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谢选骏文集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谢选骏: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在泰晤士河上参观英国军舰》(潘石屹的博客2006-8-7)说:
   
   在英国,海军历来都是很受人们尊重的,在威斯敏斯特教堂有专门摆放海军战士灵位的地方。因为在历史上英国是一个小小的岛国,但它却曾经在世界上拥有了许多殖民地,包括美国、加拿大、印度这些大国在内,这和英国有强大的海军是分不开的。加拿大和美国成为英国的殖民地有许多特殊的历史原因的,但印度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东方大国,成为英国的殖民地,其实就相当于英国完成了一次蛇吞象的过程。


   
   在泰晤士河上,现在停靠着一条叫“贝尔法斯特号”的军舰,军舰停在泰晤士河的中间,供游人们参观。这条军舰有60多年的历史,它在战场上服役近25年,去过许多国家,参加过许多次战役。停靠在这里供游人们参观也有35年了,比在战场上服役的时间还长10年。
   
   我们上了军舰参观,发现这座军舰就像一座小城市,上面有邮局、祈祷的小教堂、机械加工车间、洗衣房、餐厅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作战指挥室,还有储存炮弹的弹药库。弹药库在军舰的最下方,我想可能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这样,不会轻易受到敌人炮火的攻击。它通过几条和炮弹一样粗的管道与最上层的大炮连接起来,在需要时可以快速给大炮供应炮弹。
   
   记得托马斯写过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他在这本书中,给全球发展划分为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主体是国家;第二个阶段的主体是跨国公司;第三个阶段,就是未来全球化的主体是个人。现在我们就处在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的时期。在全球化第一阶段的主体国家里面,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这些国家,他们全球化的工具就是军舰和枪炮。今天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全球化的游戏规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现在更多的是以和平方式为主题,在和平的方式下推动全球化的进程。目前世界的主流趋势,用官方的说法就是:“和平和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流”这些军舰、枪炮等杀人的武器已经成了那个时代历史的见证,它似乎在向现代的人们讲述当年发生的许多的流血、冲突事件。今天,只有依靠和平和团结的力量,只有坚信人类是一家的信仰,才可能在全球化的发展过程中避免流血、战争、冲突的发生。才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让多方都得到发展,都受益。
   
   谢选骏指出:作者认识到英国对印度的“蛇吞象”,但却没有联想到满清和日本对中国的“蛇吞象”,真是遗憾。如此举一不能反三,所以只知“和平主题”,不知“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完成历史的循环,才是世界和平的真正开始。例如二战,不过实现欧洲内部的和平,因为侵略者受到了公平报复,从此也就知道了分寸。但是,二战没有实现东亚的和平,因为中国实际上不是战胜国,也没有被当做战胜国来对待,所以无法迄今赢得对手的尊重。
   
   《英国不安:中国航母未来将扬帆泰晤士河!(2011-3-9作者伊恩·莫里斯,丁襄译)说: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3月5日文章,原题:多久以后,一艘中国航母将会扬帆泰晤士河?距离中国军舰上一次巡游非洲海岸,已经过去了约600年。然而现在,它们又回来了。
   
   1418年,中国明朝统治者派宦官郑和率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舰队驶入印度洋。郑和无视所有反对意见,镇压海盗、索要赔款,所派使团最远驶达肯尼亚和阿拉伯半岛。然后,中国军舰就此销声匿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2008年,它们回来了。索马里海盗又一次在亚丁湾肆意抢劫,中国海军也又一次试图阻止它们横行。
   
   但历史从来不会一丝不差地重复。1418年,中国人几乎对非洲一无所知;现在,中国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从石油到铁矿石,从农业到金融,数十万中国人在非洲务工。上月,北京又迈出了远远超越600年前的一步。由于利比亚蹒跚于内战边缘,中国命令4000吨级“徐州”号导弹护卫舰穿越苏伊士运河,掩护3万名中国工人撤离。中国军舰史上首次航行于地中海上。
   
   但是,“徐州”号的任务可不仅仅是人道主义救援。如果在中东的独裁废墟上站立起民主政府,它们不太可能赞同西方。它们会搜寻新朋友;而“徐州”号就在那跃跃欲试。反之,如果统治阿拉伯世界的老强人们能坚持到底,他们同样需要找到新伙伴,因为他们知道美国将不再提供任何庇护。对他们来说,“徐州”号已然蓄势待发。
   
   中国,很可能就是中东革命的大赢家。未来数十年,“徐州”号的巡航或许将成为力量平衡从西向东倾斜的象征。但像许多历史拐点一样,其影响多年以后才会显现。美国目前有11艘航母在世界各地耀武扬威。英国有两艘。法国和俄罗斯各有一艘。而中国一艘航母都没有。中国的潜艇和陆基反舰导弹的确已经十分强大,能在台海冲突中重创美军。但对中国而言,赢得一场外海的胜利还仍是奢望。西方依然统辖着海洋,而“徐州”号可能预示着未来。据悉,中国第一艘航母有望于年内下水。而随着中国海军力量大增,西方实力可能会缩水。金融危机令西方政府贪婪地瞄准国防预算作为减少开支的手段。
   
   15世纪30年代,中国统治者们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结束郑和伟大的航行。财政原因是皇帝们充分的理由,就像西方政府今天因财政吃紧削减海军开销一样。随后中国撤出印度洋,舰船锈烂、档案流失。结果是,此后75年内葡萄牙航海家瓦斯科·达·伽马从大西洋进入印度洋。20年后,葡萄牙船只抵达中国。欧洲人稳固推进东亚贸易圈。余下的历史不言自明。
   
   这值得铭记。西方不应轻易交出制海权。否则,我们看到一艘中国航母扬帆于泰晤士河还会远吗?
   
   谢选骏指出:回到英国这里说与中国的关系,中国现在正在进行“逆向鸦片战争”,大量输出合成类麻醉毒品,但这不是尾声。因为,中国军舰如果不能随意进出游弋泰晤士河,就像英国当年对中国所做的那样随意进出中国内河,那么英国人永远都不会正眼看待中国人的——因为来而不往非礼也,来而不往就依然缺乏人格平等。我期待着2040年。
(2017/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