理想拿来臭骂。
   
   二、马克思主义如何抢劫劳动者
   
   在现代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中,谴责和咒骂资本剥削劳动,是最能激起人们对马克思主义认同的理由。其他诸如公有制理论和剩余价值理论等等,也被人们认为是为了使劳动不再受资本剥削建立起来的,也因此得到了同样的认可。中国人完全相信,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是在为劳苦大众说话,是为了建立一个无产阶级当家作主的共产主义社会。
   可全世界有几千个民族,为什么只有中华民族在这样认为,在接受马克思主义?难道其他民族都是白痴,其他民族的劳动者都喜欢被资本剥削?可现实恰恰相反。如果事实能说话,那么中国人才是白痴,不是其他民族。因为其他民族都不愿被奴役,他们知道社会不公并不是资本的责任,专制和奴役才是产生社会不公的真正原因。
   那些把马克思主义引进中国并坚持至今的人,有几个读过《资本论》?有几个知道财富是如何创造的?价值是怎样形成的?他们不过是听见马克思叫喊:砸碎旧世界、剥夺剥夺者,就狂欢起来。马克思为他们把“抢劫”理论化、合理化,对只想不劳而获的人,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亢奋。马克思主义最能吸引这些人的,就是他的剥夺理论。这是一个天下通抢的理论。而这个自称是为天下劳动者求解放的理论,最先要抢的恰恰就是劳动者。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先把商品价值扭曲,用商品的“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 把商品二重化,然后用商品的二重性,证明劳动也是二重的,即“抽象劳动”和“具体劳动”。他以此连篇累牍地陈说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财富价值只是使用价值,是价值的物质承担者,在价值形成上没有任何意义。他反复强调,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量,不能作为交换价值的依据,因此不能作为劳动者获取劳动报酬的依据,只有劳动者劳动的时间形成的抽象劳动量才有价值意义,才能作为劳动者领取劳动报酬的依据。而这个抽象劳动量转换为消费物质量的确定,是由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们的意志决定的,与劳动者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量完全无关。
   人是要靠消费物质才能生存的,劳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消费物质。可马克思却把劳动者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在价值上全部否定,只承认劳动者的劳动时间或劳动量,即抽象劳动的价值,然后按照抽象劳动量发给劳动者消费物质。这样一倒手,结果会如何,人们可想而知。到如今,天下人全都看见了这个结果,但全都噤若寒蝉。
   这就像奴隶劳动一样,奴隶们是不能指望从自己劳动创造的成果中获得回报的,他们只能指望奴隶主的恩赐。马克思仅凭一个“抽象劳动理论”,就做到了奴隶主用沉重的枷锁才做到的,将劳动者抢得一丝不挂。其抢劫效率远超封建王侯,也不逊奴隶主。区区地主资本家,岂能与之及。但马克思竟恬不知耻地把他的这个强盗逻辑洋洋得意地自夸为:“是首先由我批判地证明了的”。这个由奴隶主最先使用的方法,倒是由马克思最先用理论证明的。人类进化到十九世纪,就进化出这么个邪恶无耻的强盗理论家?!他的“强盗经济学”一度让世界晕头转向,让商品生产的社会协作劳动险遭毁灭。并且,他还不知羞耻地把他为抢劫劳动编造的“抽象劳动理论”,说成“是理解政治经济学的枢纽”。这个玷污政治经济学的所谓“枢纽”,和这个白痴的全部疯话,就是今天的中国大学校园强制灌输给学生的东西,也是强制中国人必须接受的东西。
   悲哉!大中华。悲哉!中国人。
   原载:民主中国
    紫电
(2017/08/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