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谢选骏:“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谢选骏指出:《儒教中国的瓦解》一书,是基于一个误解,误以为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第二期中国文明,仅仅是一个儒教中国。】
   
   据说,《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是列文森最重要的著作,也是美国中国学研究的代表作。据说,作者从哲学思想、官僚制度、政治文化、社会心理和理想人格等层面,生动分析了儒家文化的精神特质以及儒家社会与政治的本质特征,重点论述了儒家文化在中国走向现代化过程中的角色与命运,洞见迭出。


   
   在书中,作者提出了一系列深刻的命题,如传统与现代、历史与价值、保守与激进、东方与西方、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等,在本书之后的众多甚至是任何一部中国近代思想史的研究著作中,都可见到对这些问题或明或暗的回应。而列文森的价值早已超出了著作本身,他的思考与写作方式,他提出问题的角度,至今仍启发着一代又一代学人。
   
   【谢选骏指出:可是这样一部代表作,为何会发生这样常识性的错误呢?由此可见,美国汉学领域的幼稚病是多么深入骨髓了。】
   
   出版商人宣传说:
   
   本书是由称之为“莫扎特式的历史学家”列文森编写的,阅读和理解列文森的著作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他那种独特的表达方式常常会令人感到扑朔迷离,而他那难以遏止的才气又使得他的作品似乎带有太多的浪漫情调和文人气息。
   
   本书全面系统地主要介绍了儒教中国和现代命运,探讨了思想继承性问题、君主制衰亡问题、历史意义问题。为读者介绍了中国近代早期思想文化的状况、近代突变中的中国文化、儒教与君主制的终结、儒教对中国历史的意义等等。
   
   列文森(1920—1969年)作为美国20世纪50、60年代“中国研究”领域的重要代表,以一部《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奠定了其令人瞩目的学术地位。在这部著作中,他着重从思想、政治、历史三个不同的视角层面,剖析了主要由儒学所培养的文化精神对中国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的影响,以及儒教在现代社会的命运,尤其着力于揭示儒家文化的内在特质及由其所决定的儒教在现代社会成为一种历史存在的必然性,许多深刻见解至今发人深省。
   
   作者简介
   
   约瑟夫·列文森(Joseph R.Levenson,1920—1969),青年时期就读于哈佛大学,二战时应征人伍,战后回到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51年,经费正清推荐,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1969年不幸溺水身亡。列文森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中国学研究领域的代表人物,美国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领域的开拓者。他视野广阔、才华横溢,被同仁誉为“莫扎特式的历史学家”。以他名字命名的“列文森中国研究最佳著作奖”,是美国中国学领域最重要的奖项之一。代表作为《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1953)、《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1965)、《革命与世界主义》(1971)。
   
   
   
   图书目录
   
   代译序 列文森与《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
   第一卷 思想继承性问题
   第一部分 中国近代早期思想文化的状况
   第一章 清初经验论的破产
   第二章 明和清初社会中的文人理想:来自绘画的证据
   第二部分 近代突变中的中国文化:思想选择的张力
   第三章 选择中的折衷主义
   第四章 体与用
   第五章 “今文经”学派与传统教义
   第六章 反动与革命:近代古文经学
   第七章 民族主义在传统自我否认中的作用
   第八章 普遍效用的强调:对传统的维护
   第九章 普遍效用的强调:对传统的攻击
   第十章 共产主义
   第十一章 西方列强与中国革命:文化变革中的政治变革
   结语 新词汇还是新语言
   第二卷 君主制衰亡问题
   第一部分 残余的启示:儒教与君主制的终结
   第一章 君主制神话的破灭
   第二部分 张力与活力
   第二章 儒教与君主制的基本对立
   第三章 儒家官僚人格的演变
   第四章 儒教内部的基本矛盾
   第五章 儒教与君主制:对暴政的制约
   第三部分 张力链条的断裂
   第六章 儒教作用:官僚对社会革命无动于衷
   第七章 对官僚的思想抨击
   第八章 太平天国对儒家天命观的批判
   第四部分 残余的启示:儒教与君主制的终结Ⅱ
   第九章 时代错误的铸成
   结语 日本和中国君主制的神秘性
   第三卷 历史意义问题
   第一部分 退出历史
   第一章 廖平小传:儒教与历史的分离
   第二章 围绕井田制的争论
   第二部分 走入历史
   第三章 中国共产主义者与历史研究
   第四章 孔子在共产主义中国的地位
   第三部分 历史的意义
   第五章 理论与历史
   结束语
   注释
   译后记
   
   谢选骏指出:有读者说“看完此书觉得列文森是个天才”。不过,这个天才却是建立在“误读”之上的。列文森并不知道,他所面对和研究的,并非“儒教中国”,而是“三教合一的第二期中国文明”,其中还包括喇嘛教的大力渗透。
   
   本书为约瑟夫.列文森(Joseph R.levenson)最为重要的著作,也是谈及西方学界的中国(近代)史学研究时绝对无法跳过的代表作。尽管书中的有些观点,后人没有理由不怀疑,但是,撇开对最终结论的正误的纠缠,本书仍旧是一部“天才之作”。其中,深刻的洞见、缜密的思维、难以遏制的文采以及敏捷的思辩,具有绝对不可撼动的地位、意义和价值。
   
   同时,本书又是二战后美国对中国近代史研究的杰出代表作。五十年代以前,也就是在费正清(john K.Fairbank)之前,西方世界的中国学研究一直徘徊在一套“古董式”的古代传统汉学研究上,其实是对“美和古旧”的一种单纯观赏的脱离时代的取向,而费正清的介入,使该领域的专注点转移到了对“近现代中国史”的研究。《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的作者列文森正是费正清的的弟子,由于他对这套冷战时期流行的“冲击-反应”研究方法的内涵的突破性挖掘和凸显,因而使其在西方史学界普遍被认为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书中着重的研究了儒教文化,包括它内部的精神气质、以及此种精神气质的“外壳”在中国近代史上狡猾性的几次微妙演变,随即,敏锐的指出——这种改变,实质上并未触动根本。并以此推衍出,清末以来,中国被西方殖民帝国打得透不过气,以及儒家为首的文化系统被西潮摧折得土崩瓦解,实非偶然。
   
   归根到底,儒学自身的内部的困境才是致命的,这套系统的毁坏源自于内部。换句话说,儒家文明在近代决定性的大溃败,一方面是由于西方船坚炮利的“刺激”而崩摧,而另一方面,则是这套儒教文化从源头起就注定了的无可避免的悲情命运,即整个文化体系内部的停滞和衰落早已埋藏甚久了。
   
   【谢选骏指出:列文森错误地说,“儒教文化从源头起就注定了的无可避免的悲情命运”,他哪里懂得,第二期中国文明在其初创时代曾以举世无双的“科举制度”彪炳历史、独步中外。至于“整个文化体系内部的停滞和衰落早已埋藏甚久了”一说,更是从何说起。因为人类历史上再是伟大的文明,都很少能够维持千年以上盛行不衰的。而科举制度代表的第二期中国文明,从公元六世纪末期科举制兴起到二十世纪初期科举制结束,延续时间已经达到了一千三百多年。这还不够吗?】
(2017/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