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推背图》归序全解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荧惑守心与朱温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朱温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萧太后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荧惑守心与萧太后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萧太后与荧惑守心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荧惑守心与萧太后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荧惑守心与萧太后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6萧太后延寿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7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8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9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随笔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2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5守氐死君有贼臣?(5)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6守氐死君有贼臣?(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8推背图中的2016和习近平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8推背图中的2016和习近平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凶险天象的真机(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2016凶险天象的真机(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2016凶险天象的真机(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0-2016凶险天象的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0-2016凶险天象的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2-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3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4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5-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6-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7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7)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8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8)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9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9)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10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10)
·习近平的所为与2016年荧惑守心天象的对应
·守心结束,习近平未悟
·荧惑守心结束,习近平未悟(2)
·
·天象:盛世血路29道德天衡,苻坚佐证《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0兵家的通天大道《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1:张良提醒,刘邦现形《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2:刘邦收发自如,樊哙进退两便《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3:想象历史,难见真容《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4:鞍镫雏形,颠覆专家《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5:重兵阻项羽,徒劳费心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第二部下:五星连珠-盛世血路《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连璧五星,是吉是凶?《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一节 《史记》的三种记载《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部1章
·第二节 《汉书》附会定“祥瑞”《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三节1 祥瑞足迹,一误再误《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三节2 祥瑞足迹,一误再误2《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三节3 五星连珠,中华易主,盛世血路《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四节:五星连珠:给刘邦贴金的凶兆《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第二章:西聚五星,韩信扫群雄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2残败的古迹,伪史的端倪《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3缘起传奇见天机《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4天厌项羽,刘邦上位《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5韩信应命,众望所归《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下第二章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6采蘑菇的小乞孩《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7河边插鱼,乞食漂母《遥视历史问天机》2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8命换韩信草《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9人生苦旅,神传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0山林打鸟遇大道《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1大道争天命《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第二章
·天象:西聚五星12师父的叮嘱《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3新旧历法藏玄机《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4出山入世,胯下之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第二章
·天象:西聚五星15初投楚军卫项羽《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第二章
·天象:西聚五星16项羽新安大屠杀《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7项羽分封18国《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8项楚军营埋英才《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9初投刘邦险被斩《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0韩信风卷三秦,刘邦“平分天下”《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1史书造假留后患《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2水淹战的境界《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古金
   
   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图20-1:967年4月13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第二十章 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前面我们在“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天象下,展现了宋太祖赵匡胤脱离逆天的旧运程,顺天应人、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延寿9年,开创后续的盛世,但终究没有逃脱血腥被害的宿命。这一章,我们将揭开赵光义没能顺应改变后的天象,依然弑君夺位的真相。
   
   赵匡胤烛影斧声之夜暴死,说是学术界的千古之谜,是因为控辩双方存在误区,其实真相足具,谜已不迷。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19:司马立场倾向强,偶做伪史歪真相)
   

1. 弑君抢位实无疑,“控辩双方”有误区

   
   前两章我们叙述了赵匡胤烛影斧声之夜暴死仅有的史料,对赵光义是否弑兄夺位,自古就分成两派,至今并无公认的定论,因为史料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任何一派——其实,判断犯罪有多种方法,拘泥于史料考证,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破案的时候,你能只看嫌疑人的自我表白么?你能只看嫌疑人掩盖真相、伪造修改后的证词么?你能把这些伪造后的“事实”和别人揭露的线索,等同对待么?当嫌疑人的表白自相矛盾、难以自圆的时候,你还能说:“虽然不全对,但也有一定道理”么?
   
   如果用这种思维方法在现实中破案,一个案也破不了。而很多学者在评判“烛影斧声”的千古疑案时,恰恰是这么做的,所以造成了千古疑案。
   
   破案最有价值的线索是什么?大家看过侦探片,回想一下就知道,最有价值的是:
   
   *嫌疑人尽力掩盖的东西,那就是真相;而他极力表白的部分,是在转移人的注意力,反而没有价值。可是很多人在“烛影斧声”的断案中,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了。
   
   *嫌疑人自我表白中自相矛盾的东西,那就是造假的关键所在。可是有学者把这种自相矛盾,和其它不完善的线索(难以取证所致)等同对待。
   
   *嫌疑人销毁证据、极力辩护表白的做法和心态——这一点,在犯罪心理学上,就足以认定他是罪犯,因为无辜的人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只有罪犯才会这么做。这是一直被学术界忽视的。
   
   有了正确的思路,从关键点入手,赵光义弑兄篡位的“谜案”很容易告破。
   

2. 不设防的弱点,破案的关键

   
   历史上所有为宋太宗辩护,认为太宗不是弑兄篡位凶手的人,都是从太宗、真宗篡改的官方史料找根据的。以犯罪嫌疑人造过假的“证据”,来证明嫌疑人无罪?这样的洗脱、证明是没有意义的。任何一个公正的法庭,都不会被自相矛盾的谎言证据迷惑。
   
   可能有人说:“司马光的《涑水记闻》不是从正史来的,是比较可靠官员间的传说。”
   
   确实是这样,但是文莹的《烛影斧声》,蔡惇的《夔州直笔》,也都是同样可靠的官员传说,而司马光恰恰把太宗和太祖喝酒这个最关键的在场证据删掉了,直接从太祖暴死写起,这个立场、用意太明显了——前一章我们展现过,司马光为了他的立场观念,可以巧妙地隐匿、歪曲、颠倒真相。
   
   但是,就在司马光极力为太宗辩白的证词里,恰恰有太宗是凶手的证据!
   

太宗的第一反应,足具罪犯特征

   
   人的言行举止都可以伪装,但是人的第一反应,是无法伪装的。近代的犯罪心理学,是古代学者所不懂的,宋朝御用文人一直没有在这上给太宗掩饰,所以,这里留下了赵光义犯罪的证据。破案应该从犯罪阵营没设防的地方入手,而不应该在他们重重设防、精心构筑的伪史表白中转悠。
   
   我们看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写的太宗听到大太监王继恩告诉他太祖死讯的的第一反应:“晋王大惊,犹豫不敢跟他进宫,说:‘我当和家人商议一下。’进到后宅老半天不出来。王继恩催促道:‘耽搁久了,皇位就被别人占去了。’[1]”
   
   大家看赵光义的反应正常么?太不正常了!正常人听到亲人去世,第一反应,应该是“一惊,而后立刻大哭”,感情更深的,会不顾一切地去奔丧。只有凶手的反应是害怕,因为做贼心虚。
   
   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亲人感情淡漠,才不会哭,但是绝不会害怕。可是我们从正史、野史都能看到,宋太祖赵匡胤对弟弟赵光义、小弟赵廷美感情至深,没有任何猜忌。赵光义病了,太祖一早就去探望,亲自给弟弟拔火罐,弟弟觉得痛,太祖点燃艾灸在自己身上试,改进拔火罐的手法,再给弟弟施用。直到傍晚弟弟好转了才走[2]。可见兄弟感情至深。正史也记载太宗在群臣面前,大哭太祖,悲痛欲绝——那是太宗故作姿态,给人看的,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悲伤,是害怕,那才是真的,真凶无法遮掩第一反应。
   
   有经验的侦探、员警,就是从这些蛛丝马迹中侦破疑案,而如果用历史学的思路去考据,从嫌疑人天花乱坠的说词里去探讨多种可能性,什么案件都会变成千古疑案。
   
   所以从犯罪心理学上,司马光为太宗表白而透露的这一点,就给太宗定性了。
   

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的外部人

   
   谁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对外人来说:大太监王继恩最知道。因为太祖知道自己寿命将尽,必然会立遗诏,笔墨伺候,一定通过太监,所以他一定会知道。但是《涑水记闻》写王继恩催说:“耽搁久了,皇位就被别人占去了。”
   
   如果真有遗诏,谁先去奔丧也没用,因为要按遗诏立新君,王继恩这么说,表明没有即位遗诏,太宗的帝位是抢来的。
   

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的内部人

   
   内部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只有两个人:皇后宋氏,抢位的宋太宗。太宗一生都在为即位的合法性编造谎言,大改史料,真编出来个即位遗诏,可惜太假,都没收录入《宋史·太祖纪》、《宋史·太宗纪》这些重要篇章,只在《宋史·凶礼》中浮现了半篇而已。
   
   宋皇后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从她信任大太监王继恩,就可以看出她太单纯,没有手腕。这样的女人不会忤逆丈夫的心愿,从她叫人速传德芳进宫能看出,太祖是想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她在努力实现丈夫的遗愿。
   

宋皇后的第一反应:惊呆、求活命,因为看到了凶手

   
   《涑水记闻》记下来宋皇后听到晋王来了的第一反应。宋皇后本来是叫太祖的小儿子,18岁的赵德芳来即位的,可是派出去的心腹大太监,却把晋王赵光义叫来了。宋皇后听说王继恩回来了,马上问:“德芳来了吗?”王继恩答道:“晋王至矣。”
   
   晋王直接就后脚跟进来了,不招而自行进殿。宋皇后还没反过神来,见晋王赵光义的第一反应,《涑水记闻》说:“后见王,愕然,遽呼官家,曰:‘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宋朝宫廷,称皇帝为“官家”。)
   
   这是正常的反应么?不是,极其不正常。正常的反应,见到亲人来吊唁来了,二人都哭;正常的反应,宋皇后绝不会害怕!就算是知道晋王抢位来了,晋王也是和平抢位啊,没带兵、没有凶相毕露,怕什么呢?现在皇帝归天,皇宫里、全天下,皇后最大,你抢位也得经过皇后允许啊,那皇后为什么怕呢?
   
   看到凶手才会这么害怕!她惊呆了,简直害怕得语无伦次。宋皇后的话,意思是:我承认你是皇帝了,我们母子的性命就交给你了,放我们母子一条活路吧!
   
   谁是凶手?为太宗极力表白的司马光,欲盖弥彰!
   
   (未完,待续)
   
   注释:
   
   [1]司马光,《涑水记闻》(中华书局,1989年9月第一版):“王大惊,犹豫不行,曰:‘吾当与家人议之。’入久不出,继恩促之曰:‘事久,将为它人有矣。’”
   
   [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七》。
(2017/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