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谢选骏文集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谢选骏: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潜艇分尸案女记者死前本打算迁居北京》(2017年8月27日德国之声中文网)说:
   


   金·沃尔(Kim Wall)生前是一位勇敢无畏的女记者,她曾经穿梭于世界的各个角落,去寻找独一无二的新闻故事,包括中国女权主义者参加华盛顿抗议特朗普大游行。据生前好友透露,她在遇害前已经计划好要迁居北京。
   
   记者这一职业已经让她走访了海地在地震之后的废墟,探寻了乌干达前独裁者伊迪·阿敏(Idi Amin)的恐怖酷刑室,还体验了美国怪诞狂欢节,考察了朝鲜的旅游业。
   
   然而,一个同样另类的题材--关于彼得·马德森(Peter Madsen),一个自建潜艇的丹麦发明家--却把30岁的沃尔带向了死亡。8月21日,在潜艇沉没数日之后,她的无头尸体残骸被找到。
   
   调查人员表示,沃尔的尸体是被“蓄意”肢解,而且被绑上了金属重物以防止其浮出水面。残骸发现地点在哥本哈根以南的科耶湾(Koge Bay),距离沃尔的家乡--瑞典特雷勒堡(Trelleborg)仅有50公里。
   
   她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和马德森在一起。沃尔在8月10日登上了后者的自制潜艇做采访之后未归,她的男友在次日凌晨向警察报告称她失踪。据悉,沃尔原本计划和男友一道移居中国。警方已经逮捕了马德森,并且正在搜集指控他谋杀罪名的证据。
   
   26岁的严聪(音)曾经和沃尔是在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同学和好友。她透露,沃尔曾经“认为北京是个非常吸引人的地方、也是她自己应该归属的地方”。
   
   “她说她要移居到北京,这令我感到非常高兴。看起来她好像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严聪对法新社记者表示,“当我们在7月份通过微信聊天的时候,她告诉我他们已经在北京租下了一套公寓,准备在8月15日之后搬过去。”
   
   这位昔日好友还回忆起有一次在北京见面时,沃尔告诉她自己是一部女性主义情色电影拍摄的背景。
   
   “她只要出去采访,总是能够找到最有趣和最棒的故事。”
   
   沃尔还拥有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国际关系专业学历,是一名自由记者,作品曾在《卫报》、《纽约时报》等媒体上发表。
   
   “她给弱势群体、易受伤害人群还有边缘化人群发出声音的机会”,这位遇害女记者的母亲英格丽德·沃尔(Ingrid Wall)在脸书上发帖写道。
   
   为什么这位女记者当时要选择马德森,一个以坏脾气和业余太空爱好者知名的自学成才的工程师来作为采访对象,目前不得而知。
   
   但是对于过去曾经辅导过沃尔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贝尔曼(Nina Berman)来说,这是她一贯的风格。
   
   “这完全符合金的思路,她会想去探寻一个人为什么会想象自己能创造一些通常只有强大的军队和政府才会制造的东西,这一点也不令我意外”,贝尔曼对法新社表示,“她可能是想试着去理解这个人背后的动机,然后探寻一些更深层次的意义。”
   
   据曾经参与过沃尔的新闻作品出版工作的人表示,探寻未知题材和特别故事的热情驱使着她。
   
   “她那永不枯竭的好奇心,那种不断去发掘从未被记者接触过的独特题材的动力,会永远被我们铭记”,《卫报》的美国专题报道编辑里德(Jessica Reed)对法新社表示,她曾经委托沃尔撰写过一系列涉猎广泛的新闻稿件。
   
   沃尔曾经报道过海地的“伏都教”(voodoo,又译巫毒教),抗议“特朗普直男癌”的中国女权主义者,还有艰难寻求接触外国文化的古巴人。
   
   “只要读一读她写过的文章就知道,我是从来没写过这么有深度有水平的东西”,和沃尔在香港《南华早报》 共事过的记者叶丽青(Tiffany Ap)对法新社说。
   
   沃尔“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她身上“有一种甜美和能干大胆之间的奇妙混合”,叶丽青回忆道,“她总是能把那些人物的故事讲述得栩栩如生。”
   
   谢选骏指出:看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因为这位喜欢冒险的死去记者,竟然在自己遇害前已经计划好要迁居北京。肯定,是某种极端危险的气氛吸引了她。好在她没能前往,否则,她即使不死于“自建潜艇的调查”,也会死于“自建航母的调查”。因为知道的越多,就越不安全啦。
(2017/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