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谢选骏文集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谢选骏: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本来我想把这篇述评的题目叫做“中国和欧洲的历史汇合”,后来一想不妥,因为“中国和欧洲的历史汇合”两百年前就已经实现了,那时,英国使节无功而返之后,就合计用鸦片和大炮这一手软一手硬,慢慢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后来,这个“两手”就成了华人的梦魇和华人的梦境——毛泽东称此为“革命的两手”,邓小平称此为“一手软一手硬”……而两百年后的今天所发生的,不过是“自东而西的汇合”,代替了“自西而东的汇合”。这样一来,我就把本文的题目改成了“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世界报:希腊比雷港成了中国进入欧洲门户》(2017年8月14日法广RFI珍妮特)说:
   
   周日(13日)法国报摘为您介绍法国世界报网站上的两篇有关中国在希腊收购港口,以及在欧洲建高速铁路的报导。


    
   世界报第一篇长文报导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成了中国进入欧洲的门户。报导指出,这个也称为比雷港的希腊最大港口,被中国买下的希腊比雷埃夫斯港,接收来自上海的货轮。
    
    世界报雅典特约记者亚德雅•吉优特在一个比雷港举行庆典的活动现场报导说:这个希腊的夏夜,混杂着二胡尖锐的音乐与中国传统乐器琵琶的柔和音乐,这种奇怪的声音,充斥着比雷埃夫斯港市政府剧院的舞台上。由希腊所有政经界知识分子组成的观众面前,上海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们正庆祝北京与雅典五月宣布的文化交流年。
    
    报导说,在整个场子里主要以商人为主,他们留在这里,与其说为欣赏这种细致的中国音乐,不如说是为了谈生意。
    
    这场音乐晚会是由中远海运集团赞助的,这个中国最大的海运公司,也是全球第五大海运集团。这个公司自从2016年夏天以来特别是控制着比雷港的港务局业务:他完成分成两阶段进行的收购了,占了比雷港的67 %资金(51 %是立即收购,另外的16 %等5年后收购,然后到了2052年将获得集装箱运输业务及旅客运送的经营权)。
    
    欧洲信息国际中心中国事务学者专家乔治•左果普洛斯向世界报记者提醒说:中远海运集团是中国的国营企业。顶着这种国企旗帜,他遵循中国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展开战略武装膀臂,为的是创造一条新丝绸之路。比雷港是有关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龙头”。
    
    负责比雷港的公关先生德梅梦诺普洛斯指出,港口的大计划是,我们要扩建通道码头,俾能接纳超过450公尺的邮轮。
    
    如今在比雷港的11个豪华客轮船位置有两个能容纳这艘海上巨无霸观光客轮。公关先生德梅梦诺普洛斯说:“我们还要增加四艘”,因为这对于雅典最大产业收入潜能的观光业来说,港口附近的酒店及商家们都想分一杯羹。雅典市政府也赞成这项计划。希腊极左派的现任总理齐普拉斯也一改起初的反对立场,表示赞成这项开发计划。
    
    对于中国来说,希腊为处于地中海的心脏地带。公关先生还解释说:“中国人主要是对收购港口有兴趣,而同时他们也对全球的能源感兴趣,亦即所有那些他们能以廉价购买的能源。”这不只是为了经济利益,更是为了这个本事在地缘战略上有影响力。现今希腊裔极其低廉价格私有化他们的港口及公共产业。2016年10月,中国电力公司因此就以3.2亿欧元买下了希腊电力公司(ADMIE)的24 % 股权。
    
    而且自从中远集团投资、现身比雷港后,很明显地,一些多国企业集团如:惠普、戴尔、索尼、ZTE、华为等都选择了在比雷港地区作为他们出口到欧洲、中东及近东 的货物集散点。在2011至2016年之间,比雷港的集装箱数量增加了五倍。
    
    报导还说,不过中国选择比雷港的战略让欧盟感到担忧。中国的扩张计划还包括了一条高速铁路的建造,以便把商品运送至中亚、巴尔干及东欧等国家。中远集团首先对收购希腊铁路公司感兴趣。但结果被意大利夺标买走。左翼欧盟并不放心看待这个的这些向外扩张收购欧洲企业。
    
    中国建希腊至匈牙利高速铁路货品直运欧洲
    
    另外,世界报的第二篇报导则指出,北京打算把希腊到匈牙利的铁路进行现代化工程,当然这一条从希腊比雷港直通到匈牙利布达佩斯月1500公里长的铁路,耗资18亿美元。中国已于2014年与匈牙利,塞尔维亚及马其顿签署的一项合同,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该合同应已于2016年11月签署关于从布达佩斯到塞尔维亚边界的那一段铁路建设的草约,而匈牙利部长没有回答法国世界报记者果格兰的相关询问。
    
    今年二月中国媒体曾经提到从地中海到布达佩斯的第一批集装箱的抵达,它如果从中国开船送抵布达佩斯需要经过阿姆斯特丹或汉堡的港口,需要26天才能把中国的货物送到欧盟地区。打造这条铁路后,就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不必经过那两个港口了。报导说,中国政府负责所有打造铁路的经济需求及负责建筑工程企业。这些铁路经过的国家接受中国的贷款,将分二十几年来分期付款偿还中国这些债务。
   
   谢选骏指出:根据我对历史的研究,靠什么起家的,就在什么上面灭亡——不仅中国历朝历代如此,世界各国、各个文明也是这样。这是因为人性的惰性,使得人们容易依赖成功的经验,最后矫枉过正,结果无不走向事物的反面。月盈则亏,物极必反,近代欧洲的霸权,是建立在“自由贸易”之上的,在十九世纪以前无往而不利了三百多年,也造就了欧洲以外的“三百年殖民地”的家破人亡。相比美洲、澳洲、非洲,中国还算是好的,虽然不如日本逃得快,但比印度和阿拉伯的反应还是快点。但是现在,历史的时针好像反转了,自由贸易在二十世纪引起了两次世界大战,使得欧洲国家大伤元气,把十九世纪以前的进项吐出来好多,号称“民族解放运动”……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冷战的结束,欧洲进一步衰落,自由贸易已经成为切割欧洲这块肥肉的利器了。这就叫做“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这已经成为西方文明及其霸权的历史宿命。其间的拐点,就是在中国大陆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2001—2002年。有鉴于此,两年以后,谢选骏推出了构思酝酿并研究写作了29年(1975—2004年)之久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此文于2017年08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