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谢选骏: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王岐山看涨 郭文贵看衰?》(2017年8月4日法广RFI 安德烈)说:
   
   一个位于中南海的权力核心,一个是逃亡在外的流亡富豪,将两个人放在一起似乎不成比例。然而,正是后者不遗余力长达数月且仍然看不到尽头的在爆料,斩伐他所说的“盗国贼”王岐山家族,致使王岐山与郭文贵两个似乎毫不相干的人物高频率地出现在中国的街谈巷议中,两个名字就这样难舍难分的纠缠在一起。


   由于中共十九大的迫近,郭文贵与王岐山这场不对称的大战更加惹人注目。从表面看,郭文贵叫板单挑,揭露“王岐山家族盗国”,“向国外转移巨额资产”,王岐山对此毫无反应,然而,从官方媒体越来越多的不利郭文贵的报道中,显示出王岐山权力的阴影无处不在。
   
   郭文贵最近一些日子似乎不如前些时候活跃,一篇“有分量的“揭露他“老底”的长篇报道适时出炉,这就是被视为郭文贵“老对头”的知名媒体人胡舒立主持的《财新周刊》发表的长篇报道“郭文贵的底牌”。《财新周刊》最后指出:“还原郭文贵海外敛财的过程,可以看到郭文贵凭借与国家安全部门高官的勾结,靠欺瞒和收买,一步步将国际投资合作畸形化,使相关方深陷其挖掘的陷阱之中。尽管因为马建落马,这一操作最终走向穷途末路,郭文贵的挣扎难达目的,但此中教训亦不可谓不深刻”。财新指郭文贵现在债权人盈门,信心满满地宣布,“一切仍在继续,不过,对郭文贵来说,终局不远”。一家亲北京的网站也在添油加醋:“对郭文贵来说,最终决定其命运的,不是源源不断的爆料,···而是切实的犯罪事实,在这样的事实面前,虽然郭文贵高喊着‘一切才刚刚开始’,其实终局真的已经不远了”。
   
   然而,财新的报道引起的疑问是,它通篇的内容都在回避郭文贵所爆的料。对于一些关心郭爆料的人来说,他们希望这一据认为亲近王岐山的刊物能够同时提到郭文贵对王的揭发 ,这样报道才比较平衡。以至于有些网友说,“其实人们并不指望郭文贵是个好人,只是希望他比坏人更坏。”
   
   在这个时候,相信郭文贵的只有郭文贵自己和郭文贵在网上拥有的无数粉丝,以及自其爆料一来,形成的一个看不见但口耳相传影响巨大的人群。郭文贵一直表示,“一切都刚刚开始”。他还声称有一个三年计划,尽管这个三年计划的具体内容无人知晓。经过短暂的沉默后,郭文贵又开始每天在纽约曼哈顿住所向观众发问:“朋友,你健身了吗?”又开始向外发布爆料视频。从一些报道可见,每天等待郭文贵爆料的人群大得无法估计。目前似乎远远看不到郭文贵认输的影子。
   
   郭文贵爆料的重点目标一如既往仍然是王岐山,过去这些天来,他通过揭露王岐山早年与后来成为海航集团创始人陈峰、王健之间的特殊关系,揭露其夫人姚明删,外侄姚庆,还有一些据他说属于王岐山“私生子”的贯君,养女孙瑶,还有身份“更可怕”的刘呈杰,控制了二十万亿的巨额财产,并把巨额资产转移海外。郭文贵的爆料至今难以证实,但是他对海航坚持不懈的揭露一方面引起国际媒体的大幅度关注,一方面也引起美国监管机构及银行对海航的警惕,迫使海航在十数日前对外公布股权。单独一人拥有百分之三十股权的贯君宣布把他拥有的全部股份捐给海航名下的慈航私人基金。此举又引起《纽约时报》等媒体对这位三十几岁、在北京连一个像样的地址都没有的“神秘商人”贯君的关注。至于郭文贵,仍在揭露这一捐献股份的行为只是自家捐给自家、并且获得优厚税利的欺骗行为。
   
   海航的处境似乎开始变得尴尬,但是被郭文贵揭露的海航背后的大靠山王岐山似乎岿然不动。从8月3日金融时报中文版刊出的长文“王岐山:中国的铁腕执行者”可窥一斑。
   
   该报开门见山:“在仰慕者看来,王岐山是中国未来最佳的总理人选”,该文写到:这位现年69岁的习近平反腐运动的负责人,过去40年间交出了一份现代中国政治中极为引入注目的履历。王岐山反腐成绩卓著,被称为“习主席的刀把子”,在他的领导下,一批高官倒台落马。
   
   “在中国筹备今秋关键的中共十九大 预计将正式标志习近平开启第二个五年任期,并改组部分最高领导层 之际,王岐山已成为这场激烈的幕后权力斗争中的核心人物之一”,越来越多的人私下议论,他甚至有可能取代李克强出任总理。李克强或被边缘化,该任人大委员长,或继续担任总理,但留任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将主抓经济和金融。也许两种结果都不是。不到最后一刻,十九大召开前的幕后角力将一直充满变数。王岐山的去向,要等到十九大闭幕才能落定。
   
   该报引述评论称,中国正需要这样一位政治人物与既得利益集团较量。但是,反对王岐山的人把他的反腐形容为选择性反腐,把他本人比喻为明朝的魏忠贤,东厂的头子,如果这样一个掌握了所有人信息的王岐山未来被安排主持经济,这将给整个体制造成巨大冲击。
   
   金融时报提到王岐山主抓反腐,加大了他陷入党内激烈政治斗争的风险。而“现居纽约的一位此前鲜为人知的亿万富翁郭文贵”,“···对王岐山及其家人发出了耸人听闻的指控。···.且这些指控没有一项得到证实。但一些中国观察人士已经开始计算王岐山在官媒上’消失‘的天数,作为他与习失和的一个潜在迹象”。
   
   然而该报写到:“王岐山时常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但这时候通常意味着其他人处于危险之中。”的确,7月初王岐山从最近一次消失中再次现身后不久,孙政才被中纪委带走。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则把这一事件跟郭文贵联系起来。“据称,孙政才被废,一个很大可能是,他参与或背后支持中国富豪郭文贵在美国爆料王岐山及其家人贪腐,甚至可能是郭文贵的‘老领导’之一,想以此在十九大前把王岐山逼下台,影响下届政治局和常委人事安排。郭文贵此前就在直播视频中大赞孙政才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能力。称其为‘天才中的天才’”。
   
   无论如何,废除储君孙政才,显然是习王联盟的一个重大胜利,此举带来的一个重大后果是,邓小平时期形成的废除党的领导人终身制,以及隔代指定接班人等”规矩“正在被强势的领导人习近平一一废除,在这一废除绊脚石的进程中,王岐山功不可没。看来,他十九大留任的希望不小。然而住在纽约的郭文贵仍然在说:“一切都刚刚开始。”
   
   谢选骏指出:“一切都刚刚开始”这一口号来自中共“宣传干部和反党分子”胡风这个双料角色的著名长诗《时间开始了》。“时间开始了”是激动人心的;但是这其实也意味着某种东西结束了——不论是胡风的理智还是老毛的塑像。在郭文贵和王岐山这厢,“一切都刚刚开始”其实也有两个“一切即将结束”——反对郭文贵的中国政府诅咒郭文贵“终局真的已经不远了”,“反对王岐山的人把他的反腐形容为选择性反腐,把他本人比喻为明朝的魏忠贤。”郭文贵的“终局真的已经不远了”,意味着个人生命的结束;王岐山作为“明朝的魏忠贤”,意味着政权寿命的结束。
   
   一切刚刚开始就是一切即将结束。

此文于2017年08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