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谢选骏: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罕见 美军方4大将领同声谴责种族主义》(2017-08-16世界日报》说:
   


   在夏洛兹维尔暴力事件发生后,美国军方四大将领16日罕见地同时发声谴责种族主义及极端主义,不过他们在推特以及书面声明中,都没有提及川普总统的言论。
   
   传统以来,军方都避免介入政治,按照传统的看法,军方领袖及官员的职责是向部队强调固有的核心价值,例如种族平等及忍耐等,因此这次发声可说是非常罕见;其中一个原因是,涉嫌驾车冲向人群导致32岁女子海耶死亡的20岁白人男子费尔兹(James Fields),据称曾在2015年入伍接受陆军基本训练,但四个月后据称因未能符合训练标准而退伍。
   
   海军军令部长李察逊上将(Adm. John Richardson)首先就夏洛兹维尔暴力事件在推特贴文,强调事件"不可接受及不能容忍";而他在其后发出的完整声明中,指事件令人"羞愧"。
   
   他的发言人表示,李察逊发出声明,纯粹是对夏洛兹维尔事件感到羞愧及不可接受,而别无其他动机。
   
   之后,陆战队司令尼勒尔将军(Robert Neller)、陆军参谋长米勒(Mark Milley)及空军司令戈芬将军(David Goldfein)也先后在推特贴文,主要都是强调不能容忍种族主义及极端主义,不过并没有具体提及夏洛兹维尔。
   
   他们又透过发言人表示,发出有关声明都别无其他原因。
   
   在他们发声前,国防部长马提斯14日在回应记者查询时,只表示对事件感到悲伤(saddened),并未谴责。
   
   谢选骏指出:军方将领开反对国防部和总统,按照美国的标准,这种极端反常现象意味着美国已是“发生了美国式的军事政变了”。
   
   可以印证的是,《布什父子罕见发联合声明批评 川普怒了》指出就在同一天(2017-08-16),大小布什罕见发联合声明批评:
   
   上周六维珍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发生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与反对者的暴力冲突,终演变成造成一人死亡的流血事件,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极右的暧昧立场惹来多方不满,其中由他成立、由粒粒商界巨星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更因不满他的立场,先后辞职。
   
   顾问团成员相继与他划清界线,特朗普老羞成怒,在Twitter上发文,宣布"唔玩",解散由他领导的"美国制造业委员会"及"策略及政策论坛"。演活"是我不要你,不是你不要我"的戏码,以免更多人继续跳船。
   
   曾获商界支持的特朗普,愈来愈多商界领袖因他的言行而划清界线。多名商界领袖宣布,退出总统特朗普成立的制造业委员会,以示对总统偏袒种族主义的不满。继早前美国制药公司默克(Merck & Co)行政总裁弗雷泽(Ken Frazier)高调辞任委员一职之后,Intel、Under Armour等6名行政总裁,亦陆续辞任委员。
   
   连锁超市沃尔玛(Walmart)行政总裁董明伦(Doug McMillon)是特朗普的坚实支持者,周二(15日)他亦忍不住向员工发信,罕有批评特朗普处理维州暴力事件的手法:"我们能看到总统特朗普在上周末回应整个事件的态度,我们也认为他错失了让国家团结一致、明确拒绝‘白人至上’主义者骇人行动的重要机会。"但董明伦表明,不会辞任制造业委员。
   
   众叛亲离之下,特朗普仍旧强硬,曾声称会填补每一个退出委员会的商界领袖位置。怎料,数小时后,特朗普就"发难"宣布解散团队,还要加句"多谢!"。
   
   这个由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制造业委员会,本意是让制造业巨头定期与特朗普碰头,并就政府有关制造业的政策担任顾问一职。美国制造业委员会委员都是在美国制造业执牛耳者,包括杜氏化工行政总裁利伟诚(Andrew Liveris)、Tesla创办人马斯克(已离职)、晶片生产商英特尔行政总裁克尔札尼奇(Brian Krzanich)(已离职)及通用电汽的伊梅尔特(Jeff Immelt)等。
   
   在特朗普宣布填补空缺与解散顾问团期间,共和党重量级人马、前总统老布什及小布什罕有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种族偏执、反犹主义及仇恨"。
   
   父子俩的声明没点名提到特朗普,但以他们的身份及联署的分量,明显是针对特朗普就冲突各打五十大板,未有强烈谴责极右份子的态度。
   
   周六造成人命伤亡的示威持续发酵,特朗普不愿强烈谴责极右,令事件没完没了。他周二又召开记者会,再就事件回应,但他竟在会上为抗议拆掉罗伯特.李将军雕像的示威者辩护:"我已谴责了新纳粹主义者,我亦谴责了不同的组织。但不是所有示威者都是新纳粹主义者,相信我,亦不是所有人都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不止如此,他亦提到"另类左翼",指他们"非常、非常暴力",称他们亦需承担责任:"拿着棍棒挥动,他们有没有问题?"
   
   特朗普这种类比,在美国社会引起讨论,被特朗普称为"假新闻"的部分美国媒体更大力鞭挞。CNN称,特朗普的这番说话很危险,是总统任期的黑暗时刻;而《华盛顿邮报》的社论题为《这国家只能哭泣》(The nation can only weep),称对种族主义者来说,这是"美好"的一天,因为有特朗普为他们背书。
   
   谢选骏指出:军队是各个国家的中坚力量,没有军队的同意,要在美国发起白人至上主义革命,看来殊非易事。这不,连现任总统,都遭到了“政变”。参加这一行列的,不仅有军界、政界和新闻界,甚至还有前任总统。
(2017/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