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谢选骏文集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谢选骏: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为什么无法找到成吉思汗墓?》(2017年8月8日 BBC中文网)说:
   
   这是一片富有传奇色彩的广袤土地。这里没有道路,没有永久性建筑,只有无尽的天空,丛生的干草和呼啸的烈风。我们停下来在牧民的圆顶蒙古包里饮用咸味的奶茶,抓拍那里马匹和羊群信步的美景。有时我们只是为了停下而停下——蒙古国南戈壁省 (Ömnögovi Province)一望无际,我们一路驾车前行。我无法想像在这片土地上策马奔驰的情形。


   
   但这就是成吉思汗的国家,他就是在马背上征服了世界的勇士。他的故事充斥着绑架和杀戮,爱恨情仇交织在一起。
   
   这就是历史。直到他去世后,他的传奇才拉开序幕。
   
   成吉思汗曾经统治着太平洋与里海之间的一切。他临死前要求将自己秘密埋葬。一支悲痛的军队把他的尸体运回家乡,沿途遇到的人都被格杀勿论,只为保守这一秘密。当这位君主终于入土为安,他的1000名士兵在他的墓地上骑马踩踏,毁掉一切痕迹。
   
   在成吉思汗去世后的800年里,没有人能找到他的陵墓。
   
   外国人主导的探险队曾试图在史书、地面甚至空中寻找他的陵墓——《国家地理》杂志的“可汗谷项目” (Valley of the Khans Project) 就曾使用卫星图像大规模搜索,试图找到陵墓所在。最关注寻找陵墓都是些外国人,但是蒙古人自己却并不希望找到它。
   
   这并非由于成吉思汗在他的家乡不受重视——事实恰恰相反。他的头像被印在纸币和伏特加酒瓶上。自 1227 年去世后,他恐怕从未像今天这般深受欢迎。所以对于局外人而言,或许很难理解为什么当地人把寻找他的陵墓视为禁忌。
   
   这种不情愿常常被国外媒体浪漫地解释为一种诅咒。据信,世界将随着成吉思汗墓的发现而终结。这种说法与帖木儿传奇遥相呼应。帖木儿是14世纪的突厥蒙古国王。1941 年,他的陵墓被苏联考古学家发掘。在帖木儿陵墓被发掘之后不久,纳粹军队就入侵苏联,开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血腥的东方战线。迷信的人可能将此视为因果关系。
   
   但是我的翻译乌伦 (Uelun) 却不以为然。作为一名在俄罗斯乌兰乌德 (Ulan-Ude) 布里亚特国立大学 (Buryat State University) 获得国际关系学位的蒙古年轻人,她并不迷信。在她看来,这件事只关乎敬畏。成吉思汗并不希望自己被人找到。
   
   
   一千匹马在成吉思汗的墓地踩踏,毁灭一切痕迹
   
   “他们费尽心机想要把他的陵墓藏起来,”她说。现在打开它将有违他的心愿。   
   
   这是人之常情。蒙古是一个拥有悠久传统和崇高荣誉感的国家。很多家庭都挂着印有成吉思汗肖像的挂毯或他的画像。有的人自认为是“黄金后代”,因为他们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古代皇室。在整个蒙古,这位勇士始终是他们一个强大的象征。
   
   寻找成吉思汗墓
   
   除了敬畏成吉思汗临终遗愿的文化压力外,大量技术难题也阻碍着陵墓的搜寻。蒙古地域辽阔,属于欠开发国家——它的面积是英国的7倍多,但是道路却只有英国的2%。这里人口密度极低,只有格陵兰和一些偏远岛屿的人口密度比它更低。自然,这里放眼望去,遍地都是荒野。人类在这里存在似乎只是为了在茫茫大地上提供一些参照物:远方,牧民蒙古包的白色曲线,还有岩石寺庙上迎风飞扬的经幡。这片土地坚守着自己的秘密。
   
   
   蒙古的面积是英国的七倍多,但是道路却只有英国的 2%
   
   在考古生涯中,迪马扎布·额尔德尼巴特尔(Diimaajav Erdenebaatar) 博士曾多次克服了这样的困难。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是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州立大学 (Ulaanbaatar State University) 考古系主任,也是为寻找陵墓成立的首个联合探险队的成员之一。这个由日本和蒙古的合作项目名为“Gurvan Gol”(意思是“三条河流”),它重点研究成吉思汗的出生地肯特省 (Khentii Province),也就是鄂嫩河 (Onon)、克鲁伦河 (Kherlen) 和图勒河 (Tuul) 的交汇之地。那还要回到1990 年,也是蒙古民主革命爆发的同一年。当时,这个国家和平终结了共产党政府的统治,建立了新的民主体制。同样终结的还有成吉思汗陵墓的搜寻行动,民众的抗议致使“Gurvan Gol”项目中断。
   
   乌伦和我在乌兰巴托州立大学见到了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我们谈到了陵墓,特别是他手头的项目与成吉思汗墓之间的相似之处。自2001年以来,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已经在蒙古中部的后杭爱省 (Arkhangai Province) 发掘了一个拥有2000年历史的匈奴国王陵墓。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认为,匈奴是蒙古族的祖先,这也是成吉思汗本人认可的理论。这可能意味着他们有类似的墓葬习俗,这些匈奴陵墓也可能与成吉思汗墓类似。
   
   
   很多人都相信,成吉思汗墓里可能充斥着从蒙古帝国各地搜罗来的珍宝
   
   匈奴国王被埋葬在地下20多米深的木质墓室内,在地面上设有方形石头作为标记。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花了10年时间才发掘出第一个墓室,而且当时这个墓室已历经盗墓者洗劫。尽管如此,墓室里面仍然有许多珍品,它们反映了匈奴的外交触角所及:其中有有一辆中国战车、罗马的玻璃器皿和大量的贵重金属。
   
   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带我参观了大学的小型考古博物馆,那里收藏着这些文物。墓地中葬有金银饰品和殉葬的马匹。他指出藏品图案中的豹和独角兽——成吉思汗和他的后人也将其用于皇室图像。
   
   很多人都相信,成吉思汗墓里可能充斥着从蒙古帝国各地搜罗来的类似珍宝。这也是外国人寻找陵墓的兴趣依然浓厚的一个原因。但是,如果成吉思汗也按照匈奴的方式埋葬(即便有此可能),情况无疑就将难以掌握。通过移动标记石块,这样的陵墓很容易就能隐藏起来。要在蒙古广袤的土地找到地下20米深的墓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我询问额尔德尼巴特尔博士他认为能否找到成吉思汗墓时,他镇定而又冷淡地耸了耸肩。他的有生之年已经不足以完成自己的工作了。历史太过久远。
   
   禁入之地可能的线索
   
   民间传说成吉思汗被葬在肯特山 (Khentii Mountains) 一个名为不儿罕合勒敦 (Burkhan Khaldun) 的山峰上,那里距乌兰巴托东北部约160公里。成吉思汗年轻时曾在那座山上成功躲过敌人,他曾发誓死后要魂归于此。但是学者们对于陵墓在这座山上的确切位置仍有争议——如果事实果真如此。
   
   
   传说成吉思汗被葬在肯特山 (Khentii Mountains) 上
   
   “那是一座圣山。”乌兰巴托州立大学专门研究13世纪蒙古历史的历史学教授索德诺姆·朝勒蒙 (Sodnom Tsolmon) 博士说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埋葬于此。”
   
   学者们还利用历史记录来寻找成吉思汗墓的位置,,但是他们的说法往往自相矛盾。1000匹奔马表明陵墓所在地形为山谷或平原,如同匈奴墓地一样,但是成吉思汗的誓言又指向山脉。更为复杂的是,蒙古的民族学者S·巴丹哈坦 (S Badamkhatan) 发现,历史上有5座山都叫做不儿罕合勒敦(不过,他认为现在这座不儿罕合勒敦山可能是正确所在)。
   
   朝勒蒙博士和我都无法爬上不儿罕合勒敦山,这座圣山并不欢迎女性,,甚至周边地区也曾一度只向皇室开放。曾经被称作Ikh Khorig(“禁忌重地”)的地方如今是汗肯特严格保护区 (Khan Khentii Strictly Protected Area),也被认定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地。自从获得上述认定以来,不儿罕合勒敦山就禁止研究人员进入,这就意味着任何关于成吉思汗墓的猜测都无从证实。
   
   对勇士遗愿的致敬
   
   陵墓似乎无法找到,但是为什么它始终都是蒙古的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呢?
   
   成吉思汗的统治奉行外交豁免和宗教自由的理念
   
   成吉思汗是蒙古最伟大的英雄。西方人只记得他的征服,而蒙古人则记得他的创造。他的帝国将东西方连接起来,促进了丝绸之路的繁荣。他的统治奉行外交豁免和宗教自由的理念。他建立了可靠的邮政服务,并推行纸币的使用。成吉思汗不仅征服了世界,还推动了世界的文明发展进程。
   
   直至今天,他依然广受尊重——这也是像乌伦这样的蒙古人希望他的陵墓不被打扰的原因所在。
   
   “如果他们想让我们找到,就会留下某种记号。”
   
   这是朝勒蒙博士最后的结论。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无法找到成吉思汗墓?就是因为成吉思汗没有理念。因为他没有任何理念,所以无法通过任何线索发现其墓地。这个人为了追求战争胜利,什么事情都肯做,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因此他没有任何理念。而这种只问目的、不择手段的方式,是不能被称之为一种“理念”的,因为连禽兽都会这样趋利避害,因此这只能叫做“诡计”。
   
   至于说到“成吉思汗的统治奉行外交豁免和宗教自由”,这只是出于一时的便宜之计,而不是出于任何的理念。因为成吉思汗的统治连基本信誉都不遵守,哪有什么外交豁免?成吉思汗的统治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又怎么可能保障宗教自由?蒙古人的外交豁免,仅仅要求别人豁免他们;蒙古人的宗教自由,是他们自己玩弄宗教于股掌之上的自由——都不是授予他人的。
   
   因此,能够发现成吉思汗墓地的那个人,必须是一个没有任何理念的人,必须是一个能像成吉思汗那样处世为人的人,而不是科学和理念训练出来的考古学家。
   
   这样,最后一个蒙古人,会说出成吉思汗墓地的秘密。
(2017/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