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谢选骏文集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谢选骏: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班农离开白宫 要为川普“去打仗”》(2017-8-19美国之音)报道: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离职,返回极右保守派的布莱巴特新闻网。班农誓言,要为川普总统“去打仗”。班农帮助川普竞选,并随川普进入政府任职前是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执行总裁。


   
   班农即将离职的消息星期五曝光几小时后,班农接受了布隆伯格新闻社的采访。班农说:“如果大家有任何疑惑的话,让我来澄清;我离开白宫是要替川普跟他在国会、媒体和商界的对手们开战的。”
   
   布莱巴特新闻网证实,班农将重新担任该网站的执行总裁。
   
    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星期五发表声明说:“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与史蒂夫·班农互相同意今天是史蒂夫的最后一天。我们感谢他的服务,并向他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被认为在川普“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总统选战中立下过汗马功劳的班农,几个月来与白宫其他高层幕僚不断发生冲突。
   
   《纽约时报》报道说,班农坚持说,离开白宫是他自己的想法,他11天前就向川普总统递交了辞呈,原准备在这个星期开始之际宣布,但因为夏洛茨维尔暴力抗议事件所引发的风波而被推迟。
   
   从川普政府执政的第一天开始,白宫幕僚就饱受两个阵营龃龉的困扰。
   
   班农带领着支持川普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一派。另一派则是走共和党传统路线,著眼于提升美国经济和美国海外力量。班农揶揄他们为 “全球主义者”。这形成了极右翼但又充满影响力的布莱巴特新闻创始人班农与比较传统的共和党人之间的拉锯战。
   
   被认为不具有意识型态的川普让两个阵营自行厮杀。
   
   杜克大学政治学教授彼得.菲维(Peter Feaver)说, “班农那一派在政策上明显比较成功,但是也和川普总统更大的政策失败以及对外沟通失策被扯到一块儿。”
   
   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员们因为班农离职的消息而欢声雷动。股价立即回升。
   
   班农在美国电视节目里面被讽刺是控制川普的皮偶师,甚至被讽为高冷的死神。
   
   许多民主党人认为班农是促使川普总统意气用事的始作俑者。
   
   在官方正式宣布班农走人后的几分钟,维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康纳利在推特中说, “班农终于走了。他现在可以和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三K党一起游行了,而且还知道能继续受到椭圆形办公室的青睐。”
   
   川普周二时称赞班农为 “一个好人”,并且说这位战略师并非种族主义者。
   
   政治策略家伊凡.席格弗莱德(Evan Siegfried)预测,几乎可以肯定,共和党内反全球主义派系会把班农的革职视为川普对他们的背叛。
   
   席格弗莱德说, “如果布莱巴特新闻加紧攻击加里.科恩(Gary Cohn), 迪纳.鲍威尔(Dina Powell)和麦克马斯特将军(H.R. McMaster)等白宫官员甚至也许是总统本人的话,我不会感到惊讶。” 席格弗莱德著有《共和党卫星导航:如何找到共和党生存所需的千禧世代和城市选民》一书。
   
   科恩是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迪纳.鲍威尔是国家安全战略副顾问,麦克马斯特将军是国家安全顾问。
   
   席格弗莱德告诉美国之音说, “共和党的内战即将越演越烈。”
   
   班农曾经是投资银行家。人们普遍预计班农会回到布莱巴特新闻。
   
   菲维曾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策划与体制改革的特别顾问,他告诉美国之音, “如果他(班农)回到布莱巴特新闻,他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传声筒来放大他的声音。” “但是,从外头要影响政策比从里面难得多。而且,当你在外面批评执政当局,那听起来就像是你在批评川普总统。川普总统对这些批评反应不大好。”
   
   班农是川普政府禁止一些来自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人民赴美的旅行禁令的主要设计师。
   
   班农在周三于《美国展望》杂志刊登出的访谈中说,川普就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发表的受到广泛批评的言论为他在政治上加了分。他说,总统的回应把玩弄种族政治的民主党人捆住了手脚,这样白宫追求经济民族主义就容易多了。
   
   
   谢选骏指出:班农说他“离开白宫是要替川普跟他在国会、媒体和商界的对手们开战的”,其实,这是在散布烟幕弹。因为他真正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川普家族,也就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所说的“犹太人”,他们甚至谴责川普不该把女儿送给犹太人女婿。把女儿送给女婿本来无可厚非,这是北方联邦的婚姻自由,而非南方邦联的奴隶制度。但是,让这样一个女婿账务白宫,确实让人消受不起。
   
   《川普开除班农 是放狼归林》说:
   
   特朗普政府内部最具争议的人物、总统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8月18日辞职。这距离他2016年8月17日加入特朗普团队,恰好1年的时间。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国安会当中已有至少10名成员辞职,其中4人是他的核心幕僚。
   
   现在,头号争议人物辞职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损失大吗?他会向好的方向改变吗?
   
   华府及白宫内外,很多人对他的离开感到“大快人心”,原因是很多特朗普的争议都是他推动的结果。其实不然,这种声音忽略了特朗普本人独立于班农以外的个人好恶与喜怒无常。而且,特朗普并不总是对班农“言听计从”,比如班农曾反对开除科米(James Comey)、反对军事打击朝鲜,反对扩大驻阿美军作战任务等。
   
   辞职当天,班农就回到了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继续担任执行主席,并主持了一次编委会议,誓言将该平台当做非常大的传声筒来放大他的声音。班农将把矛头对准国会两党、尤其是共和党领导层、白宫内部的“自由派”,以及其他主流媒体。
   
   班农是被开除,还是主动辞职,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特朗普为何选择在这一时机让班农离开。由于和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夫妇等温和派存在权力斗争,班农辞职的想法早前有之,据说被特朗普压了下来。本月8月7日,班农再次提出辞职申请,但由于弗吉尼亚州白人至上主义抗议发生流血冲突,特朗普一直未准允。
   
   导致班农离开的因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来自共和党建制派及白宫内部。弗吉尼亚州流血事件发生后,特朗普对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暗指三K党和新纳粹等白人至上主义者当中也有“好人”。这一言论不但遭到自由派的谴责,而且一些重量级的共和党议员,尤其是那些参加过总统选举的议员,站出了批评特朗普。比如,资深共和党议员格雷尔姆(Lindsey Graham)暗批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卢比奥(Marco Rubio)批评特朗普完全站在了种族主义者一边,参议院外委会主席考克(Bob Corker)甚至质疑特朗普继续担任总统的能力,认为特朗普不理解这个国家的性格。
   
   为了消除来自建制派的怒气,为接下来国会税改、预算谈判等议案的合作,特朗普不得不让班农离开。另外,白人至上主义者引发的暴力冲突,也让特朗普反复无常的一面展示给外界,此时班农辞职,恰好充当特朗普的“替罪羊”。另外,库什纳夫妇也在力推班农辞职,以此缓解来自建制派和舆论的压力。
   
   但是,特朗普并没有完全抛弃班农。
   
   他们在奥巴马2011年准备连任竞选时就曾会面,私交甚笃。竞选总统前,特朗普曾是民主党人、独立派,后来才成为“表面上”的共和党人,并借此赢得总统宝座。特朗普和政治打交道,一直都在转变,完全超越(或者无视)了意识形态。虽然特朗普在通俄门事件中一直强调班农在他竞选后期才加入团队,但是,从特朗普执政的过程来看,他俩在很多方面都找到了契合点。
   
   特朗普反全球主义、反移民、抨击假新闻、以及最近对白人种族主义的暧昧姿态,都和班农的立场重叠。或者说,特朗普个人将班农的有些主张无限放大,包括坚持政治不正确的做法。
   
   班农曾被国内舆论讽为高冷的死神。现在,他的离开,有一种“退隐山林”的感觉,但他这种退隐属于“半隐”。按照他的话说,帮助特朗普不一定局限于白宫内,在白宫外也可以继续助特朗普一臂之力。正如《纽约时报》所说,对于一位不注重意识形态的特朗普总统来说,班农将通过媒体平台和特朗普形成某种“观念上的联盟”。
   
   《纽约时报》18日社论称,基于班农在白宫的经历以及特朗普对他的支持,如今他回归极右媒体平台,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破坏力更大。而且,除了这一点,在原本就已分裂的舆论环境下,班农回归媒体界,只会刺激左右两派各自为营的趋势,这也不利于特朗普凝结社会与政治和解的努力。
   
   所以,表面上看,班农的离开对于特朗普来说是“自断一臂”,其实是“放狼归林”,让他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天地,继续为特朗普服务。班农离职前2天公开宣扬的经济民族主义,其实就是在为自己离开白宫后“做什么”释放信号。他自称不但能够打败中国,而且能够碾压美国左派,进而稳住或巩固选民基础,助力特朗普赢得2020年的连任。
   
   谢选骏指出:“由于和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夫妇等温和派存在权力斗争,班农辞职的想法早前有之,据说被特朗普压了下来。”——这才关键之处。“库什纳夫妇也在力推班农辞职,以此缓解来自建制派和舆论的压力。”——这个表面理由后面,其实还有宫廷政治的秘密,那就是大臣和王族之间的角力,使得班农不得不演出“逃离家族政治的现代版”,否则,何必要“重上井冈山”呢?
(2017/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