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1-1: 两代造伪史,逆天罪难释]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节1 儒家复仇,孔子立规?《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2 儒家复仇,经典矛盾?《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3 儒家复仇,伪经大罪《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4 儒家复仇,何为天道?(下2)《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8节1 怪力乱神,千古讹困(《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2 怪力乱神说,洞悉错中错(《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3 怪力乱谁神?孔子骤惊魂(《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三章 千载蒙谤秦始皇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上)
·第一节1 秦始皇的绝密身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2 异人邂逅吕不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3 吕不韦赠妾窃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4 现代判定 仍有漏洞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5 秦赵交兵 夹缝求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6 赵国破胆 子楚寒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7 三攻邯郸 生死大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8 乞丐的童年,苦难的砺炼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9 乞讨六年行 苦尽遇灾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1 坑“骗”变坑“儒”,诬谤溢千古《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三章
·第二节2 编造坑儒的足迹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3 始皇尊儒,汉史有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二节4 历史影像中的“坑术士”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5 东汉“高科技”,“坑儒”骗世人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6 东汉钦定坑儒说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2 句读歧义,浮出真意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3 《史记》的自相矛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4 “焚书”的千古之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5 文化浩劫?文化拯救?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6 秦始皇Vs乾隆帝《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7 杂乱版本,该不该烧?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8 文化分崩离析,还是统一?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9 儒学,始皇打造的主流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0 除墨灭杨,尊儒为上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1 始皇尊儒,《史记》八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2 始皇的博士阵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3 儒家博士与典籍为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4 李斯与刻石之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
·第四章 千年颠倒看项羽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
·第一节1 重瞳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2 历史疑团,真伪相间《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3 追查重瞳见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4 纵穿时空 追查重瞳《遥视历史问天机》上部第四章
·
·第一部(中)《汉书》递进的伪史
·第六章 代代美誉埋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一部中)
·第一节1 千年参名胜-伪史露真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2 张良进履是真是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3 进履奇遇-循情入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4 汉史验证-刘邦哑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5 代代美誉埋张良6(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6 李白知道张良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1 决胜千里无战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2 后世谁堪比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1 武庙论功-张良亚圣?《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2 张良英迈-战绩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1 失势贵族,率先反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2 刺杀秦皇,英雄出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3 国师密计,始皇设局《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4 表面简单,层层惊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5 不会掐算,临阵傻眼《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6 大勇潜匿,十年待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1 再佐刘邦,连骗夺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2 骗下武关,羞于启齿《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系列视频:2016年凶险天象与真实历史——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荧惑守心与荧惑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火星顺行、逆行与留守(《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
·第二节 荧惑守心、在心、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二章 前479年荧惑犯心,宋景公感天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一节 善言得寿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
·第二节 感天延寿的真相(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节 天机的警示(第二部《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章 前210年荧惑守心,秦始皇天灾降临
·第1~5节简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4节 荧惑守心,天谴降临(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五节 延寿无望,命丧沙丘(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四章 荧惑假守心,相薨帝崩(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汉书》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二节《汉书》假造的天象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四节 成帝先死看天机 同性恋的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五章 荧惑守心 梁武帝先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五章)
·第六章 荧惑守心-唐太宗废太子(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六章)
·第七章 荧惑守心-后梁帝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七章)
·第八章 荧惑守心(房)-后唐帝先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21-1: 两代造伪史,逆天罪难释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古金
   
   逆天而为痛悔迟21-1: 两代造伪史,逆天罪难释

   图21-1:967年4月14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第二十一章 两代造伪史,逆天罪难释


   
   灿烂的历史文化,是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启迪著后人的智慧——但是蓄意造假的伪史,也坑害著后人,挑战着后人的智慧。
   
   天人合一是国学的核心理念。前面我们一次次展现的天人合一的精妙对应,从天象到人间,独辟蹊径,以残存的史料和犯罪心理学,证实了宋太宗是弑君篡位的真凶。大家能看到“天象变化带动人间大事”,“天象承载着历史和未来”——那么伪史呢?和天象是不合的,是逆天的。逆天的罪都是大罪。
   

1.太宗改史疯狂,犯罪心理昭彰

   
   宋太宗的一生,是充满谎言的一生[1]。他开了皇帝干涉修史,亲自改史、定史的先河。
   

一修太祖史,选滑头、亲威视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正月,那是宋太宗继位的第17个月,太宗命人修太祖一朝的历史,即《太祖实录》,选用的史官大多是见风使舵、世故圆滑之辈。而且宋太宗一改皇帝不能干预修史的惯例,史官的书稿屡次被太宗宣旨索要[2],这明显是皇帝亲自向史官示威。
   
   但此时宋太祖的正宫宋皇后,太祖的两个儿子,太宗的弟弟赵廷美都在世,太祖的旧臣大多都健在,修史再迎合太宗,也不能太离谱。所以此次修成的《太祖实录》(史称《旧录》),众人不满意,太宗更公开表达不满。
   

二修太祖史,太宗竟废止

   
   淳化五年(995年)四月,太宗选了4个人再修《太祖实录》,但是此时朝政险象环生,太祖仅存的两个儿子,大儿子赵德昭被太宗逼死,小儿子赵德芳莫名其妙地睡觉得病死。太宗的弟弟赵廷美,被诬告谋反外放,死在外地。四位史官中两位找借口推脱了,第三位范杲(音:搞),听说被皇帝启用,大喜,火速赶往京城,后来听说是让修太祖史,当即呆若木鸡,半晌无语。郁闷又染病,一个月就去世了[3]。
   
   仅剩下的张洎(音:季),上表请求允许拜访太祖旧将子孙、门人亲友,并允许他们说话,以收集史料。太宗不得不答应[4]。但是当张洎修成《太祖实录》一卷献上,等待太宗圣裁之后,张洎就被调离了修史岗位,而且他修的《太祖实录》不但被废弃不用,而且不许交给史馆存档。
   

史实削增,皇帝钦定

   
   上述两次修史,从选人到开局,太宗都是亲自过问、索卷,后来干脆形成了“纪草”制度,就是史官写成的史稿先交皇帝圣裁钦定,然后才能定稿,为太宗及后继的真宗篡改史料大开方便之门。
   

史料先御览,润改后存馆

   
   淳化四年(994年)宋太宗建立了起居注、时政纪的“进御”制度,即史官给皇帝做的言行、议政、执政记录,要先交给皇帝定度,皇帝满意后,月底再交给史馆存档[5],作为将来修史的依据,彻底毁掉了史料的公正基础。
   
   (未完,待续)
   
   注释:
   
   [1]王立群,《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大象出版社,2013年1月1日第一版。
   
   [2]张明华,《宋太宗与北宋初几部官修史书的形成》,《史学史研究》,2004(4)
   
   [3]《宋史·范质传》
   
   [4]《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十六》
   
   [5]《长编·卷三十五》
(2017/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