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身正不怕影子歪]
赤裸人生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身正不怕影子歪

   
   
   在我的老板桂民海(阿海)在泰国被中共特工绑架之后,身在法国的我也确实是战战兢兢,心里曾怀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恐惧。因为阿海所出版的诸多政治禁书中,有二十几本是我撰写的。虽然都是用笔名发表的,阿海为了保护作者,此前是绝不会透露撰稿者的线索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阿海已经被绑架回国,所以就再无秘密可言。世间里根本就没有“铁的杠子木的棒子也撬不开的嘴唇”在“大刑侍候”的淫威之下,阿海一定是会“竹筒子倒豆子”,把一切都供述出来的,因此,我是上当党国的黑名单,这是确凿无疑的。
   
   反正“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纵然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因此老朽就把恐惧丢到脑后了。在阿海老板出事之后,老朽先后写出了《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從阿海事件:?鞋刷子也能生出乳腺來》、《阿海是为什么被绑架的》等几篇文章,相继在《中国人权双周刊》和《北京之春》等刊物上发表。写这些文章的目的,一方面是在表示对阿海遭到绑架的愤懑,另一方面也有点男子汉的“范儿”,既是敢做敢当,既然自己当初为了赚银子,干了这“大逆不道”的事就要勇于承担责任,即便是因此在背后挨了黑枪也无所畏惧。我崇尚的格言就是:“男子汉站起来是一座耸立的高山,倒下去也是一道深邃的峡谷”


   
   虽然,表面上我是乖乖地向国“认罪”了,其实我的心里是愤愤不平的。从法律的层面上解析,我和我的老板阿海都没有触犯法律,香港基本规定香港有出版自由、言论自由,阿海在香港出版政治禁书,以销售额向香港政府交税,所以他出版禁书是合法的商业行为,这何罪之有?而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也享有中国宪法规定的中国公民有出版、言论的自由。我是一个作家,就是以写作为职业,以写作糊口谋生的。作家卖文、农民卖菜。这天经地义,这何罪之有?
   
   是的,法律规定,写作不能侵犯隐私权,过去我在中国大陆当记者时,也曾因为侵犯别人的隐私权被人告到法庭,摊上过一场官司,后来还赔偿当事人五万块钱。对于这一点我有过经验教训,所以我懂如何界定为文的原则。我更知道法律保护隐私权,也是有明确界定的。公众人物的隐私权就不受法律保护。何为公众人物呢?诸如国家政府高官和演艺圈的大明星都是公众人物。理性的民主国家,不仅保护公民的隐私权,而更尊重大众的知情权,在美国,你可以肆无忌惮地议论调侃总统,甚至可以辱骂,恶毒攻击,那怕你就投资拍摄一部谋杀总统的电影,出版商和作者都是没有罪,不会被追究的。
   
   再回过头来审视我和阿海的行为,我们有罪么?退一步讲,即使是由我撰写阿海出版的那些政治禁书真的构成了诬陷和诽谤罪,这也是应该由香港的民事或刑事法庭审判的。假如真得有什么人在香港的法庭起诉我的书籍内容涉嫌诬陷和诽谤,法庭经过审理。判定我应该承担罪责,我当然会义无反顾去接受的。
   
   “人在作。天在看”,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也是文明理性社会的一个显著特征,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公然申明自己的立场,我写此文就是表明作为一名作家,我愿意为自己的一切作品承担民事或刑事责任。
   
   由我主笔创作的,由我和另外一名作者共同署名的,也是引起北京当局跨境绑架桂敏海、李波等铜锣湾五子的书籍《2017,中国巨变》即将在台湾的铜锣湾出版社重新出版发行并向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和海外华人社会公开发售。我为此倍感欣慰。
   
   关于此书创作过程及两度出版夭折的秘辛,我觉得也有必要向广大读者们披露。本书原系铜锣湾书店老板、巨流传媒公司股东桂敏海(阿海)先生向我组稿,由我主笔完成。主题是披露中共高层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三巨头从合作到分裂的内斗轨迹,预言 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可能爆发的最终摊牌。本书最初的书名是《2017习近平政权大崩溃》。本书初稿完成后我是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将稿件传送阿海的,但却发现阿海已经神秘失踪了,故此书出版搁浅。
   
   在阿海神秘失踪之后,我与身在美国同是阿海老板的主要作者刘路先生联络,询问阿海的行踪,却惊奇地得知,铜锣湾书店的另一名大股东、巨流传媒公司老板李波先生也正在向刘路先生约稿,题材也是披露习近平和王岐山、俞正声三人之间明争暗斗的内容,预言习近平政权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危机,将在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面临严重挑战,中国面临巨变。李波所约刘路撰写的稿件竟然和我已经完稿的书籍《2017习近平政权大崩溃》主题完全一致,因为我和刘路早在十几前就彼此熟悉,我在国内当记者时就曾多次协助当时当律师的刘路到处去“捞人”,当年刘路家乡的一个千万富翁被山西警方以涉嫌诈骗扣押,就是我以记者的身份向山西警方施压,迫使山西警方把人放了的。可以说,早在国内,我就和刘路“同流合污”过了。那么再“合污”一次又何妨?
   
   于是我和刘路相约,由刘路将两本书稿做了裁剪合并和文字修饰,继续交由李波先生出版。我在当天,就将我的那部《2017习近平政权大崩溃》书稿传给刘路。刘路经过一番裁剪合并和文字修饰,整理成书,发给了李波,最后由李波先生亲自确定书名:《二零一七中国巨变》,并以巨流传媒公司的名头对外发售征订。
   
   由刘路将我二人所撰写的两稿合并成了一本书,所以本书更显厚重,视野开阔、逻辑严谨、信息资料权威,得出的结论令人信服。由此,本书受到了业界的欢迎,订单纷至踏来。未料此书引起中共高层嫉恨,继桂敏海、吕波、张志平、林荣基四人失踪之后,李波也被跨境绑架回大陆。由于受到了北京当局的胁迫威逼,李波先生通过家属和在铜锣湾书店的委托人将已经印刷装订成书的《二零一七,中国巨变》打成了纸浆。本书出版再度搁浅。
   
   《二零一七,中国巨变》书籍销毁为香港记者探知,被媒体广泛追踪报导,有分析认为李波先生在香港失踪,可能是因为他在桂敏海被绑架之后,继续“顶风作案”还试图出版此书。由此引起中共高层震怒,导致自己也被绑架。有揣测认为本书是由李波亲自操刀撰稿,并不符合事实。
   
   然而,李波先生的妥协并没有换来铜锣湾书店五子的自由,北京当局以及居心叵测的某些媒体更是编造了许多离奇的谣言栽赃、泼污桂敏海和李波先生,其中一个最夸张荒谬的谣言是:阿海李波合作出版习近平情史,反复出卖版权骗钱,形同敲诈勒索。习近平、彭丽媛躺着“中枪”。在这些出版物中,阿海李波这些被非法绑架的出版人成了罪有应得的恶棍、罪犯,而践踏人权和法制、破坏一国两制、摧毁香港出版自由的习近平及其政权反而成了受害人,黑白混淆、是非颠倒、其逻辑之荒谬,莫此为甚。他们的嘴脸比北京当局更丑恶、行径更卑劣!而且还充当帮凶,掩盖了北京当局、非法拘捕乃至跨境绑架铜锣湾五子的真实动机——阻止本书的出版。
   
   为了捍卫出版自由,为了铜锣湾书店薪火相传,他和刘路两位作者决定重新出版《2017中国巨变》一书。该书将于近期在台湾由新注册的铜锣湾出版社隆重推出。
   
   强权压抑不住正义的声音,凶残暴虐的专制者也没有办法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虽然李波和桂民海都被中共绑架控制了,但并不是香港所有出版商都被吓破了胆,广大的香港市民也绝不会容忍香港的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毁之一旦。日前,铜锣湾出版社已在同台湾注册成功,两度夭折的《二零一七中国巨变》终于可以正式出版了。
   
   为什么选择将此书在台湾出版,因为台湾毕竟是至今没有沦陷的唯一一块净土,那里有现在国军保护,想必中共特工还不一定敢像他们在泰国干的那种黑社会丑行一样地肆无忌惮吧?
   
   有言道:“扯破龙袍是死,杀死太子也是死”老朽早已经是胆敢冒犯天威的“钦犯”了,为了阿海和李波,索性就放手一搏。台湾铜锣湾出版社将继续出版一系列铜锣湾禁书。出版社的同仁们以此表明其立场和态度:桂敏海、李波等开创的自由出版事业,将弦歌不辍,薪火相传。北京当局的强权压制不住出版自由,铜锣湾禁书出版事业必将在心怀良知,情系中华的志士手中发扬光大,也将为在全中国实现出版自由做出历史性贡献。
   
   在此声明,就台湾铜锣湾出版社重新出版《二零一七中国巨变》一事,老朽愿意接受任何关注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媒体记者的采访,用我撰写在政治禁书里的一句话做结尾吧:“点燃自己,去照亮别人,拼将余生的一切能量都燃成灰烬,索取的就是那一点点的光明……”
(2017/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