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徐永海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徐永海杨秋雨等刑拘人士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
·正在禁食祷告的徐永海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被送看守所
·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12名基督徒被以非法集会游行罪刑事拘留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组图
·圣爱团契教会13人遭刑拘 家属律师要求会见被拒
·徐永海淮见律师 一教友弟离奇堕轨身亡
·梁小军律师首次会见被控非法集会罪的徐永海长老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7年8月7日
   
   
   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2016年7月1日圣经学习中的王金玲姊妹
   
   
   1、王金玲姊妹,自7月1日失联,据说被抓进西城看守所,至今已经快37天了
   
   王金玲姊妹,黑龙江牡丹江人,上访维权人。从2015年夏天开始来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在2016年8月19日,她在我们教会受洗,正式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
   
   但是,在今年2月份后,她就没有再来我们教会。因很长时间,她没有来与我们一起学《圣经》,我们也很牵挂她,也曾微信过她。她只是说她现在很忙,正在忙着解决上访的问题。
   
   在一月前的7月份,我们听说她被抓进西城看守所了。我们几次打她的电话,电话是:18518637506;13051585215,都是已经关机。
   
   王金玲姊妹失去联系了,据说是7月1日被抓了西城看守所了,至今已经1个月零7天。按照刑事拘留最多37天,她最迟也应当是在这两天就释放了,否则将会被批捕,会被判刑。为此,我们众弟兄姊妹很是牵挂她,为她着急。
   
   由于我们一直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的家人,也无法了解她的情况,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抓的。为此,我们只能是为王金玲姊妹祈祷,求主感动更多的肢体、朋友来关注你。也为此我写了此文。
   
   
   2、王金玲姊妹的一生实在是太艰难了,太苦了,外出打工,被伤害,成了残疾人
   
   通过王金玲做的见证,和通过与她的交通,我们了解到:王金玲实在太苦了、太难了。
   
   她出生在黑龙江的农村,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接着上学,在家帮助干农活。艰难的生活环境,使她早早就结婚了,生了一女一儿,有女儿有儿子还是挺甜蜜的。但是为了能给孩子们一个好点的教育,她不得不出来打工,给孩子挣学费。
   
   在十多年前,她来到了天津,在一家洗浴中心给人家做足疗。此洗浴中心涉嫌黑社会,有卖淫嫖娼行为。警方开始调查,找了一些职工了解情况。为此王金玲遭到黑社会报复,被扎二十一刀,险些丧命。抢救、住院两个月后,她还是留下了残疾。
   
   她的右侧坐骨神经已经部分断裂,右侧大腿小腿的感觉、运动功能明显受损,她不得不拄着双拐才能走路。她成了残疾人,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工作能力。
   
   
   3、王金玲姊妹,被杀害,成了残疾人后,一直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黑社会抓到了,也开庭了。在2007年12月第一次开庭时,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王金玲10万元。王金玲不服,要求赔偿20万,为此上诉。
   
   因案情复杂,退回重审。在2009年5月27日,重审开庭,可是没有了刑事附带民事,把王金玲给落下了,给忘了。
   
   据王金玲说,此案因是洗浴中心涉及卖淫嫖娼、涉及黑社会,遭罚款就是上百万。可是在这上百万中,却没有从中给王金玲一分钱。王金玲,一个举报者(事后举报,作证),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反而那应当得到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一分钱也没有得到。
   
   
   4、王金玲姊妹,一个残疾人,靠在柱双拐才能行走,8年多来,一直艰难生活,艰难上访
   
   这些年来,王金玲太苦了。被扎二十一刀,住院两个月,花了好多的钱,不得不卖了房子。孩子上学也受到了影响。
   
   由于,右腿残疾了,她不得不拄着拐走路,而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工作能力。这些年来,她可以说是,以乞讨为生,每天都在为吃什么、睡在哪里而着急。
   
   她时常是背着个大包,包里有一些生活必需品,包外挂一个垫子。她曾经是,走到哪里,就露宿街头在哪里。夏天好办,冬天手脚都冻伤过,尤其是哪只残疾的下肢。
   
   为此她不得不上访维权,可是上访了十多年,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曾被抓进过看守所。
   
   这次,我们不知道,她为什么事情,又被抓了,我们只能是求主来保守她。据说她是7月1日被抓的,那么到今天8月7日,就应当是37天了,为此我们很是为她着急,为此请主内肢体们为她祈祷,请求更多的朋友来关注她。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王金玲姊妹以前自己写的求助信:
   
   
   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我是邓玉娇第二
   (我是邓玉娇第二,只是邓玉娇在洗浴中心抗暴杀人,而我是被杀)
   
   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
   
   1、
   
   我是王金玲,女,1973年11月5日出生,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光华社区5号楼522户。2007年初,我到天津塘沽登辉洗浴中心打工,给客人做足疗。
   
   4月10日左右,派出所警察先把“做小姐”的殷某丹(小女孩)带走,不一会儿警察又来拿走了殷某丹的衣服。警察第三次来时,拿走了我和几个服务生的身份证。晚上警察第四次来时,又把“鸡头”鲍玉红(女)和老板王婉华(女)抓走。
   
   2007年4月14日下午5点左右,何瑜琳、吴昊各拿两把刀,扑向我,在我身上乱捅。何瑜琳边捅边说,是我给警察报得案。其实,说实话,我还真没有这觉悟,我在人家这里打工,给客人做足疗,挣钱来养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不敢多管闲事。
   
   我被捅了二十一刀后,身上、地上都是血,昏了过去。醒来后,我已经躺在医院手术台上,经过抢救、治疗,2个月后才出院。结果是,右侧坐骨神经已经部分断裂,右侧大腿小腿的感觉、运动功能明显受损,不得不拄着双拐才能走路。右上肢活动也受限,不能吃力,我成了残疾人。
   
   2、
   
   2007年12月天津市塘沽区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616号)。判何瑜琳10年,判赔十万元。(2008年才抓住吴昊)。
   
   作为被害者,我不服本判决,向天津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要求判赔20万。天津中级法院作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8-87号):“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塘沽区法院重新审理。
   
   2009年5月27日,天津市塘沽区法院重新作出刑事判决书(2009——71号)。可是,没有了“附带民事”这部分,没有了我这个被害人的事情了。(并且是在6月4日才将这份判决书给了我,即使有我,也使我不好及时上诉呀)。
   
   这样,我成了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不仅我上诉所要求的20万赔偿,不给予支持。而且,在第一次判决书中的那个要陪我的10万元,也没有了。
   
   天哪,哪有这样判决的。
   
   3、
   
   从2009年到今天,我去过天津市的:市中级法院、市高级法院、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等等。
   
   天津市塘沽区法院第二次作出刑事判决书(2009——71号),是明明白白地把我给漏下了。可是这么些年过去了,我的这个明明白白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
   
   这些年来,因为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捅了21刀,使我成了残疾人,这些年来,我拖住残疾的身体,奔波在各个机关部门,来希望我这个明明白白的问题得到解决。
   
   这些年,因为身体残疾,我没有劳动能力,没有生活来源,只能是靠乞讨来使自己不被饿死,不被冻死。
   
   在此,我请求好心人,尤其是懂得法律的好心人,来帮帮我,我就不信,如此简单、如此明明白白的事情,就不能得到解决。
   
   多年的奔波,现在我的身体也快使得我坚持不下去了,我这才不得不求助于好心人,望您伸出援手。
   
   王金玲,电话:13051585215;QQ:2424869793.
   
   2016年1月18日
(2017/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