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四派勘误]
谢选骏文集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派勘误

谢选骏:四派勘误
   
   我以为,下面这篇文章别的不说,起码有个要命的误点需要首先指出——它说,“当今已经变化了的中国政治格局主要包括四大主要政治派别,他们分别是:中共利益集团派;中共中华复兴派;毛左派;自由民主派,就是上述四大主要政治派别。”这是严重的以偏概全。因为这里面,有两个派别其实是重复的——中共利益集团派;中共中华复兴派。与此同时,则相应缺少了一个“中华复兴派”。由此一点就可以看出,这篇文章被一叶障目了。再进一步看,则不难发现了:此文所说的“四派”,其实都是“中共”——“中共利益集团派”、“中共中华复兴派”、“中共毛左派”、“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按照这种“分析”,此文的题目只能叫做“当今中共四大政治派别的正确历史定位与坐标”,而不能叫做“当今中国社会四大政治派别的正确历史定位与坐标”。否则,此文还有“分裂祖国”的嫌疑,因为他所说的“中国社会”竟然没有包括港澳台!可悲!
   
   

   《当今中国社会四大政治派别的正确历史定位与坐标》(宣昶玮)说:
   
   首先在这里我要指出:过去通行的对当今中国官方民间的所有政治派别的划分,是依靠原先人们的认识背景为依托的。原来的划分反映了过去人们对中国复杂政治斗争即利益与观念争夺的理论总结认识成果。但当今中国是政治上日新月异的变化着;特别是当一个政权新领袖上台执政之后,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权力结构,新领袖个人的特质对国家政治权力构成和影响巨大;因此当一个新领袖出现以后,往往就是开始了一个新的政治时代。而这个时候如果人们依然用一成不变的眼光去继续看待已经发生了巨变的社会政治结构,那么就是万分错误和非常不正确的了。
   
   正是考虑到这种情况,作为一个超级思想家和政治研究者,我今天就写了本篇研究,把今天中国的政治分布重新梳理出来,以为关注中国政治的人士提供一种全新的也是相当符合中国实际的正确的思维逻辑。
   
   一.时代是在变化着的,过去人们对中国政治派别的划分已经完全不正确了
   
   中国过去对于国内各个政治派别和团体的划分,按照过去流行的观点,人们通常对于政权内有“太子党”派、“江派”、“团派”等等划分;对于整个社会则有“既得利益集团”、毛左派、自由民主派、宪政派、民主社会主义派之类。
   
   大家可别小看了这些看似简单的中国社会几个政治派别的划分:因为这种划分其实是反映了人们对于中国政治的复杂性和内在逻辑规律的认识:如果划分的不对,那么显然就是人们并没有正确的认识了中国的真实政治格局。而既然人们并没有正确的认识中国的政治实质,那么所有其他的相关的对于中国的政治评论政治分析就都不可能正确了。
   
   二.习近平上台执政中国政坛上崛起一最大最有力量的新的政治派别:中华复兴进步派
   
   宣昶玮曾经把政权内划分为三大政治派别,他们分别是信念派、利益派和开明派。
   
   现在习近平上台执政,提出了许多新的政治主张如中华复兴等等,又铁心反腐,给中国政治派别格局带来了巨大变化:习近平代表的一大政治派别——我定义为中华复兴派,其作用和地位甚至已经是对中国未来具有决定性影响的一大政治派别,因此对于现在中国社会的政治派别的划分,就是不得不考虑的重大因素了。这样一来过去的所有对中国社会政治派别的划分都不正确和不合理了:因为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吗!
   
   三.根据最新的理论认识成果今日中国的主要政治派别应该是四大派别
   
   当今已经变化了的中国政治格局主要包括四大主要政治派别,他们分别是:中共利益集团派;中共中华复兴派;毛左派;自由民主派,就是上述四大主要政治派别。
   
   像原来流行的划分: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利益集团)派、左派(毛派)、自由民主派、宪政派、民主社会主义派。。。等等,其实是不能反映真实的中国政治斗争力量格局和政治斗争规律与逻辑的,因此废弃不用;而改为现在的四大主要政治派别的划分:因为这样划分更能真实的反映中国政治争夺的内部逻辑和斗争的规律。
   
   四.当今中国四大主要政治派别的政治定位与政治坐标
   
   笔者在分析、综合对比,以及详细研究的过程这里就不需要详细叙述了,我们这里就直接的言简意赅的陈述笔者的研究结论。
   
   四大主要政治派别的政治定位与政治坐标如下:
   
   中共利益集团派是代表中国社会权贵统治阶级家族特权利益的政治派别。他们的宗旨是为中国政权内的权贵势力及其家族谋取最大的政治经济利益:为此他们企图永远的垄断中国的国家最高领导权。这个政治派别对于中国实行什么政治制度完全是机会主义者:他们其实是完全没有任何固定的政治信仰的派别;即他们并不真的信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他们真正信仰的是能够维持他们特权和垄断国家民族的政权权力:只要能保证他们掌握国家的最高领导权并保持他们的家族享受特权,那么即使实行现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他们也举双手赞成。他们是当今中国的第一大反动派。
   
   把他们定位成当今中国的第一大反动派的原因,是这个集团长期暗中执行只做不说的“全面阻挡中国社会的进步”,作为他们的所有行动和行为的总纲领:相关的理论研究思想家宣昶玮早就发表,感兴趣者可以去搜索阅读。
   
   左派(毛派)应该说大部分成员都在民间,当然政权内也有其部分成员。左派(毛派)的宗旨是代表广大工农群众利益和代表许多坚持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思想的政治派别。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由于众多的左派(毛派)群众头脑简单,结果就上了中国第一大反动派利益集团故意派遣安插到左派队伍的奸细如张宏良之类的当,张宏良引导、引诱毛左派攻击中国利益集团的所有敌人如温家宝和民主派等,最后的结果是造成今天的左派(毛派)事实上是当今中国的第二大反动派。
   
   这是由于中国的毛左派头脑太耿直太简单造成的。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主观上中国的左派(毛派)是代表中国广大人民利益的政治派别;而客观上当今中国的左派(毛派)却是中国的第二大反动派。
   
   自由民主派的政治纲领和宗旨是要求实行西方那样的或者类似西方那样的民主政治制度:该政治派别代表了许多当今中国社会信赖西方民主社会模式的群众特别是知识分子(政权体制内也有)的观点。
   
   中华复兴派是新近上台执政的中共领袖习近平及其追随者支持者所组成的一大新的政治派别。该派有一系列新的主张如“中华复兴”、坚决清除中国政权内的腐败、“中国梦”、以及许多习近平的具体的执政理念等的阐述。
   
   由于风云际会和历史演变的缘故,当今新崛起的以习近平为领袖的中华复兴派掌握了中国国家的最高权力,并登上了中国的政治大舞台。
   
   习近平上台执政并诞生了一大最有力量的新的中国政治派别,结果导致在现在的中共政权内部,就第一次具有了两大完全不同政治诉求的政治派别:一个是已经经营了几十年了的树大根深而且政治经验丰富也是老谋深算老奸巨猾的中共利益集团派;另外一个则是习近平为首的掌握着中共最高国家权力的新近诞生的非常具有力量的政治派别:中华复兴派。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华复兴派因为铁了心要推动中华复兴;而推动中华复兴就是全面推动中国社会进步:这样一来就和中共利益集团的铁了心的“全面阻挡中华社会进步”的总纲领发生不可回避的巨大冲突!于是进步与反进步的斗争不可避免。
   
   由于中共利益集团派是当今中国第一大反动派,又有民间的当今中国的第二大反动派左派(毛派)全力协助他们全面阻挡中国社会进步,于是便和习近平为首的中华复兴派之间发生了一场明的暗的政治较量和殊死搏斗:直打得天昏地暗惊雷滚滚!
   
   因此综合观察当今中国的最大的政治逻辑是:
   
   中共利益集团派和左派(毛派)已经形成了事实上政治同盟,来试图和习近平为首的中华复兴派决一死战!当然现在形成这一政治格局的前提是左派(毛派)一直被张宏良等权贵奸细欺骗长期蒙在鼓里,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全力帮助中共利益集团派巩固自己的权力,以最后打败习近平为首的政治进步势力的中华复兴派。
   
   大家看啊:现在中国的最大政治斗争就是上述两大都各自掌握着中共政权部分权力的两大政治势力在那里进行殊死的搏斗。
   
   无疑的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华复兴派是当今中国的最大进步势力;
   
   而中共利益集团派和左派(毛派),他们本来就是当今中国的第一大反动派和第二大反动派,所以他们的所有努力其实都造成了他们必然是当今的最大反进步势力了!
   
   最后还有一个自由民主派在那里观战。
   
   现在的问题是:应该怎样给中国海内外的众多的自由民主派进行政治坐标定位呢?他们是进步势力?是反进步势力?
   
   说他们是进步势力吧,他们又竭力反对中国现在的最大进步势力习近平为首的中华复兴派;说他们是反进步势力吧,他们又主张普世价值和保护人权等等含有进步要求的主张。
   
   在实在不好给他们进行政治定位的时刻,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把他们称为一种“既进步也反进步的势力”。
   
   因为其实众多的中国海内外的自由民主派,大都是只有小聪明却无大见识的主流知识分子所组成的:他们本来就是一帮无大才无大智者。他们论智力不如当今中共利益集团派;论见识又是只有小聪明却无大见识;论人品论道德则不如耿直而单纯的毛左派分子。所以在这种非常尴尬的情况下,他们就处于非常尴尬的政治定位坐标上了。
   
   因此现在中国的政治格局和政治分布是:
   
   中国政权内两大政治势力一为进步势力一为反进步势力在进行殊死的搏斗;而另外一方面则有糊涂笨蛋的众多左派(毛派)在那里竭力的帮助中共利益集团派这个反进步势力和进步势力习近平的中华复兴派搏斗;现在还有一个既反动也进步的众多的海内外的自由民主派在旁边起哄闹腾。
   
   毫无什么大见识的自由民主派根本还没明白过来将来中国的民主进步铁定的要靠习近平去打江山了;而是他们还在做梦认为他们才是目前中国民主进步的最重要的力量呢。
   
   上面我们描述的,就是最真实、最正确的当今中国的最新政治版图了。
   
   当然了上述的描述完全是一种崭新的思维方式。如果一个人还继续用老眼光去看新时代,那么他就会愈看愈糊涂:因为他的老脑筋无法领会新事物了。
   
   眼下的中国就象一个生了重病的病人;上述四大派就是中国这个重病人的免疫力(即习近平为首的中华复兴派),在和导致中国重病的病毒、致病因素(就是中共利益集团和毛左派)进行斗争。而中华思想家现在则是一个高明的医生:他看出了中国这个重病人的病因病机;经过号脉把问,弄清楚了疾病的所有前因后果,最后开出了药方:本篇文章就是最好的药方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