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谢选骏文集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谢选骏: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1
   
   贪污就是“和气生财”,一夫一妻就是西方人的错觉。


   
   2
   
   社会主义为复古主义,但中国去古已远,人心早已“不古”,结果强推社会主义,使得现代中国变为一块“发霉的蛋糕”,食之有害,弃之可惜。
   
   3
   
   现代中国的“政治”与传统中国的“教化”同为文明对人性的抑制:一为硬暴力、一为软暴力;一为“矫枉过正”的过渡、一为“长治久安”的消饵……“实惠”!
   
   4
   
   革命的势力若不终于放弃革命——则必定自取败亡。生活是如此强大,生活的法则(它被某些哲学家形容为“性恶”和自私、庸俗、残酷)是如此牢不可破——革命的冲动和革命的理念充其量只能改变它的表现形式和色彩、方向(如把一个和平的社会变成一个好战的集体;或把一种鲜红的色彩注入一个灰色的空间。);却不可能取消它们。革命,若不向现实妥协、屈服、同流合“污”,从而变成一种现实的东西(即上述永恒的生活法则的一种表现形式或一个组成部分)——则将被无情的粉碎。
   
   5
   
   关键的问题在于认清自已的使命,认清任何使命就其本来意义而言都是具有强烈的时间性。没有永恒的使命;只有永恒的“生活法则”。
   
   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历史作广阔的洞察和全面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对自已使命的伟大自觉。在完成使命的过和中——既要“无所不用其极”,又要有强烈的分寸感和高度的戒备。要预防自已干了“非份之事”、以致越出了自已的使命之轨,从而导致复车的危险。
   
   如果需要的话,他应毫不犹豫地拿自己、拿自己的生命和自已的亲友、甚至拿自已的全部事业——贡做自已使命的可观牺牲。这并不是百无聊赖的理想主义;而是不得不然。因为说到底,对于这些超级动物来说:只有“使命”才是其“天性”最高的集中表现。(决不有客观的使命:那只是宣传。使命首先发自某个心灵的深处,然后传遍四方;最后才成为一种“实在的即客观的东西”)至于“生命”,“亲友”……都是“天性”也即“使命”的附庸--这不是自我意识及高尚情操使然;而是自然存在和不得不然的。他的行为必然收取他的果实。不论这果实是什麽。
   
   6
   
   未来执掌中国命脉的雄奇之大能者!——请听听这些金言!因为它也暗示着你的命运。一方面,你应是个不间断其毕业进程的革命者;另方面,你又要时刻准备着将不合时宜的“革命(骚动)”淹没在血泊之中!因为只有你才能体察到宇宙和历史进程那有力而微妙的脉搏——并灵巧而坚定地伴随它跳着你的“骷髅舞”。其余的一切你都是不管不顾,充耳不闻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这是古代的先知贡献在你坐下的奇妙预言!(把《庄子》“先知书化”?)
   
   大能者!愿你成为庄严的胜利者。愿你的仆从都习诵献给你的《胜利者的书》!
   
   我们应该以我们的良心——给这阴谋家戴上象征胜利和荣耀、纯洁和道义的桂冠!因为他才不愧为超级的政治谋略家和历史的不懈主人。
   
   7
   
   他的这种高级艺术——得之于他那全方位型的历史视野、那无与伦比的、透视般的历史鉴别力与判断力、以及那高雅得近乎虚无的决断力和轮回型的、圆圈式的柔韧……
   
   与其就支配历史的是某物的作用力——不如说支配历史的是某物的作用力。虽然这种表述从语法上看略欠畅达。事实毕竟是:反作用力在历史中与在物理上不一样——它往往大予作用力。而那终于被激发起来的(还有许多激发不起来或没被激发起来的)反作用力——将对历史施加更为强大的影响。
   
   8
   
   在我们“世界之海”(想象?)里出现了这样一个杰出的阴谋家:他施行他根本反对甚至厌恶的东西、助长他切齿痛恨的势力——为的是“以速其败”。而且,不是在小处试练;,而是要“瞒天过海”:稳稳地欺骗时人也巧妙地瞒过历史。因为他意欲操纵和揉捏的恰恰是历史本身——时人不过是其垫底的材料而已。
   
   一个多元,一个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还有具体的说,责任和义务的统一,可以说是现代化,带有一种交换在里面,士为知己者死,女为知己者容,是很现代化的精神,如果说“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这种东西是非常世界主义、大一统的,但在竞争的时代,上升的时代,活力的时代,现代世界这样,多元化——现代国人热衷于的出国,就是这个道理。
   
   9
   
   在一元统治下就没办法,叫你死,你不得不死,整个社会就家天下了。倒不是从道理上评价他不公正,而是导致社会退化。因为本质上每个人都是自我中心主义的,都为皇帝的自我中心服务其他人活着就没精神了。如果强调合理的个人主义,强调责任和义务,义务和权力的双向、双边关系,每个人既有义务又有权利,这样热情不会灌用,文化革命滥用热情,导致预支太多,搞得现在从自私自利,其实是对前一段时期的报复,所以要提倡双向联系,非常必要,导致社会合理的公平办法,社会长期保有活力的,国家精神,从战争中可以看出,各个民族国家,先秦与现在的西欧国家有一些区别,但算一大的文化圈,民族主义对发扬各个民族的活力,国家主义对推动进步,是绝对必要的,但是他们走过头了,正像西欧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也触发了世界大战一样,这是极端、不好的一面,那么在西方人,他们反思片面爱国主义,所以要搞社会主义,搞世界大同,更大规模的全球观念,但对中国人,进入国际角色还太不成熟,还不是非常地道的现代人,还是要补课,有的同志提出要补资本主义的课,那么我觉得不够,或不确切,需要的是民族主义的或国家主义的,完成中国近几十年来文化革命还没有充分完成的任务,使中国人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1983年8月31日
(2017/08/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