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谢选骏: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牛克思)说:
   
   近年来,随着民国热的兴起,对孙中山的争议也越来越热烈,有的人认为孙中山是一个真正追求宪政民主的领袖,有的人则针锋相对,认为孙中山追求的根本不是什么宪政民主,他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其强烈的野心家。孙中山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抱着一探究竟的浓厚兴趣,我也买了几十本近代史的书籍来读,现在就来谈谈我的看法。

   
   要弄清楚孙中山到底是不是一个追求宪政民主的人,我们首先得弄清楚几个政治学上的概念——独裁、专制、民主、宪政、共和。
   
   众所周知,人类最古老的政治制度,是把国家的所有权力都交给国王一个人行使,对于国王想干的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对于国王不想干而人民却急需的事,谁也没有办法让他去干。前者叫滥用职权,后者叫玩忽职守。这种制度给人类制造了无数灾难。比如,国王看中了你家祖传的一大块土地,他可以自己发布一道命令把你赶走,你当然想找人评理,就去法院控诉国王,可是因为法院也被国王控制着,当然会判决你败诉,甚至连案都不会立。又比如,国内一条河流泛滥成灾,人民急切盼望政府进行治理,可是,国王对此不感兴趣,他把钱用于皇家狩猎场的建设,供他自己享乐,人民对国王虽然十分不满,却没有权利让法院立案控诉国王玩忽职守。这种把国家所有权力都集中在国王一个人手里的政治制度叫专制制度,也叫独裁制度。显然,在这种制度下,国王拥有绝对的自由,其他人绝对没有自由。如果国王信教,他就可能发布命令强迫不信教的你必须信教;如果国王不信教,他又可能发布命令强迫信教的你不准信教。你住在农村,他可能会为了发展城市的房地产强迫你搬进城市;你住在城市,他又可能为了减少城市的就业压力强迫你搬去农村。你生产的产品,国际市场上可以卖100元的,他不让你卖,强迫你以50元的价格卖给它;你需要的商品,国际市场上50元可以买到的,他不让你买,强迫你以100元的价格从它那里买。一切都以国王的喜好和利益为转移!当然,国王这种为所欲为的愿望并非都能顺利实现,其他人的反抗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在国王的法令损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时候。我们看到历史上每个国家都充满了战争,就是这种专制制度的不合理导致的。要改变这种不合理现象,人类最早想到的办法,是不要国王做决定,所有事情都由大家开会决定,就形成了古希腊的城邦民主制。
   
   最初,民主的概念只是少数服从多数的一种决策机制,在古希腊的城邦曾经盛极一时。因为这种事事要所有人讨论决定的做法必然会占用人们大量的时间,本来这些时间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而现在都花在了争论上,这就降低了整个社会的效率。这种制度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它容易形成多数人的暴政,造成另外一种不公平,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因为思想与众不同,就被占多数地位的人以少数服从多数的简单民主原则投票判处了死刑,耶稣也是因为这种简单民主被多数人表决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这种简单民主制也叫绝对民主制,它的最后一个粉丝是法国的思想家卢梭。不过人类重新恢复古希腊的民主制度时,不是简单地恢复,而是作了很大的改进。英国思想家约翰·洛克和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各自提出了分权制衡的思想,洛克提出的是行政权和外交权的两权分立,孟德斯鸠提出的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并且把它们分别赋予三个权力部门去行使:国王行使行政权,国会行使立法权,法院行使司法权。后人觉得孟德斯鸠的办法更科学,所以今天的民主国家,都是按照他的这套思想来建立的。把这种权力的分配固定下来的文件,就叫做宪法,根据宪法来运行的政权就叫做宪政。通常,人们也把这种分权制衡的政治制度叫做宪政民主,或者仍然延续过去的习惯叫法简单地叫做民主,显然,我们今天所讲的民主已经不是古希腊时期的简单民主了,而是指宪政民主。
   
   民主制度虽好,可是国王却不愿意接受,因此,斗争不可避免。这就使宪政民主发展出两种略有不同的模式,一种叫君主立宪制,一种叫共和制。国王软弱一点的,比如英国的詹姆士国王因为宗教信仰问题和民众发生了矛盾,詹姆士信仰的是天主教,当时英国大多数人信仰的是新教,为了不让英国人长期处于天主教国王的统治之下,英国贵族打算迎接奥兰治的威廉回国。软弱的詹姆士国王得知威廉带兵即将登陆英国后,害怕自己落到父亲查理一世1649年被杀头的地步,化装成女人逃跑了。这就是英国著名的光荣革命。光荣革命后,新国王威廉三世地位不稳,为了避免矛盾,同意了议会的要求,签署了议会提出的《权利法案》,英国从此实现了分权的梦想。国王保持了世袭的特权,议会则获得了立法的权力。这种模式就叫君主立宪制。
   
   但大多数国王都很强硬,他们对民众提出的建立民主制度的要求要么敷衍了事,要么置之不理甚至残酷镇压。这使得长期生活在专制政府压迫之下的民众失去了英国人对国王保持的那分尊敬,往往等到国王专制政权与外国交战失败或者内部出现分裂而导致力量虚弱的时候发起暴力革命推翻国王的专制政权,国王要么逃跑,要么被杀,人民不再需要一个世袭的王族血统来统治国家。这种废除了世袭国王,行政首脑(总统)和国会议员由人民投票选举,并且实行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新的政治制度,就叫共和制,这样的国家就叫共和国。
   
   古代罗马共和国虽然是人类最早的共和国,但由于在政治制度的设计上存在严重的缺陷,与现代意义上的共和国不能相提并论,人类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共和国是美国。英属北美13个殖民地独立以后,各州派代表于1787年在费城制定了人类第一部成文宪法。美国这部宪法有两个伟大贡献,一是它创造性地设置了两院制这样的制衡模式,众议院实行一人一票的立法原则,使国家立法能够代表多数人的意志;宪法又规定众议院通过的法律必须提交参议院审查通过,参议院实行一州一票的立法原则,这个规定保证了多数人的意志不能侵犯少数人的自由,对于侵犯了少数人自由的法律,参议院有权否决。因为参议院在实际问题发生以前的立法审查容易出现漏洞,后来在司法实践中美国宪法又赋予了最高法院对违宪行为拥有司法审查权。美国宪法的第二个伟大贡献,是在杰斐逊的强烈要求下补充进美国宪法的宪法第一修正案,即《人权法案》,该法案列举了公民的政治权利,使得日后美国公民在人权问题上的诉讼有法可依。
   
   政治哲学从十七世纪以来的发展,都围绕着自由、平等这个主题,后来的政治哲学家们,像霍布豪斯、杜威等人对它进行了归纳,并且给它取了一个名字——自由主义。不过这个名字很容易使人产生误解,一般人只会从字面上去理解它,以为自由主义就是不要法律,每个人都可以为所欲为,这样肯定天下大乱,所以不赞同。在中国,绝大部分政府官员和学校教师都是这么理解的,更何况普通民众。显然,这种理解与自由主义的真实含义不沾边,英国哲学家霍布豪斯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这自由的第一步实际上正是要求法治。”(【英】霍布豪斯:《自由主义》第9页,商务印书馆出版,1996年9月,北京)自由主义是以个人自由为最高追求的一套价值观,它认为人类之所以要建立政府,就是为了保护个人的自由。美国人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自由主义口号就是“没有个人自由,宁可不要国家!”可见,自由主义是针对专制主义而言的。专制主义这个名词臭名远扬,与古代相信君权神授的国王不同,现代的独裁者不会傻到直接宣扬专制主义的地步,他们会对专制主义进行包装,以集体主义、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的面目重新出现在民众面前。与自由主义口号针锋相对,专制主义也有一句著名的口号,那就是:“没有国家,你什么都不是!”。与自由主义相反,集体主义主张集体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个人在集体面前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索取的权利。民族或者国家是集体主义价值观的信仰者眼里最大的集体,他们希望用集体主义思想增强本民族或者国家的凝聚力,以利于本民族或者国家在世界上与其他民族或者国家进行对抗。在自由主义者看来,国家有好坏之分,让人什么都不是的恰恰不是因为没有国家,而是因为有一个坏国家。自由主义者认为,集体主义价值观是狭隘的,也是难以自圆其说的,因为人类最大的集体不是国家而是全人类,如果非要贯彻集体主义价值观,就应该牺牲国家的利益以服从全人类的利益!可是集体主义者绝不允许集体主义精神跨越国家的边界,一旦跨越了国家的边界,他们就无法利用这个价值观来操纵国内政治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主张集体主义的人都是专制政府的拥护者这个现象了!
   
   专制的君主被推翻后,重新建立起来的国家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共和国,有可能是另一股专制势力控制下的有名无实的共和国。比如伊朗的专制君主巴列维被推翻后,虽然没有了君主专制,但却不过换成了伊斯兰的教会专制,只有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才具有政府领导人的候选人资格,国家法律也不是人民自由选举的代表制定的,而是由一千四百年前的先知穆罕默德制定的。又比如朝鲜,专制君主被推翻后,国家不过是变成了金氏王朝,国家最高领导人仍然像君主制那样由金日成的后代世袭,也不实行什么三权分立,所有权力都牢牢地攥在金氏家族手里。名义上伊朗和朝鲜都叫共和国,伊朗叫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朝鲜叫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实质上它们都是专制国家,它们的差别在于,伊朗是集团(党派、教派)专制,朝鲜是君主式的家族专制。
   
   以上我们对专制、民主、宪政这些基本概念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目的是让对政治理论不太熟悉的朋友掌握正确的判断标准,只有掌握了正确的判断标准,我们才能评判孙中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在朝着宪政民主的方向努力。
   
   很多人喜欢从一些具体的历史事件去评价孙中山是不是一个真正的民主追求者,比如宋教仁案、陶成章案、邓铿案、陈炯明事件、二次革命事件等等,而我认为,这种方法不科学,一方面是因为具体历史事件的真伪难以考证,当事人如果故意躲在幕后操纵,具体历史事件的真伪就更难辨认了;另一方面,对于什么才是实现民主的方法也很难有统一的意见,有的人认为一个追求民主的人自己首先应该以身作则尊重别人的不同意见,不能搞一言堂,更不能搞暗杀,而另外一些人却认为民主制度下的言论自由不能做这样的理解,而是指政府不能限制公民的自由言论,与一个人爱不爱听别人的唠叨不是一回事,甚至认为暗杀也是实现民主的必要的手段之一。有鉴于此,我不打算在这么短的一篇文字里卷入具体历史事件真相问题的争论,只从孙中山的理论出发,对他作一个评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