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辩特线问题]
徐水良文集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辩特线问题


徐水良


   

2017-8-21日


   

   
   (本人近日在网站和微信的部分发言)
   
   先补发胡安宁创办的国风网站内情,这个网站,曾经让许多海外民运人士趋之若婺:
   
   徐水良:胡内奸是明明白白中共特线,在特线阵营,干特线事情,是曾庆红周永康座上宾……(下略)
   
   曾节明:实情是老沪(按:指胡安宁)接受由温家宝,曾庆红特批的资金,搞一个什么渐进新闻自由海外试点项目,其一就是办国风网站,这才是老沪遭FBI调查的原因。因为美国公民接受外国政府资助,又不报告,是违法的。
   
   其实这个项目早就黄了,因胡面瘫(按:指胡锦涛)闻报大怒,严令撤销项目,之后国风网也被骇客捣毁。。。温家宝,曾庆红的关系根本不像法轮功宣传那样对立,其实是比较亲密的。但温,曾的本意是网开一面,以一定程度的开明缓和矛盾,巩固政权,老沪幻想借此推动中共政改,当然是一厢情愿。
   
   实子:(唐柏桥)将捐款给了几个哥们能说是贪掉?
   
   徐水良:当然算贪污。
   
   捐款人要求转给谁,就必须转给谁。转给自己哥们,等同于自己贪污。等于自己贪污了那笔钱,做人情给了自己的哥们,用那笔贪污的钱,为自己买了人情。
   
   实子:证据,证据,证据、、.
   
   徐水良:你别把自己当法院或掌管一切的独裁者,别人没义务向你提供证据,前两天刚对你说过:
   
   //别人有权发布信息,也有权确定解决途径,确定那些必须采取的或往往采取的、对证据的保密措施。那是别人的自由和权利。
   
   你把自己当法院,强制别人公布证据,这是哪家道理?即使是法院,人家不走法律途径时,法院也无权强制人们出示证据,更无权强制人们公布证据。
   
   别人发布信息,那是别人的自由。你有权相信别人公布的信息,也有权不相信那些信息,甚至质疑那些信息,那是你的自由。但你无权强迫别人公布证据。
   
   在美国,证据的保密是常规,那往往关系到官司的成败。可是,这里的一些人,尤其是那些特线,完全是典型的中共专制思维,不懂美国,往往理直气壮的讲他们的歪理,要强迫别人公布证据。//
   
   唐柏桥威胁有多少人揭露他的问题,就据控告多少人,有一百万个就控告一百万个。所以凡是揭露唐的人,都必须准备上法庭,都必须准备必要的证据,而且对必要的证据保密。别想用你这种办法来为对方充当包打听,逼别人泄露证据。
   
   任畹町:刘晓东:郭国汀820视频是瞎分析胡判断
   
   徐水良:其实他们是不要事实,掩盖真相,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力保同伙。郭、辛还有其他同伙,都是如此。
   
   刘因全:建立中华联邦是未来中国的最大可能
   
   虚怀若谷:盜憎主人。中共最怕的是中華民國。
   
   徐水良:肯定民国正统地位,与国号改成中华联邦,国旗用五色旗没有矛盾。
   
   丁子:为辛灏年被徐水良指控为共特一事辩诬
   
   徐水良:中共把楼上楼下已经暴露的特线调出来力保辛灏年,说明三个问题:
   
   1、辛灏年在特线系统的地位重要;
   
   2、但是,对能不能保住,信心非常不足。所以主要调动已经公开暴露的、或者纯马甲的特线来力保,不大敢把隐蔽的调出来,怕偷鸡不着蚀把米,暴露和损失更多。所以只能主要把已经暴露的调过来,废物利用;
   
   3、保不了辛灏年,也借已经暴露的特线来废物利用,泼真反对派革命民主派一身脏,尽可能抹黑。
   
   郭庆海:(指丁子)不愧做过线人,受过中共的培训,整套的中共思维。
   
   又对丁子说:你错了,不是90%,是除了老徐之外都是共特,你也是。
   
   徐水良:再提醒你一次:你网友票选的公开五毛跳出来,效果恐怕适得其反。
   
   郭庆海:先学一学什么是民主语言,一口的中共流氓腔,烦不烦人啊
   
   徐水良:你真是太谦虚了。谁一口流氓腔?恐怕非你们两个从泰国出口的莫属。这个坛和隔壁坛,都有目共睹。
   
   从泰国那条出口路,低档五毛走,高档五毛不走。你哥们俩个,嘴里永远带脏,话语永远充满攻击性。
   
   曾节明: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徐水良:你还是先圆谎再说:如你和辛多次制造假国民党,辛的假学历假教授等等,还有其他许多许多谎言和造假。
   
   记得当年唐柏桥不仅对辛的政治判断同我们一致,而且还轻蔑地嘲笑辛的假学历,说他把武汉大学为没有大学学历的作家举办的作家进修班,说成正规大学学历武汉大学毕业。还假冒教授。
   
   辛灏年这个教授职称,是那所大学授予的?
   
   建议你们像杨澜丈夫吴征那样,去太平洋大学,为辛教授买个博士和教授的文凭加职称证书。
   
   还有,别忘了掩盖一下你和辛与安徽国保合作造假露出的许多许多许多破绽。
   
   丁子:我不相信辛灏年教授会是特务
   
   徐水良:再问一句,辛灏年是哪个大学授予的教授职称?
   
   丁子:辛灏年先生有没有大学教授职称很重要么
   
   徐水良:原来辛灏年大模大样当假教授,你们大模大样捧假教授,都是无上光荣的事情。
   
   张山人:看来,辛灏年先生想把王炳章先生置于死地。
   
   徐水良:特务惯于杀人灭口。不过,现在王的级别应该高于辛。私底下,应该是王设计谋对辛下手。
   
   当然也有可能中共真要杀人灭口杀王炳章,但那是上头领导的事情,不是辛能够左右的。
   
   张山人:可能我们二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也许,他(按:指王炳章)是高级战略特务……
   
   徐水良:王炳章带领阎庆新等一大批高级特务围攻张宏堡,这批特务对他服服帖帖,就可看出他级别之高。
   
   当时,这批特务执行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用刑事罪给张宏堡定罪,然后让美国把张宏堡遣送回中国大陆。
   
   王炳章得胃癌后,又动用了那么一大批高级特务保护他到中国大陆。在美国,也在赴中国大陆的路上,还专门配备高级特务阎庆新妹妹(也是高级特务)给他当临时“女朋友”,也可以看出他级别之高。
   
   呃:辛灏年在新的一个视频里说某位民运人士出国20多年,除了说这个是特务那个是特务……
   
   徐水良:这是他领导特线漫天造谣污蔑在下一惯做法。事实是,那个人在理论上贡献超过本人?做事超过本人?那个人有本人的理论水准?哪个人像在下一样,写两千多篇理论性文章?有几个人有发行自己专门的网刊?有哪个人像本人一样引领潮流?有哪个人像本人一样,在揭露特线问题上,有本人的眼光和贡献?
   
   即使不说以上那一些,仅仅是在下当代中国民运第一发起人和命名者,长期坐牢,多次坐牢,却四十多年如一日,奋斗不懈,就是辛灏年不断使用此类造谣污蔑本人的特线们,永远无法企及的。
   
   棒子面:看样子你和刘晓波是对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硬碰硬。
   
   徐水良:你昏了头了,刘晓波无敌论等等,是我首先发起批判。由我的网刊大量刊发相关文章。其他人哪个能起到在下作用的几分之一?事实是,你和盛雪一起卧底,你大赞盛雪,盛雪和你们大力赞扬刘晓波才是事实吧?
   
   你打听打听,民运中有几个像在下一样,永不投降屈服?
   
   棒子面:你认为王炳章是中共特务又回国在监狱里疗养。可是为什么要回国到监狱里疗养
   
   徐水良:你是中共司法部部长,知道王炳章确定不疑在监狱服刑?
   
   棒子面:啊呀!原来您是“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运并为之命名”的人啊!!厉害厉害啊!!
   
   徐水良:像你这种低档角色,领受攻击在下任务以后,就该好好了解了解历史,是不是你这样的小丑,不知天高地厚就可以任意造谣抹黑的。
   
   呃:对这次诈捐事件,跳得最凶的必是中共特务
   
   徐水良:辛灏年是保不住的。在下是你污蔑不了的,你污蔑多少年了也没用。李洪宽判定他们的大会是定特务大会,钓鱼引鸟的大会,非常正确。
   
   辛灏年和特线阵营这些年使出浑身力量利用王炳章事件反扑。但历史事实具在,不搞清王炳章问题,就无法搞清楚海外民运的问题。所以,即使是再硬再硬的难题,也必须坚决攻克到底。
   
   特线一旦暴露,中共历来的习惯就是用抓捕关押的办法给他们涂金。这一招确实厉害。但不攻破中共这一招,不破除中共的这个法宝,反对派就永远被动,永远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之中。
   
   高玉秋:「俞强生逃到了南美,被活活溺死在海浪里」有誤
   
   徐水良:那是中共特务造出来恐吓反共人士和反叛者的谣言。
   
   有国内朋友来信:王炳章已被判处无期徒刑,还关在监狱中,如果说他道德有问题,说得过去,但说是特线,不准确。
   
   徐水良:民运人士被中共玩弄于股掌,王炳章问题,就是一个典型。他是我到海外后最早发现的高级特工。
   
   他目前是否真的在坐牢,无法证实。
   
   对王炳章问题,以及这个问题涉及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等一系列策略,一定要认识清楚,否则就永远认识不清当代民运的问题。
   
   有几个朋友讨论台湾太阳花学运,有台湾网友说:沒聽說他們有唱國際歌。電視臺也沒有如此報導,不知道您從哪裡聽來的消息,顯然是不正確的
   
   只有台灣共產黨也許會唱國際歌,那是極少數人,也許不到0.01%的人口。大部份台灣人口是反共的。你不要道聽塗說也當真哦
   
   有网友回答:亏你还是台湾人,自己到油管上去看去(有太阳花学运放声大唱国际歌的视频。)
   
   徐水良:太阳花学运,公开场合唱大家都知道的那首歌,宝岛之光。私下开会,就唱国际歌。那是共产党的习惯。
   
   有大陆老共特以激进台独、激进反共的面目指导学运。
   
   太阳花学运的主要头目陈为廷,崇拜马克思。穿马克思头像的衣服。
   
   台湾人头脑简单,不懂得共产党那一套。不懂这是共产党渗透的标志,总是被骗。
   
   老共特得意之余,写文章公开私下会议都唱国际歌的内情。台湾人还一点都不知道那是共产党习惯。公开会议唱宝岛之光和其他歌曲,内部会议唱国际歌,这是共产党和共产国际的习惯。
   
   太阳花学运动头头崇拜马克思主义,还反什么共?
   
   有网友说:他们打着反国共合作的旗号。其实只是为反国民党。大陆网友看得雾煞煞,因为它曾经是非正式的中共党歌,大陆网友说,怎么同胞变同志了,还有卧底同志辛苦了。
   
   徐水良:台独派是共产党搞起来的。一直得到共产党支持。有文章披露,大陆经济很困难的时候,还一次就给许信良二十五万美元。许信良闯关回台湾,也是由中共军舰送过去。国民党投共了。独派才反过来,以反共反国共合作名义反国民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