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谢选骏文集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谢选骏: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下文的思想接近我2004年提出的“全球政府论”,但是由于没有吃透“全球政府”的思想,犯有以下错误——
   
   1、上文一方面说“2050年,全球将诞生新的世界秩序、新的发展模式。”,一方面又说“既然有了新的秩序、新的模式,同时世界又没有了霸权主义国家,那么必然会有领导者出现。”——这是自相矛盾的,因为“霸权”就是“领导者”,换言之,“领导者”就是“霸权”。

   
   2、上文说“事实上,全球新秩序、新模式的领导者一定会在中美两国中产生,不会是第三个国家。”——这是自相矛盾的,因为新秩序、新模式,则不必限于现有的强权。否则,又如何谈得上“新秩序、新模式”?
   
   3、当然,按照谢选骏“矛盾一体”的最新理论,建立全球政府、消灭主权权国家,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乃是全球社会的必由之路。
   
   
   《30年内中美到底谁将是全球霸主?答案在此》(2017-8-30新财迷)认为:
   
   特朗普又被泄密了!在自己的得力幕僚班农被赶出白宫后,一个关于特朗普秘密会议的内容被媒体重磅爆料!
   据凤凰网转引Axios报道,特朗普最近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一次小型会议。会议上,总统特朗普怒斥了与会的高级幕僚,因为这些幕僚们抵制了他的鹰派贸易战立场。他对自己的高级幕僚在向中国发动经济战方面所做的工作感到失望,并因此猛烈抨击了他的新幕僚长约翰·凯利:
   
   “约翰,你先前没有参加过贸易讨论,所以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观点。在过去半年里,这群天才们(指其顾问)经常来这儿。我告诉他们,‘关税,我想要关税。’而他们都做了些什么?他们给我带来了IP(知识产权)。我不能对IP征收关税。”特朗普还称,“中国正在嘲笑我们……嘲笑我们啊。”“约翰,我要让你知道,这就是我的观点。我想要的是关税,想要有人为我带来关税。”
   
   报道认为,特朗普似乎更倾向于忽略高盛支持的寻求维持全球化现状的人,而是继续遵循班农的战略来维持霸权。他补充说:“我们正在与中国打经济战。25年或30年内,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霸主将是他们。”班农说:“对我来说,与中国的经济战争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应对。如果我们继续失败,那么我认为,我们将在5年后,最多10年,就会达到一个拐点,那时我们将永世不得翻身。”
   上述爆料内容充分说明三件事:
   
   一、白宫内部斗争非常激烈,正是如此激烈的斗争导致了班农出局。
   特朗普和美国的政治精英们显然不是一个思路,之前他更加倾向于班农,但最终班农被赶出白宫说明,传统政治精英依然在强烈抵抗特朗普的政策趋势。从这次会议内容上看,应该说班农之所以被赶出白宫,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次会议的尖锐对立。当然,最终的结果是特朗普妥协,班农出局。
   
   二、特朗普的单边政策会继续推进,但他依然会遭到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抵抗。
   班农离去后曾明确表示,还会继续支持特朗普,这意味着班农虽然离开白宫,未来还会一定程度影响特朗普的决策。换句话说,就是特朗普的政策不会很快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只会是妥协于博弈长期并存的状态。
   
   三、贸易战风险还将长期持续。
   从特朗普说“想要的是关税”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战方面会继续走下去,至少会用此方法继续敲诈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如此一来,世界爆发贸易战的风险就依然存在。为啥德国把特朗普比作纳粹?根本原因就在于特朗普的政策,所以德国人也想在西方丑化特朗普,希望反对特朗普的人越来越多,在不久的将来下台。
   如果大家注意,在新闻报道中有两个表述,一个来自特朗普,另一个来自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官班农。特朗普认为,中美正在与中国打经济战,未来25年或30年内,中美两国中的一个将成为世界霸主,如果美国沿着现在的路走下去,霸主将是中国。班农还补充说:“对我来说,与中国的经济战争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应对。如果我们继续失败,那么我认为,我们将在5年后,最多10年,就会达到一个拐点,那时我们将永世不得翻身。”
   那么,特朗普和班农到底说得有道理吗?未来25到30年世界霸主真的会在中美之间产生吗?未来5到10年,中美将会决出领跑者吗?
   
   关于特朗普的说法,思考后有如下四点看法:
   一、美国霸权思维根深蒂固,认为国强必霸,所以也就臆测中国正在抢夺美国霸权。
   美国人乃至整个西方,霸权思维都是根深蒂固的,他们会很顺理成章地认为国强必霸,他们也会奉强者为霸主。正是在这种逻辑下,美国人才会认为中国正在复兴,未来必然与美国争霸,并且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无法避免。正是在这种逻辑下,特朗普才会说出未来25到30年世界霸主将在中美之间产生。
   二、霸权时代已近终结,所谓未来25到30年的霸权之争根本不存在。
   事实上,世界因为互联网而正在“去中心化”,而这个去中心化的结果就包括消灭所有霸权,消灭所有强树起来的权威。未来的权威,必然是靠自己挣的,靠实实在在为更广大的世界人民做事,才能成为真正的“新中心”。这个形成“新中心”的过程,就是一个新秩序诞生的过程。
   未来25到30年,绝非新霸权诞生的过程,恰恰相反,那将是全球霸权瓦解的过程,所谓未来25到30年的霸权之争根本不存在。
   三、美国必然失去霸权。
   由于世界正处于霸权瓦解进程中,未来新的时代将不会再有全球霸权,美国在未来25到30年中虽然会不断挣扎,但也必然会失去霸权。这并非仅仅因为美国实力的衰落所致,更是因为这是全世界发展的必然结果。
   四、本世纪中叶结束前是世界秩序大重组周期,在此期间世界将诞生新的秩序模式,世界将会有新的领导者。
   本世界中叶前都将是世界秩序大重组的周期,这个周期从苏联解体开始萌芽,从2001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开始成长,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加速,如今这一进程在不断加速中。2040年到2050年,全球将诞生新的世界秩序、新的发展模式。
   既然有了新的秩序、新的模式,同时世界又没有了霸权主义国家,那么必然会有领导者出现。事实上,全球新秩序、新模式的领导者一定会在中美两国中产生,不会是第三个国家。这一点,不仅仅是因为美国乃是全球霸主,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是因为中美代表着世界经济发展的两种典型模式。美国代表着世界经济发展的旧模式,中国代表着世界经济发展的新模式。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并不是说注定新模式就一定会替代旧模式,关键看谁更加适应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旧模式如果能进行良好升级,在与新模式竞争中取得优势,那么旧模式一样可能赢得竞争;新模式由于没有前人经验,如果改革失败也可能半途而废。
   不过,从现在情况看,美国代表的旧模式在经济体制上改进不大,推进全球生产效率变革方面停滞不前;与美国代表的旧模式相比,中国为代表的新模式则不断推进变革,内部政治经济体制在推进升级的同时,外部则充分利用中国与世界经济的互补性提出了符合时代发展潮流的“一带一路”,两者正在产生化学反应引导世界经济发展。因此,中国在模式之争中正在取得优势。
   现阶段,美国拥有前期积累的先发优势,在综合实力上仍然强于中国;中国发展的势能正在越来越大,后发优势正在凸显,虽然综合实力依然弱于美国,但体制机制方面的优势正在确立。
   那么,未来5年到10年被班农认为是美国与中国竞争的一个拐点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5年到10年的拐点也并非危言耸听,因为中国GDP超越美国就是未来10年之内的事。一旦中国以美元计价的GDP超过美国,中美综合国力实际上也就出现了逆转。事实上,世界银行早在2015年就认为,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GDP在2015年已经超越美国。那么,当以美元计价的中国GDP超越美国时,中国在工业能力上将会高于美国不少,科技水平将会接近美国,那么综合国力会超过美国。
   当中美综合国力发生逆转时,以中国的人口基数、发展潜力,中美未来的国力差距只能越拉越大。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班农才认为未来5年到10年将是美国的拐点。
   然而,班农的错误在于,他认为遏制中国就能维系霸权,那绝对是错误的,因为全球霸权未来是必然会消失的。在这个霸权分解消失的年代,越早认识到霸权将消失,越早据此作出调整,对未来全球领导者位置的竞争就会越有利。然而,美国不愿意面对调整的阵痛,不愿意失去霸权,于是变成了旧势力集团的捍卫者并逆潮而动,这样的结果只能促使其更快地失去霸权,并且逐渐丧失在全球领导者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美国,霸权将不再,还会是全球领导者吗?
   如果不调整战略,难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的思想接近我2004年提出的“全球政府论”,但是由于没有吃透“全球政府”的思想,犯有以下错误——
   
   1、上文一方面说“2050年,全球将诞生新的世界秩序、新的发展模式。”,一方面又说“既然有了新的秩序、新的模式,同时世界又没有了霸权主义国家,那么必然会有领导者出现。”——这是自相矛盾的,因为“霸权”就是“领导者”,换言之,“领导者”就是“霸权”。
   
   2、上文说“事实上,全球新秩序、新模式的领导者一定会在中美两国中产生,不会是第三个国家。”——这是自相矛盾的,因为新秩序、新模式,则不必限于现有的强权。否则,又如何谈得上“新秩序、新模式”?
   
   3、当然,按照谢选骏“矛盾一体”的最新理论,建立全球政府、消灭主权权国家,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乃是全球社会的必由之路。
   
   *
   
   矛盾一体论,见于谢选骏《“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矛盾”还是一种新式武器》:
       
       应该从“阴阳调和的角度来看到“矛盾”,而不是从“对立统一”的角度来看待“矛盾”,如此,便能发现:“矛盾”是一种新式武器,而不是夸夸其谈与“自我冲突”。
       
       事物的“矛盾”是不存在的——千古矛盾死结仅仅出自《韩非子》的误导。因为那天下无敌的矛与盾,是联为一体的,而《韩非子》却把它们分开了。就谢选骏而言,矛头是盾牌之执手,矛头是盾牌之执手,故此天下无敌之矛盾可以无坚不摧、无锐可敌。
       
       这对矛盾之所以能够天下无敌,恰恰在于它们是组合在一起的,因此成为举世无双的新武器。而《韩非子》并不懂得这一点,结果把它们拆分开来了,既然拆分开来了,就不再构成举世无双的新武器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