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谢选骏文集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谢选骏: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不满终于爆发 特朗普将班农解职》(2017-8-18)说:
   
   曾被称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亲密助手”的白宫战略顾问,也是其政权内极具影响力的重要人物班农已从该职位遭到辞退。


   
   综合媒体8月19日报道,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时,也一直是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在白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的大小决策都被认为是由他主导。《纽约时报》社论更是直截了当地称他为“班农总统”。
   
   但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18日发表声明称,“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和班农已达成一致,今天将是班农工作的最后一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对班农很不满意。他17日晚间在新泽西高尔夫球场的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对于班农与自己在朝鲜问题上立场矛盾的愤怒情绪。
   
   无独有偶,班农此前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操盘手”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本周,7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要求他解雇班农,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
   
   而自白宫新幕僚长凯利任职以来,就有他要对特朗普内阁进行“清君侧”行动的说法。凯利曾多次提出对班农的不满,认为他是挑起与包括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erbert R McMaster)、国家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等重要幕僚之间矛盾的“祸首”,还经常在白宫散布对其他官员不利的消息。
   
   过去数月以来,特朗普一直在考虑是否将班农从其团队中移除。并已经公开疏远了班农,据称特朗普已经至少一个星期没有和这位曾经的坚定盟友面对面会晤了。
   
   据悉,班农是自1月20日特朗普上任以来第六位离职的高级官员。此后,特朗普团队的人员安排走向,再度受到关注。
   
   《白宫隐形总统遭解职 或因一涉华访谈惹怒特朗普》(2017年8月1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说:
   
   据《纽约时报》消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分析师班农被从该职位辞退。
   
   早前,据澎湃新闻网报道,班农在接受左翼杂志《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电话专访时表示,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经济战,只有一方会胜出,美方应在双边贸易投资领域采取更强硬政策。
   
   “在未来25年到30年,我们当中的一个国家会成为霸主,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么霸主就会是他们。”班农说,“我们不得不专注于这件事。我想5年,最多10年,就会到达一个我们再也不能挽回的拐点,而我们将再也无法恢复元气。”
   
   据该杂志报道,班农的计划中还包括限制中国从美国公司购买技术、进一步限制中国倾销钢铁和铝等。
   
   另据华尔街日报18日报道,接近班农的人士17日对于班农在白宫的地位表达了担忧,认为这篇访谈可能让他职位不保。
   
   就在不到三周前,一篇类似的访谈曾让白宫另一名前官员斯卡拉穆奇丢掉了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一职。斯卡拉穆奇当时在接受《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访问时用更加粗鲁的言辞抨击了白宫同僚,结果被新上任的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要求辞职,凯利正是以加强白宫纪律和管理为工作目标。
   
   此外,新华国际早前曾报道,斯蒂芬·班农在特朗普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时,也一直是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在白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特朗普上任后的大小决策都被认为是由他主导。《纽约时报》社论更是直截了当地称他为“班农总统”
   
   “影子总统”班农近期在《美国展望》的专访被广为传播,在这篇专访里,班农“坦率”地在诸多议题上开炮:和中国的经济战意味着一切、朝鲜问题压根没有军事解决的办法、白宫里有很多“敌人”。
   
   就在班农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操盘手”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本周,7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要求他解雇班农、白宫助手史蒂芬·米勒和塞巴斯蒂安·格卡,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
   
   而自白宫新幕僚长凯利任职以来,就有他要对特朗普内阁进行“清君侧”行动的说法。凯利曾多次提出对班农的不满,认为他是挑起与包括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国家经济顾问科恩等重要幕僚之间矛盾的“祸首”,还经常在白宫散布对其他官员不利的消息。
   
   多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班农被特朗普解除职位,特朗普内阁的“国家主义”政策也将随之走向终结,因新的白宫幕僚长凯利在移民等议题上的立场相对温和,并已经推动特朗普渐渐放弃修建美墨边境墙的计划;而经济政策领域则将由科恩全权负责。
   
   谢选骏指出:班农是把川普一路带进白宫的人,前者和后者的关系就像范增和项羽的关系。
   
   范增,前278年-前204年,战国后期至秦末居巢(今安徽省巢湖市亚父街道)人,西楚霸王项羽首席谋臣幕僚。项梁反秦起义时,范增曾劝项梁立楚怀王后裔为王,一直在项羽身边任参谋,被其尊称“亚父”,极受尊祟。但最终因陈平之离间计而失去项羽的信任,离开楚军。他走之后,项羽灭亡。
   
   据《史记·项羽本纪》所载:“居巢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往说项梁曰:‘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
   
   公元前207年,秦军章邯令王离、涉间围攻钜鹿(今河北省平乡县),章邯率军攻钜南,楚怀王命宋义、项羽救赵,范增为末将。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王召宋义与计事而大说之,因置以为上将军;鲁公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救赵。”范增后归项羽为谋士,为其所倚重,被尊为“亚父”。
   
   前206年,范增随项羽入关中,劝其消灭刘邦势力,但未被采纳,后在鸿门宴上令项庄舞剑,意欲借机行刺刘邦,却因为项伯从中干扰以及项羽的优柔寡断,放走了刘邦。范增气愤地说:“唉!竖子[1]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史记·项羽本纪》)
   
   前204年初,楚军数次切断汉军粮道,刘邦被困荥阳(今河南省荥阳市),于是向项羽请和。项羽欲同意,范增说:“汉易与耳,今释弗取,后必悔之。”(《史记·项羽本纪》)于是项羽与范增急攻荥阳。刘邦手下谋士陈平施离间计,令项羽误以为范增勾结汉军,从而削去范增之兵权。范增因而大怒告老回乡,项羽默然同意。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范增大怒,曰:‘天下大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范增在回乡途中还没到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就因背疽发作而死在路上。
   
   民间传说他是诈死,实际上已经乘着石船来到今属浙江省天台县的九遮山,隐姓埋名居住在山洞中,为民治病,造桥铺路方便行人。但他依然关心国事,当项羽自刎乌江消息传来,他大哭:“竖子不听吾言,终有今日!”于是人们知道他就是范增,他却说“范增早死彭城,哪里会到这里来!”不久人去洞空,不知所终。
(2017/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