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二节 抽丝剥茧辨真伪5 千古洗脑(自《千古伪文荆轲刺秦王》)
·第三节 荆轲行刺的真相——样章 (自《千古伪文荆轲刺秦王》)
·
·了解中国,须了解真实的孔子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第2章
·第二章 神迹相伴看孔子(自《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
·第一节1 无师自通之谜(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一节2 孔子托古蒙世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一节3 迎刃而解的关键(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二节 “文王显圣”之谜(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1 遥知火情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2 易学测算的可能性(《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3 孔子慧眼所见(《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四节 穿井获羊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五节 西周古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六节 公冶长鸟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1 巨人长骨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2 孔子入定查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3 历史上巨人的真伪(《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1 小人国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2 史籍中的小人国2(《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3 海外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4 当代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九节 商羊鼓舞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十节 《论语》作者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1节 孔子之后,有若掌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2节 孔子预言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后16节简介(《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
·第15节1 儒家复仇,孔子立规?《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2 儒家复仇,经典矛盾?《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3 儒家复仇,伪经大罪《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4 儒家复仇,何为天道?(下2)《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8节1 怪力乱神,千古讹困(《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2 怪力乱神说,洞悉错中错(《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3 怪力乱谁神?孔子骤惊魂(《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三章 千载蒙谤秦始皇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上)
·第一节1 秦始皇的绝密身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2 异人邂逅吕不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3 吕不韦赠妾窃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4 现代判定 仍有漏洞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5 秦赵交兵 夹缝求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6 赵国破胆 子楚寒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7 三攻邯郸 生死大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8 乞丐的童年,苦难的砺炼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9 乞讨六年行 苦尽遇灾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1 坑“骗”变坑“儒”,诬谤溢千古《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三章
·第二节2 编造坑儒的足迹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3 始皇尊儒,汉史有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二节4 历史影像中的“坑术士”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5 东汉“高科技”,“坑儒”骗世人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6 东汉钦定坑儒说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2 句读歧义,浮出真意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3 《史记》的自相矛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4 “焚书”的千古之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5 文化浩劫?文化拯救?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6 秦始皇Vs乾隆帝《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7 杂乱版本,该不该烧?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8 文化分崩离析,还是统一?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9 儒学,始皇打造的主流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0 除墨灭杨,尊儒为上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1 始皇尊儒,《史记》八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2 始皇的博士阵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3 儒家博士与典籍为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4 李斯与刻石之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
·第四章 千年颠倒看项羽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
·第一节1 重瞳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2 历史疑团,真伪相间《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3 追查重瞳见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4 纵穿时空 追查重瞳《遥视历史问天机》上部第四章
·
·第一部(中)《汉书》递进的伪史
·第六章 代代美誉埋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一部中)
·第一节1 千年参名胜-伪史露真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2 张良进履是真是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3 进履奇遇-循情入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4 汉史验证-刘邦哑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5 代代美誉埋张良6(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6 李白知道张良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1 决胜千里无战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2 后世谁堪比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1 武庙论功-张良亚圣?《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2 张良英迈-战绩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1 失势贵族,率先反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2 刺杀秦皇,英雄出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3 国师密计,始皇设局《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4 表面简单,层层惊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5 不会掐算,临阵傻眼《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6 大勇潜匿,十年待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1 再佐刘邦,连骗夺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2 骗下武关,羞于启齿《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古金
   
   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图20-1:967年4月13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第二十章 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前面我们在“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天象下,展现了宋太祖赵匡胤脱离逆天的旧运程,顺天应人、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延寿9年,开创后续的盛世,但终究没有逃脱血腥被害的宿命。这一章,我们将揭开赵光义没能顺应改变后的天象,依然弑君夺位的真相。
   
   赵匡胤烛影斧声之夜暴死,说是学术界的千古之谜,是因为控辩双方存在误区,其实真相足具,谜已不迷。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19:司马立场倾向强,偶做伪史歪真相)
   

1. 弑君抢位实无疑,“控辩双方”有误区

   
   前两章我们叙述了赵匡胤烛影斧声之夜暴死仅有的史料,对赵光义是否弑兄夺位,自古就分成两派,至今并无公认的定论,因为史料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任何一派——其实,判断犯罪有多种方法,拘泥于史料考证,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破案的时候,你能只看嫌疑人的自我表白么?你能只看嫌疑人掩盖真相、伪造修改后的证词么?你能把这些伪造后的“事实”和别人揭露的线索,等同对待么?当嫌疑人的表白自相矛盾、难以自圆的时候,你还能说:“虽然不全对,但也有一定道理”么?
   
   如果用这种思维方法在现实中破案,一个案也破不了。而很多学者在评判“烛影斧声”的千古疑案时,恰恰是这么做的,所以造成了千古疑案。
   
   破案最有价值的线索是什么?大家看过侦探片,回想一下就知道,最有价值的是:
   
   *嫌疑人尽力掩盖的东西,那就是真相;而他极力表白的部分,是在转移人的注意力,反而没有价值。可是很多人在“烛影斧声”的断案中,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了。
   
   *嫌疑人自我表白中自相矛盾的东西,那就是造假的关键所在。可是有学者把这种自相矛盾,和其它不完善的线索(难以取证所致)等同对待。
   
   *嫌疑人销毁证据、极力辩护表白的做法和心态——这一点,在犯罪心理学上,就足以认定他是罪犯,因为无辜的人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只有罪犯才会这么做。这是一直被学术界忽视的。
   
   有了正确的思路,从关键点入手,赵光义弑兄篡位的“谜案”很容易告破。
   

2. 不设防的弱点,破案的关键

   
   历史上所有为宋太宗辩护,认为太宗不是弑兄篡位凶手的人,都是从太宗、真宗篡改的官方史料找根据的。以犯罪嫌疑人造过假的“证据”,来证明嫌疑人无罪?这样的洗脱、证明是没有意义的。任何一个公正的法庭,都不会被自相矛盾的谎言证据迷惑。
   
   可能有人说:“司马光的《涑水记闻》不是从正史来的,是比较可靠官员间的传说。”
   
   确实是这样,但是文莹的《烛影斧声》,蔡惇的《夔州直笔》,也都是同样可靠的官员传说,而司马光恰恰把太宗和太祖喝酒这个最关键的在场证据删掉了,直接从太祖暴死写起,这个立场、用意太明显了——前一章我们展现过,司马光为了他的立场观念,可以巧妙地隐匿、歪曲、颠倒真相。
   
   但是,就在司马光极力为太宗辩白的证词里,恰恰有太宗是凶手的证据!
   

太宗的第一反应,足具罪犯特征

   
   人的言行举止都可以伪装,但是人的第一反应,是无法伪装的。近代的犯罪心理学,是古代学者所不懂的,宋朝御用文人一直没有在这上给太宗掩饰,所以,这里留下了赵光义犯罪的证据。破案应该从犯罪阵营没设防的地方入手,而不应该在他们重重设防、精心构筑的伪史表白中转悠。
   
   我们看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写的太宗听到大太监王继恩告诉他太祖死讯的的第一反应:“晋王大惊,犹豫不敢跟他进宫,说:‘我当和家人商议一下。’进到后宅老半天不出来。王继恩催促道:‘耽搁久了,皇位就被别人占去了。’[1]”
   
   大家看赵光义的反应正常么?太不正常了!正常人听到亲人去世,第一反应,应该是“一惊,而后立刻大哭”,感情更深的,会不顾一切地去奔丧。只有凶手的反应是害怕,因为做贼心虚。
   
   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亲人感情淡漠,才不会哭,但是绝不会害怕。可是我们从正史、野史都能看到,宋太祖赵匡胤对弟弟赵光义、小弟赵廷美感情至深,没有任何猜忌。赵光义病了,太祖一早就去探望,亲自给弟弟拔火罐,弟弟觉得痛,太祖点燃艾灸在自己身上试,改进拔火罐的手法,再给弟弟施用。直到傍晚弟弟好转了才走[2]。可见兄弟感情至深。正史也记载太宗在群臣面前,大哭太祖,悲痛欲绝——那是太宗故作姿态,给人看的,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悲伤,是害怕,那才是真的,真凶无法遮掩第一反应。
   
   有经验的侦探、员警,就是从这些蛛丝马迹中侦破疑案,而如果用历史学的思路去考据,从嫌疑人天花乱坠的说词里去探讨多种可能性,什么案件都会变成千古疑案。
   
   所以从犯罪心理学上,司马光为太宗表白而透露的这一点,就给太宗定性了。
   

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的外部人

   
   谁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对外人来说:大太监王继恩最知道。因为太祖知道自己寿命将尽,必然会立遗诏,笔墨伺候,一定通过太监,所以他一定会知道。但是《涑水记闻》写王继恩催说:“耽搁久了,皇位就被别人占去了。”
   
   如果真有遗诏,谁先去奔丧也没用,因为要按遗诏立新君,王继恩这么说,表明没有即位遗诏,太宗的帝位是抢来的。
   

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的内部人

   
   内部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只有两个人:皇后宋氏,抢位的宋太宗。太宗一生都在为即位的合法性编造谎言,大改史料,真编出来个即位遗诏,可惜太假,都没收录入《宋史·太祖纪》、《宋史·太宗纪》这些重要篇章,只在《宋史·凶礼》中浮现了半篇而已。
   
   宋皇后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从她信任大太监王继恩,就可以看出她太单纯,没有手腕。这样的女人不会忤逆丈夫的心愿,从她叫人速传德芳进宫能看出,太祖是想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她在努力实现丈夫的遗愿。
   

宋皇后的第一反应:惊呆、求活命,因为看到了凶手

   
   《涑水记闻》记下来宋皇后听到晋王来了的第一反应。宋皇后本来是叫太祖的小儿子,18岁的赵德芳来即位的,可是派出去的心腹大太监,却把晋王赵光义叫来了。宋皇后听说王继恩回来了,马上问:“德芳来了吗?”王继恩答道:“晋王至矣。”
   
   晋王直接就后脚跟进来了,不招而自行进殿。宋皇后还没反过神来,见晋王赵光义的第一反应,《涑水记闻》说:“后见王,愕然,遽呼官家,曰:‘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宋朝宫廷,称皇帝为“官家”。)
   
   这是正常的反应么?不是,极其不正常。正常的反应,见到亲人来吊唁来了,二人都哭;正常的反应,宋皇后绝不会害怕!就算是知道晋王抢位来了,晋王也是和平抢位啊,没带兵、没有凶相毕露,怕什么呢?现在皇帝归天,皇宫里、全天下,皇后最大,你抢位也得经过皇后允许啊,那皇后为什么怕呢?
   
   看到凶手才会这么害怕!她惊呆了,简直害怕得语无伦次。宋皇后的话,意思是:我承认你是皇帝了,我们母子的性命就交给你了,放我们母子一条活路吧!
   
   谁是凶手?为太宗极力表白的司马光,欲盖弥彰!
   
   (未完,待续)
   
   注释:
   
   [1]司马光,《涑水记闻》(中华书局,1989年9月第一版):“王大惊,犹豫不行,曰:‘吾当与家人议之。’入久不出,继恩促之曰:‘事久,将为它人有矣。’”
   
   [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七》。
(2017/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