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谢选骏文集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谢选骏: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深度:他颠覆了西方对中印战争的看法》(2017-08-14环球时报)说:
   
   “这就是印度的中国战争:第二回合”——7月中旬,英裔澳大利亚学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在香港媒体上撰文,就中印洞朗对峙发声。


   
   
   现年91岁的马克斯韦尔,是研究中印边界问题的权威专家。1959年,他担任英国《泰晤士报》驻南亚记者,常驻新德里。
   
   从1962年开始,他撰写了大量有关中印边境战争的报道。1970年,他出版《印度对华战争》一书,明确指出战争是印度挑起的。
   
   之后,他对中印关系进行跟踪研究,发表了《中印边界争端的反思》等一系列研究成果。
   
   眼下,中印对峙仍在持续,记者近日专访马克斯韦尔,请他阐述对这场争端的看法。
   
   中印争端为何周期性出现?
   
   记者:
   中印两国间漫长的边界线,数十年来悬而未决,您认为中印两国在划界问题上态度有何不同?
   
   马克斯韦尔:
   印度坚持认为,它有权根据历史、传说和实际控制线来决定边界走向。而中国有14个陆上邻国,比印度多得多,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中国就主张在领土问题上与邻国通过谈判达成一致,这与印度的方式截然相反。印度的方式实际上就是从来不让步,由它自己定义边界,并强加给邻国,而中国在此问题上要明智得多。结果就是,在14个陆上邻国中,12个已经与中国解决了边界问题,剩下的两个就是印度和被它控制的不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印度拒绝和中国进行实质性谈判,始终坚持“我告诉你边界该怎么划”,这种顽固立场导致中印不可能就边界问题达成一致。
   由于边界问题悬而未决,中印之间的争端几乎是周期性出现,并往往导致局势变得很严峻,就像这次这样。
   
   记者:
   您说过面对中国,印度有“无辜受害者”心理,这是1962年以来很多印度人心中一直存在的阴影。这种阴影为何挥之不去?
   
   马克斯韦尔:
   印度的这种心理是战争失败带来的屈辱感导致的。印度带着必胜的信念在1962年与中国开战,但仅仅一个月就美梦破碎,招致颜面尽失的彻底失败。这给印度政界带来深深的伤痛,以致在印度的政治精英中演变为长期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这种伤痛又促使印度人渴望复仇,寄望于在与中国的第二次战争中获得胜利。这种精神上的妄想已经成为印度政治中极为危险的因素,特别是在军方。与中国有过作战经历的老一代印度军人都明白当年是印度挑起了与中国的战争,但印度的新生代军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甚至寄望通过对华战争一雪前耻。
   
   当年的战争结束后,很多印度人和我谈起对那场战争的看法。尼赫鲁政府告诉他们的人民,是中国对印度发动了突然、无端的侵略,印度被中国“从背后捅了刀子”。这种说法完全站不住脚,不过是尼赫鲁用来掩饰失败编造的借口。尼赫鲁应该为战争负责,是他将印度推向了与另一个军事上更强大国家的战争,结局必然是失败,但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又不肯承认这一点,只能通过谎言来隐瞒真相。所以,印度的政治精英都被欺骗了。
   
   当年西方为何偏听偏信?
   
   记者:
   您的《印度对华战争》一书被视为研究中印边界问题的权威之作。但西方主流社会的立场好像站在印度一边,为什么会这样?您的书当时及之后受到很大质疑吗?
   
   马克斯韦尔:
   在那个年代,尼赫鲁和刚独立的印度在西方受到普遍的高度尊重。而且,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并不承认新中国的合法地位,当时占据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是台湾的国民党政府。所以,当印度宣称遭受中国侵略时,西方媒体都选择相信印度。
   
   我当年在报道中印边境战争时的立场同样是偏向印度的,我的书实质上是坦承了自己所犯的错误。当我意识到在报道中抨击中国很可能有失偏颇后,我返回英国,在伦敦大学潜心研究中印边界问题,研究结果证实我以往对中国有偏见。我的报道犯了严重错误,而我的书就是对错误的纠正。
   
   我的书出版后,几乎立刻就被西方世界所接受,西方国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突然意识到它们被自己对尼赫鲁政府的同情心和偏爱误导了,印度在国际上树立的所谓“受害者”形象开始坍塌。
   所以,周恩来总理对我的书给予高度评价,他还为我的书亲笔写了留言(“送给尊敬的内维尔•马克斯韦尔先生 周恩来 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 于北京”——作者注)。这本书几十年来我一直珍藏着,成为我珍贵的纪念。但这本书的出版也使我成为印度的敌人,有8年时间我被印度禁止入境。那些年如果我进入印度,一定会被逮捕入狱。
   
   2014年,我在互联网上曝光了《亨德森•布鲁克斯报告》(该报告1963年由中印战争时的印度陆军中将亨德森•布鲁克斯和时任印度军事学院院长巴贾特准将联合撰写,分析了印度在1962年中印战争中失败的主要原因:时任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前进政策”、军队毫无准备和断定中国不会开战的战略误判——作者注),请不要问我是如何获得这份报告的,今天印度政府依然未解密这份报告,但人们可以发现,报告内容已经成为我书中观点的强有力左证。
   
   记者:
   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印度独立后,印度政府多次以书面形式予以确认。但此次印军越过锡金段边界线,进入中国境内阻挠中方修路,并称中方施工影响到其西里古里走廊的安全,您对此有何看法?
   
   马克斯韦尔:
   那段边界已经在1890年划定。这次是印度军队入侵中国领土,中国政府的反应完全可以理解。西里古里走廊距离中方工地100多公里,印度的借口难以服众。但我认为这场对峙迄今为止并非特别重大的事件,尚不至于引发中印两个大国间的又一场战争,因为双方都无意开战。1962年以来,中印在边境地区多有对峙事件发生,但幸运的是没有爆发大规模冲突。
   不丹会被吞并吗?
   
   记者:
   此次中印对峙,不丹被卷入,这是中印关系中的新因素吗?
   
   马克斯韦尔:
   我认为不丹的被动卷入不构成此次对峙的主要因素。不丹因素只是形式上的,对现实影响不大。此次对峙的本质依然是中印之间的对抗,因为不丹是印度的傀儡,对印度只有唯命是从。不丹当然希望与中印同时保持友好关系,但它的外交和国防都被印度控制,印度在不丹有大量驻军,不丹身不由己,以至于至今仍未和中国建交。不是它不想,而是印度不允许。
   
   记者:
   印度对不丹的掌控在国际法上有依据吗?
   
   马克斯韦尔:
   虽然没有任何国际法依据,但印度已经将不丹完全掌控,成为不丹的宗主国。实际上,宗主国制度早已成为历史,当今世界,一国要么主权独立,要么沦为傀儡,很遗憾不丹成为后者。面对印度1.5万人的驻军,不丹没有任何选择,只能默认。由于不丹并没有向联合国提起对印度的控告,国际社会也无计可施。
   
   记者:
   从锡金到不丹甚至尼泊尔,印度在南亚的“势力范围”非常明显。不丹有可能步锡金后尘被吞并吗?
   
   马克斯韦尔:
   巨大的体量、经济上的压倒性优势、首屈一指的地区军事实力,再加上诸多历史因素,使得印度在南亚地区具备比中国在东南亚地区更大的影响力。但印度不会吞并不丹,因为不丹是联合国会员国。从这个意义上讲,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丹都是安全的。当今世界,吞并一个联合国会员国而不被打上侵略者的标签是很难的。所以,不丹名义上的独立会维持下去。
   
   对抗中国,印度底气何来?
   
   记者:
   很多分析认为,无论经济还是军事,印度不具备与中国抗衡的实力,但印度给人的印象却是热衷于和中国唱对台戏。印度的底气来自哪里?
   
   马克斯韦尔:
   我可以赞同这种观点,但印度人肯定不这么认为,他们对自己国家的实力非常骄傲。印度和中国本来可以成为好朋友,但悲剧的是,印度人被自己的政客误导,错把中国当成他们的敌人。
   
   记者:
   此次中印对峙已持续近两个月,您认为最终应该如何解决?
   
   马克斯韦尔:
   耐心和保持理智对解决这场危机来说至关重要。中方应向印度表明,中国政府对事件严重关切,但依然相信能够理性解决。印度政府必须停止有可能使事态升级的进一步挑衅举动,不要头脑发热,因为这很危险。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马克斯韦尔的前后其观点会有如此之大的改变?我想,随着时间的过去,他看不知不觉忽略了一个心理学上的问题,那就是“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中国在清末开始的将近半个世纪的“旷课”之后,重新占领了西藏,这样一来,中国就获得了比印度更多的边区。印度充其量,只是捞到了锡金、不丹、藏南、尼泊尔等地皮作为保护国、附属国。
   
   随着时间的过去,印度人的难言之隐变成了一种隐痛,要拔除这个隐痛,绝对不是一点洞朗问题的让步就可以做到的。
   
   1962年中印战争发生的时候,“解放军”进驻进度不久,所以马克斯韦尔自己也能感受到印度人的痛苦,但随着时间的过去,这层难言之隐也就慢慢淡去,甚至无法提及。
   
   在印度人的心目中,西藏的地位大概接近中国人心目中的西伯利亚,和自己具有某种特殊关系。因此,印度人很不甘心中国拥有西藏,这也是印度为何一直保护流亡藏人的深层原因。
   
   那么,中国为何容忍俄国占有西伯利亚呢?因为现在的中国政府不是一个民族主义政权,无需顾及民意,所以大方地承认出让了蒙古和俄属远东地区。而现在的印度政府是一个要靠选票上台的民族主义政权,所以,永运无法忘记他的难言之隐。
(2017/08/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