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谢选骏文集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谢选骏: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李洋洁在德遇害始末》(2017年8月8日新京报)说:
   
   李洋洁留下了一张超市小票,时间是2016年5月11日晚上7点36分,她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

   
   到家后,这个从河南焦作来德国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读研的女孩把背包搁在一边,换上运动服后出门跑步。
   
   两天后,她的遗体在家附近的灌木丛里被发现,据法医鉴定,她被强奸、殴打,“饱受煎熬地死去”。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李洋洁案经过37次开庭审理,结案陈词显示,一名德国女性谎称需要人帮忙搬箱子,将跑步归来的李洋洁诱骗入住宅中,给男友虐待、强奸被害人制造机会。
   
   2017年8月4日,德绍地方法院宣判,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对于女被告获刑5年半,李洋洁的父母认为量刑过轻,已决定提起上诉。
   
   他们曾公布一封公开信,悼念唯一的孩子,里面写着:一直以来,我们都深信德国是一个安全的国家,人民是那么友善,天空是那么蓝,可能就是这样,让你放松了警惕,也让我们不再提醒你注意安全。
   
   虚假求助
   
   2016年5月11日,一个暖和的星期三,德国东部小城德绍一如既往的安静。
   
   和李洋洁住同一栋楼的陈辰记得,她们住的地方非常安全,家附近有很大片的树林,和李洋洁一样,她经常清晨和傍晚去跑步,“从来不觉得危险”。
   
   傍晚7点多,德绍天还大亮,好友周丽红在超市遇见了李洋洁。李洋洁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并称“买完东西就去跑步”。
   
   晚上9点33分,在距离自己家门口只有15米左右的地方,跑步回来的李洋洁遇到了一位年纪相仿的德国女性——克塞尼娅。
   
   眼前这位异国女性有着一张娃娃脸,她神情急切,发出求助,“能不能去我家帮我搬一只箱子?”
   
   隔壁古董店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以下画面:李洋洁穿着黑色的跑步鞋准备回家,被克塞尼娅叫住,对话75秒后,跟随对方走进公寓。
   
   根据庭审信息,一进门,这个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中国女孩就被躲在门后的德国男人塞巴斯蒂安捂住了嘴巴。对方身高一米八五、肌肉发达,李洋洁无法挣脱。
   
   9点41分,她的手机被关机,塞巴斯蒂安开始施暴。
   
   他抓住李洋洁,指使女友将这位26岁女孩的衣服脱下,按在桌上,试图实施强暴,遭到激烈反抗。他们还试图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捆住李洋洁的脚,也没有得逞。
   
   在男友的指使下,克塞尼娅还用谷歌翻译软件询问李洋洁,“是否有性病”。
   
   李洋洁没有回答,一直在呼救。塞巴斯蒂安告诉女友,他不会杀害李洋洁。克塞尼娅的律师在法庭上为其辩护称,克塞尼娅相信了男友说法,就上楼洗澡了,“当时李洋洁还未受到严重伤害”。但当她下楼时,男友告诉她,“把人弄死了”,并让其帮忙处理尸体。
   
   听力测定专家测试结果表明,李洋洁的呼救声,整间屋子都能听见。
   
   辩护律师还称,克塞尼娅幼年曾遭继父多次性侵犯,在男女关系上有严重的自卑感,不惜伤害他人来取悦男友。
   
   “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对塞巴斯蒂安而言,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
   
   庭审信息显示,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在手机上搜索“重口性行为”、“暴力强奸”和“亚洲女性”等关键词,他还搜索过“如何将女性绑起来”和“如何将女性打至失去知觉”等问题。
   
   他的电脑里有大量色情内容和多份合同,合同规定了与女友克塞尼娅性生活的一些细则,比如要通过口交和肛交互相满足对方,如果毁约就要受到惩罚等等。
   
   早在诱骗李洋洁前几天,他便提出想要再找一个人,三人一起发生性关系,并且要求女友也去找,如果找不到,就要惩罚她。
   
   李洋洁,成了他们的猎物。
   
   在那个黑色的夜晚,没有人知道李洋洁遭受了多少非人的对待。
   
   法医的检查报告显示,被害人头部、脖子、生殖器官等部位都留下被施暴的痕迹,有些伤痕长达14厘米。死因是由于脂肪油流入肺,堵塞通向心脏的血管,最终导致心跳停止。
   
   法医得出结论,“李洋洁在临死之前承受着长时间的、令人无法想象的煎熬和折磨。”她被强奸、殴打, 死于凌晨2点24分。
   
   那天晚上,塞巴斯蒂安手机上搜索的内容变了,他不再搜索暴力强奸,而是搜索如何为谋杀善后,比如,警犬能在多久之后找到失踪人员?尸体什么时候开始变硬?尸体什么时候开始腐烂?谋杀案多久以后失效?这些搜索痕迹,全都被立刻清空。
   
   为了测试被害人是否完全死亡,他还把被害人的头按到水池里。之后,从地下室找了一个120升容量的垃圾桶,准备转移尸体,“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在这个垃圾桶里,留有被害人沉积物显影,这证明了,在杀死李洋洁后,嫌疑人曾用这个垃圾桶装过尸体。
   
   5月12日凌晨,李洋洁停止了呼吸。
   
   “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
   
   5月12日早上,在同一学校读书的好友周丽红给她发微信,“快过来吃早餐”,没人回复。
   
   等了一个小时,周丽红接到了李洋洁室友的电话才知道,这个从不夜不归宿的朋友一整夜没回来。
   
   房间里,李洋洁的包搁在一旁,床上放着几件衣服,有点乱乱的,手机和运动服都不在,大家都猜测,她应该是“回家匆忙换衣服就出去跑步了”。
   
   那是一个周四,同学们停下手上的事情开始找人,女生在家里联络,男生出去寻找,有人沿着她经常跑步的路线找,有人去警察局报案,都没找到。
   
   没有人愿意相信李洋洁出事儿了,他们都安慰自己,“她是不是去旅行,手机丢了?”
   
   又过了一天,住在同一栋楼的陈辰起床后发现,家附近的两条路被封锁了,记者和警察都来了,警方在7号楼外墙边针叶树下找到了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脸被毁掉了,没办法辨认是不是亚洲女性。
   
   经检测,警方确认死者为中国留学生李洋洁。
   
   这个消息让好友马泉非常自责,李洋洁去世前三天,还问他“泉哥要不要一起去跑步”,因为家人来德国游玩,马泉拒绝了她的邀请。
   
   为了找寻凶手,所有可能接触到被害人的男性都被要求采集唾液,做笔录,测DNA。
   
   那时,男嫌疑犯已经离开了家,逃避警方的调查。
   
   犯罪嫌疑人迟迟找不到,这个一度被认为安宁的小城开始陷入恐慌,李洋洁的室友迅速搬离了这个伤心地。
   
   从前,陈辰也爱出去跑步,骑自行车,出了这件事之后她再也没有出去跑步,“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如果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我都会想,他会不会把我杀了。”
   
   日子一天天爬过,案情悬而未决,男生们也开始在兜里放着防狼喷雾,感觉“有陌生人靠近就很可怕”。
   
   转机
   
   李洋洁的遗体被发现10天后,从尸体上提取的DNA检测结果即将出来,男嫌疑人去警察局自首了。
   
   在嫌疑人的描述中,5月11日晚上,自己正在看动画片《辛普森一家》,李洋洁自愿来到自己家玩“三人性爱游戏”,激情过后,“她一个人独自走了,没留下姓名。”他还补充,就在这前一天晚上,他们三人也玩过性爱游戏。
   
   这份说辞充满漏洞,李洋洁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陈辰记得很清楚,事发前一天,自己去火车站送一个朋友,刚好遇到李洋洁,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她们有过短暂的交谈。她们碰面的时间,与男嫌疑人称自己与李洋洁玩性爱游戏的时间互相冲突。
   
   陈辰说,“我很确定这个时间,因为火车票上很清楚写着几点几分,我还让我朋友拍照发过来作为证据了。”
   
   自愿玩性游戏的说法被否决后,李洋洁案开始漫长的取证和审理。许多中国留学生,穿着黑色衣服,胸前插着白色鲜花,手里举着写有“给予李洋洁公正”的牌子,聆听审讯。
   
   而男女嫌疑人,都行使了自己的沉默权,除了简短地开口表示“我完全同意我的律师对我的辩护”,其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
   
   没有口供,警察只能通过通话录音、搜索记录等少量的信息,进行漫长而困难的取证。
   
   转机出现在2017年1月15日,那是李洋洁案第十次开庭。
   
   在那次开庭中,女嫌疑人打破僵局,开口宣读了一份对男嫌疑犯非常不利,但是有可能让自己洗脱谋杀嫌疑的“自白书”,里面提到很多案件细节,作出了“部分招供”。
   
   德国犯罪专家Axel Petermann认为,女方突然开口提供大量对男方不利的证词是一种战术需要,她企图从“共同谋杀罪”中脱身,这样的话她的罪名和惩罚会大大降低,而且案发时女方只有20岁,理论上还可以按照不足岁青年宣判,这样刑罚会轻很多。
   
   37次开庭后,检方获得了女嫌疑人的部分招供,以及录音、血迹、尸检等证据,2017年8月4日,李洋洁遇害一案正式宣判。
   
   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名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在这个没有死刑的国度,男被告获得了最高刑罚,而女被告按照不足岁青年宣判,被判5年零6个月,她已经被监禁一年多,这意味着,四年后她就可以重获自由。
   
   在李洋洁案审讯期间,男嫌疑人的继父、母亲开了一间酒吧,在社交平台晒了开业庆祝的照片。继父是德绍当地警察局长,母亲也是一名警员,许多德国人自发组织去酒吧门口静坐,摆了很多李洋洁的照片,表示“无声的抗议”。
   
   不要忘记这个女孩
   
   据德国媒体报道,对于法院一审判决结果,李洋洁父母的律师派茨纳(Sven Peitzner)表示,他完全认同法庭对男被告人的判决。“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这是德国刑法里的最重刑罚”。
   
   但是,对于女被告人刑期,他有不同意见。他认为,女被告不仅仅是强奸从犯,也参与了事后的掩盖罪行的行为。
   
   对于女被告人获刑5年半,派茨纳称,李洋洁的父母已经决定要提起上诉。
   
   由于隔着遥远的时空,案件审理时间过长,李洋洁的名字并未被太多人记住。
   
   有人在微博中评论:因为看章莹颖案的文章后面有人提起了李洋洁这个名字,查了一下,才知道有一个女孩子在德国遭遇了这么多。
   
   马泉记得,李洋洁活泼开朗,她爱做各种吃的,做好了喊大家一起尝。
   
   李洋洁走后一周年,德国大大小小的城市自发地组织了悼念活动,视频显示,有两位德国青年,其中一位拄着拐棍,在现场给行人讲诉李洋洁的案件;一位头发花白的德国女士,在为李洋洁点燃了一支蜡烛之后,多次询问李洋洁的同学,她还能为这位女孩做些什么;一对来自意大利的年轻情侣,守在遗像旁,久久不忍离去;两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使劲撑着一把伞,为李洋洁遗像前的蜡烛挡雨。
   
   一位名叫“everlyna在德国”的网友留言:每次有她的新闻,看到都会转发。没什么作用,就是自己告诉自己,我还记得这个女孩子,没忘记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