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谢选骏文集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观察:孙政才严重违纪,因为太像接班人》(2017年7月29日 德国之声中文网长平)说:
   
   “隔代指定接班人”孙政才因为“严重违纪”被调查。时评人长平认为,仅仅因为接班人传说,他已成为“习近平主义”需要清除的绊脚石。


   
   历史上残酷无情的专制皇帝并不少见,但是人们仍然努力把中国政治拼入人类21世纪的文明版图。尽管一系列的宫廷争斗令人目瞪口呆,但是很多人相信,在那里仍然存在现代性的制度制约。习近平对此似乎有些烦恼:怎么才能让你们相信呢,我不是那样的人!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突然被调查,再一次让人脑洞大开。
   
   在定点清除薄熙来、王立军之后,孙政才被派往重庆主政,显然肩负重任,前程远大。去年,他受到习近平的公开表扬,两人握手的照片见诸媒体。从官方标准照看,孙政才可谓气宇轩昂,印堂发亮。他本人也低调内敛,符合接班人形象。分析家们认为,今年秋天的十九大之后,孙政才有望进入“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隔代指定接班人”与“集体总统制”
   
   这个分析基于对中共权力秩序的理解。很多人认为,中共未必需要西方式的民主宪政,它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稳定而有效运行的权力机制。其中一个制度是“隔代指定接班人”:邓小平指定了江泽民之后的胡锦涛和温家宝,江泽民指定了胡锦涛之后的习近平和李克强,胡锦涛又指定了习近平之后的孙政才和胡春华。其“政治智慧”至少包括两点:一,老人更能高瞻远瞩,放眼未来;二,本届和下届之间没有直接的权力瓜葛,避免了更多腐败机会。
   
   且不说“执行”这个制度期间中国腐败程度震惊世人,单是细想这个制度本身就会觉得颇为怪异--它是怎么实现的呢?其中一个传说就是常委们互相制约,令“古制难改”。最有名的理论要数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教授胡鞍钢的“集体总统制”。胡鞍钢称, 中国特色的“集体领导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创新,而是具有深刻意义的制度创新和治道变革。它大大超越了几百年来美国等国家政治制度的“一党控制”、“两党分治”、“三权分立”的实践与理论,彰显中国人极大的政治智慧和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
   
   倘若这种制度真的有效,那么人类政治应该停留在中国西周或者古罗马时代的贵族统治--那些制度也比“集体总统制”要完善得多。习近平显然没有耐心继续维护这层薄纸,摧枯拉朽地把它撕得粉碎,一人身兼十多个小组长,令政治局常委也成橡皮图章,成为“全面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在这个过程中,胡鞍钢教授吹嘘的比西方民主优越得多的监督机制到哪里去了?
   
   新战略:习近平主义
   
   兔死狐悲,孙政才被免职一周之后,在广州主政的胡春华在一次会议上强调 “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新在何处呢?那就是已成为宣传主体的“习近平思想”、“习近平主义”。
   
   中国官媒7月24日消息,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孙政才曾是被看好的第六代接班人,于十八大期间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曾有分析家认为,如果不出意外,孙政才十九大有望成为政治局常委。现在把孙政才拿下,实际上是废除了隔代指定的格局。
   
   同样是这个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顾不上前后矛盾,抛弃了“集体领导制”学说,卖力地吹嘘起“习近平思想”来了。在一篇文章中,胡鞍钢说,“习近平经济学”既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性发展,又是与宏观经济理论的创造性融合。其不仅是“中国之道”,更是“世界之道”;不仅是推动“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理论指引,更会成为推动世界从“逆全球化”走向“新全球化”的思想号召。尽管作为马克思主义继承者的“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血债累累,但是就是“理论建树”而言,有网友评论道:这大概是马克思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了。
   
   胡鞍钢只是一个例子,它的“学术研究”本身就是“习近平主义”的一个部分:那就是教育、学术和媒体宣传正在塑造的新救世主--不仅要实现“中国梦”,而且要拯救世界。邓小平以后,官方否定“文革”,“警惕文革再来”成为知识界、文艺界的主流话语。习近平发出“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的警示之后,那样的忧患意识也就越来越少了。
   
   腐败真相:挑战中央权威
   
   近日,一些社交媒体再次转发习近平“大总管”,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去年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这篇文章把所谓的反腐斗争说得很直白:“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人,不仅经济贪腐,而且政治野心膨胀,无视党纪国法,拉山头、搞宗派,直接挑战党中央权威,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党中央果断查处他们,为党和人民事业发展消除了严重政治隐患”。文章说,“服从核心、维护核心就是服从大局、维护大局,就是最大的政治”。
   
   党内服从得不够都是犯罪,遑论党外的“零八宪章”、“新公民运动”、南方街头运动、女权行动派等等民间反抗力量。刘晓波被残忍地拒绝海外就医、刘霞丧夫后被失踪、709人权律师遭受非法关押及酷刑,都是“习近平主义”的结果。
   
   接班人就在镜子里
   
   就目前所知的信息看,孙政才案的特殊之处在于,他并没有“拉山头、搞宗派,直接挑战党中央权威,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失宠甚至“犯罪”的原因,很有可能仅仅因为他是传说中的“接班人”。分析者认为,北韩领导人金正男之所以马来西亚被暗杀,是因为他可能被中国扶持成为替补。不一样的是,传说中孙政才的角色根本不是“非常时期”的替补,而是按照中共的“政治智慧”构建的制度,成为习近平之后的正常接班人。
   
   习近平通过此举表明:第一,他不需要遵守任何“古制”,按部就班地培养党的接班人;第二,他甚至不需要接班人,至少目前不需要。他的接班人就在镜子里,别的都是绊脚石。可以说,扫除一切接班人,是“习近平主义”当下的核心任务。胡春华将如履薄冰:他既要“全面服从”,但又不能让人误以为他已被选中。成为“接班人”标配,这件事本身就“严重违纪”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谢选骏指出:上文说“胡鞍钢只是一个例子,它的‘学术研究’本身就是‘习近平主义’的一个部分:那就是教育、学术和媒体宣传正在塑造的新救世主--不仅要实现‘中国梦’,而且要拯救世界。”——这种说法以偏概全了。因为胡鞍钢本来是鼓吹“九长尾雉”(九常委制)的,不是鼓吹“遗嘱细致”(一主席制)的。
   
   《中共党报载文称,九常委制优越于美国总统制》(2012-07-05 )说: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日前发表官方智囊的文章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九常委制度不可动摇,远比美国的个人总统制更具民主性、协调性和高效性。但有海外中国学者认为,这种说法不合逻辑、强词夺理。
   
   中共十八大将在今年秋季召开,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海外版7月3日头版刊登中共智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的文章,称“九常委制度不可动摇,比美国的个人总统制强多了”。文章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由9名常委组成,分别代表党、国家和军队等八大领导机构,分工合作与协调合力,形成有中国特色的“集体总统制”。这是中国决策正确、发展成功的最关键政治条件。这种“集体总统制”远比“个人总统制”更具民主性、协调性和高效性。文章说,过去10年是中国全面发展的“辉煌十年”,不平凡的10年。中国先后有效处理了“非典”公共卫生危机、及时地应对了汶川大地震、成功举办北京奥运会、残奥会、上海世博会和广州亚运会,成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圆满完成“十五”计划和“十一五”规划的主要任务、实现了年平均11.5% 的经济高增长,经济总量从位居世界第六位跃升为世界第二位等……。中国之所以可能取得这些成功,就是因为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中国有一个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是中国决策正确、发展成功的最关键政治条件。它的集体决策机制比美国的所谓“个人总统制”优越。
   
   对此,旅美中国学者谢选骏指出,胡鞍钢的说法既没有逻辑,也是强词夺理。他指出,一个中共自己任命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治国制度,不可能比民众投票选举产生总统的制度更加民主:
   
   “中共的九常委制度属于叫寡头制,那是自己任命自己,自说自话的就自己当上去了。美国的民主它是自由选举,四年选举一次,国会两年还选一部分。所以更能体现民意。胡鞍钢的这种说法非常的没有逻辑,也没有常识,他说中国的寡头制比美国的三权分立更民主,这就是一个没有常识的说法。胡鞍钢的做这个论断显然是不中立的,因为他是属于寡头体制内部的一个御用的经济学家,他在这个体制内为这个体制辩护。”
   
   胡鞍钢的文章还说,从决策理论和实践看,“集体总统制”在实现充分信息分享的信息结构与充分民主决策的决策结构相互作用方面,远比“个人总统制”具有明显的信息优势和决策优势,更具民主性、协调性和高效性等。
   
   胡鞍钢不久前被北京市新增为中共十八大代表的候选人。《香港经济日报》7月4日报道说,胡鞍钢的这种说法,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的敏感时刻由《人民日报》发表,是针对这段时间,民间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将由“九常委变七常委”的传言作出的澄清,给十八大常委数量之争增添了更多的悬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谢选骏指出:胡鞍钢这种人,打着习近平主义的旗号去反对习近平,违背了习近平“ 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的誓言。
(2017/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