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谢选骏文集
·9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2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3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谢选骏: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一)
   
   缅甸联邦共和国(缅甸语:pyi-daung-zu tham-ma-da myan-ma-naing-ngan-daw;英语: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简称缅甸(缅甸语:myan-ma),是一个东南亚国家,位于中南半岛西部,西北邻印度和孟加拉,东北靠中国,东南接泰国与老挝。为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其南临安达曼海,西南濒孟加拉湾,海岸线总长1,930公里,占国境线总长三分之一。国土面积约67.65万平方公里,是世界上第40大国家、东南亚第二大国。人口5000多万,世界排名第25位。首都为奈比多,2005年以前设于最大城市仰光。

   
   “缅”字表示遥远的,而“甸”在古代指郊外的地方。所以“缅甸”的意思是“遥远之郊外”,这就是古代中国西南人对这片土地的称谓,元朝时成为华人对其最广泛之称谓。 1989年6月18日,缅甸军政府把缅甸英文写法“Burma”更改为“Myanmar”,世上大部分国家依其自主意愿亦同改称;不过某些地方还是习惯以旧名称之,甚至是缅甸国内一般还是习惯称(bamar),书面语时才称(myanmar)
   。
   
   缅甸历史可以上溯到5000年前,当时缅甸的伊洛瓦底江边的村庄已有人类居住。将缅甸划分成“上缅甸”和“下缅甸”是在英国殖民统治后的人为划分。相传西元前200年,骠人进入依洛瓦底江的上游地区,并掌控中国和印度之间的通商之路。两世纪之后孟族来到锡唐河流域,而在849年缅甸人接管骠河流域并建立蒲甘城。
   
   2010年10月21日,缅甸联邦更换国号改为“缅甸联邦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并同时同步使用新国旗与新国徽,但是国歌不变。
   
   大事年表
   825年-1757年:孟族国王统治南缅甸。
   1044年-1287年:缅族国王由蒲甘城开始统治。
   1278年:元朝政府设置缅中行省,管理缅甸东北部地区。后撤,并入云南等处行中书省。
   1287年-1531年:掸族国王由阿瓦由缅甸中部开始统治。
   1531年-1752年:东吁王朝统治缅甸。
   1752年-1885年:贡榜王朝统治缅甸。
   1824年-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以英国的决定性胜利告终。
   1852年:第二次英缅战争,英军进一步拿下缅甸其它区域。
   1875年:西部克伦尼邦被确认为主权国。
   1885年(清光绪十一年):第三次英缅战争,英军占领了整个缅甸,并将之纳入大英帝国下属的印度领地当中,成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份。云南总督岑毓英据情上奏,大清国政府命驻英公使曾纪泽向英国政府抗议无效。
   1886年(清光绪十二年六月):大清国与英国在北京签订《中英缅甸条约》,“规定中国承认英国对缅甸有支配权,但缅甸对中国仍照往例,每十年一贡。至于中缅边境未定界,应由两国会商勘定。”
   1890年-1947年:掸邦、佤邦成为大英帝国的保护国。克钦邦、钦邦则为分开的行政区。
   1894年:薛福成在伦敦与英国签订《中英滇缅商务条款》。
   1897年:修改订约划定疆界及规定商务课税等条文。缅甸完全成为英国殖民地英属印度的一省,由印度总督派有驻缅治理。
   1937年:4月1日,《印度政府法》实行,缅甸脱离英属印度,成为大英帝国缅甸本部。
   1941年:12月23日,中英在重庆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形成,中国为支援英军在滇缅(时为英属地)抗击日本法西斯、并为了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组建了中国远征军。这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的典范,也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出国作战。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零3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
   1942年:昂山和奈温所领导的缅甸独立军引领日军占领缅甸。
   1943年:8月1日,日本宣布给缅甸成立缅甸政府,并帮助缅甸发展国家经济。
   1944年:2月,昂山秘密组织“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1945年:3月27日,“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揭起武装抗日旗帜。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大日本帝国无条件投降后,英国重返缅甸。10月16日,原缅甸总督斯密士爵士(Sir Reginald Dorman-Smith)重返缅甸,实施军事管治。11月,临时政府正式产生,以昂山为副总理。后来“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分裂,临时政府亦因此而夭折。
   1946年:8月,蓝斯将军(General Sir Robert Rance)出任总督。第二次临时政府成立,昂山为缅甸总理。
   1947年:众掸邦、克钦邦、钦邦及缅甸本部于掸邦境内彬龙(也译为班弄)小镇上,签署《彬龙协议》),协议之目的为,联合上缅甸、掸邦、克钦邦、钦邦等,联合向英国争取独立。7月19日,昂山将军及六位阁员被暗杀。
   1948年1月4日:缅甸脱离英国六十多年的的殖民统治,正式宣布成立缅甸联邦共和国,苏瑞泰为首任缅甸总统。
   1948年-1958年:以吴努为首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成为缅甸联邦的执政党。
   1958年-1960年:吴奈温将军强迫吴努让其成立“看守政府”。
   1960年-1962年:吴努的缅甸联邦党(由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廉洁派改名)在1960年缅甸大选获胜而执政。
   1962年-1974年:吴奈温夺取政权,废除联邦宪法,成立“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排除民选制度,开始军人独裁统治。
   1964年:5月废止50元及100元大钞。
   1967年:6月缅甸排华杀掠事件。
   1974年-1988年:吴奈温颁布新宪法,承认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邦、卡耶/克伦尼邦、孟邦、掸邦为行政单位。吴奈温将军脱下军装,自任“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主席,“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改称“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务委员会”,“缅甸联邦”改国名为“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确立一党专政,实行缅甸式社会主义。
   1988年:8888民主运动之后,奈温退居第二线,由苏貌将军接班,执政党由“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更名为“缅甸民族团结党”,成立“缅甸联邦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坚持一党专政。
   1989年6月18日:缅甸联邦军政府将“缅甸”的英文写法“Burma”改为“Myanmar”。
   1992年:丹瑞将军取代苏貌将军全面接掌军政大权,继续一党专政。
   1997年:丹瑞将军改“缅甸联邦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为“缅甸联邦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继续一党专政。同年,苏貌将军病逝,吴奈温失势。
   2002年:吴奈温在软禁中去世。
   2005年11月7日:因战略思维,缅甸政府宣布首都由仰光迁都至内比都。
   2007年8月中旬:仰光爆发2007年缅甸反军政府示威,是缅甸二十年来规模最大的抗议游行,参加人数大约数十万人。游行本为抗议油价高涨,后转为要求民主的反政府示威游行,至9月26日军人政府开始镇压,致数人死亡。
   2008年2月9日:军人政府宣布将在五月举办公民投票通过新宪法,并在2010年举行民主选举来成立新政府。
   2008年5月3日:特强气旋风暴纳尔吉斯袭击仰光等人口稠密城市,造成至少13万人死亡。
   2010年10月21日: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颁布法令,正式启用新宪法确定的新国旗和新国徽。并且把国名由缅甸联邦改为缅甸联邦共和国。
   2011年3月24日21时55分(UTC+8):缅甸东北部发生地震矩规模6.9地震,震源深度8公里。
   2011年3月30日,登盛成为缅甸总统,丹瑞退位。
   2012年4月1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发布公告,在45个议会议席补选中,全国民主联盟最终获得了43席(联邦议会人民院37席、民族院4席共计41席,地方议会2席),全国民主联盟主席翁山苏姬当选联邦议会人民院议员。
   2013年5月2日,缅甸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证实,总统登盛已经正式辞去该党主席职务,现任联邦议会人民院议长吴瑞曼接任巩发党主席。
   2015年11月8日,缅甸举行25年来首次大选。经过计票,由翁山苏姬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取得执政权,结束军政府长达54年统治,以及巩发党5年的执政。其后全民盟及军方依照宪法组成政府,昂山出任国务资政。
   
   (二)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说:
   
   2017年7月7日,是缅甸军队(Tatmadaw)1962年屠杀我们仰光大学(University of Rangoon)126名学生的黑色日子。在加拿大与美国大学任教的温教授(Prof. Win)是我当年同学,他和我当年命大而幸存,其他幸存的同学——在国内死的死了、卧病床的卧病床;在国外的老同学则健康些、命比较长些。
   
   温教授说:七月份July是加拿大与美国的吉祥日——加拿大在7月1日欢祝国庆150周年;美国7月4日欢庆独立241周年。但对缅甸人民来说,七月份却是凶年——大缅族沙文主义者在1947年7月19日杀害了国父昂山,接着领导缅军(Tatmadaw)大打内战,在1962年3月2日发动军事政变夺权,建立了大缅族沙文主义军政府。7月7日我们仰光大学学生在校园内游行抗议,结果被缅军闯入校园开枪屠杀了126人。
   
   大缅族沙文主义缅军至今还在宣传:
   
   *国家处于四分五裂状态,唯靠我缅军(Tatmadaw)维护了国家主权与领土的完整。
   *我缅军(Tatmadaw)果断地制定了(one country, one army,one religion,one race):
   (A)一个国家(one country即大缅族国家),一个军队(one army即大缅族沙文主义缅军Tatmadaw),一个宗教(one religion)即佛教,一个民族(one race)即大缅族。
   (B)“三消灭”与“同化”政策:
   “三消灭”政策即
   1.消灭少数民族领袖,
   2.消灭较弱小的少数民族(正如最近收买克伦族领袖、打击南掸邦领袖、轰炸克钦军与若开军等),
   3.消灭少数民族宗教与文化(如培植极端佛教僧Ashin Wirathu为缅甸本拉登(Bin Laden of Burma),来加快消灭少数民族宗教与文化。
   “同化”政策即同化所有少数民族为大缅族。
   (C)树立三大缅族帝皇的金塑像,强调缅甸统一:
   1.蒲甘王朝(1044-1287)的创立者阿奴律陀(Anawrahta)王,
   2.东吁王朝(1531-1752)的创立者奔应龙(Bayinnaung)王,
   3.贡榜王朝(1752-1885)的创立者雍籍牙(Aung Zeya)王,
   每年在大缅族主义缅军(Tatmadaw)的建军节,让三大缅族帝皇高高在上、威风凛凛地视察缅军与群众。
   然而众所周知,缅甸联邦是遵1947年彬龙协议于1948年由多民族(缅族与非缅族)众邦组合成的。
   古代南部有孟族的勃固王朝(825-1757),东部与中部有自中国汉唐盛世早就存在的掸族掸国以及他们的彬牙王朝(1312-1364)、实皆王朝(1364-1555)、阿瓦王朝(1364-1555),西部有若开族的若开王朝(878-1785),东南西北都有少数民族土司与地方政权。
   
   温教授推理:如果国父昂山1947年没被杀,他和众少数民族签订的1947年彬龙协议就能实施,各族平等共和的真正联邦政府就能成立,于是,众少数民族就不用对大缅族沙文主义缅军进行武装抗争至今,与国父志同道合的缅甸共产党也不会武装起义(因国父昂山是缅甸共产党第一任总书记,有话好说),更不会有1962年3月2日的政变夺权与1962年7月7日屠杀仰光大学学生,内战也不会一直打到现在——连国父女儿昂山素姬领导召开的21世纪彬龙会议至今都解决不了。温教授说,他感概万千,因而还写了一篇英文随感“7th July of Burma”。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