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如喪考妣為那般]
孙宝强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喪考妣為那般

   好久不看北京之春的文章了,因為我相信“高手在民間“這句話。今天冷不丁看見趙建華的“郭文貴實際上是中共貪官的代言人“時,我還以為我瀏覽了中國“環球屎報”的網站。啊呀呀!文風之粗鄙,推理之混亂,遣詞之蠻橫,用語之乖張,和文革中“梁效”的文章有的一拼。
    此文一開始,就說郭文貴的爆料”盡是一些無根據的東西,又臭又長,無聊而且骯髒至極……郭文貴在推特上面的自唱自演,實際郭文貴的所謂的爆料,到今天,沒有一個是證實的。“
   海航的事,已經打到盜國賊的七寸,以致一直對郭文貴爆料保持高度沉默的中共媒體不得不站出來宣布:“民航空管局管制員宋軍,海航集團原員工馬叢因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而被警方刑事拘留。”盜國賊“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王二不曾偷”的鬧劇,不但讓華人也讓很多老外笑的前仰後合----搬起磚頭砸自己的腳。
   老趙在子午卯酉都沒有弄清楚的情況下,急急忙忙衝出來站台。猴急的他一不留神,竟然把籃球投進自己籃裡。幫了倒忙!一蠢!
   


   接著你斬釘截鐵地定論:“ “郭是不法奸商,是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人員。“
   關於郭文貴是“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人員“一說,早就被網民驳斥的體無完膚一地雞毛,老趙你也不打聽打聽就撿起啞彈當氫彈,不但沒有殺傷力,反而露出你的淺薄和無知。好一個無知者無畏的勇士。
   至於你指控他“郭文貴其人,就是這個大陸不法奸商中間的一位,而且還是不法奸商中間最差勁的之一。他是貪官污吏共生共榮的人物,是貪官污吏的孿生子。”這些話更讓人噴飯。難道你不知道郭文貴早就承認自己是盜國賊糞坑裡的一條蛆蟲?難道你不知道,這條昔日的蛆蟲已蛻變成蝴蝶,開始挑戰這個 糞坑?
   老趙拿簽筒扛招幡一路小跑精神絕對可嘉,但對著過期黃曆,卻占卜打卦念念有詞這未免滑稽。此時此刻,你為半碗米折腰的窮酸樣已纤毫畢露。說難聽點,你是他人打手;說好聽點,你為稻谷謀。記著,只是稻穀謀,而不是稻梁謀。二蠢!
   
   你說“郭文貴反對,抹黑和抨擊王岐山及其相關人員,充滿了造謠和污衊……當然,郭文貴也同時反對,抹黑和抨擊那些中共體制內部正派的人物……“眼皮都沒有來得及眨一下,你從占卜打卦的相面人士又變成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的會長。火眼金睛的你,一下子找到中共黨內哪一個是正派人,哪一個是反派人。你具有這樣高超的特異功能,美國的FBI 不請你出山,那就是他們的瀆職,大大的瀆職了。你不但是瑞士銀行ceo,了解中共高官的存款詳細情況,你還是離岸公司的CEO,上知常委內幕,下曉八旗後裔。知曉一切通透一切的你,有德有能有火眼金睛的你,能分辨出哪一個是盜國賊,哪一個是愛國者,中共的正派人物反派人物一一貼上你的標籤,裝在你的篼裡呐!你威武啊!你神馬啊!你曠世奇人啊!如此自戀自狂,如此不自量力的人,可是打著燈籠也難找。三蠢也!
   最後你又斷言;“郭文貴的所謂爆料已經走到了盡頭。這樣的所謂爆料連美國政府和美國社會也是會擔憂的,因為郭文貴實際上就是一種有著往人群中間扔炸彈的輿論效果……”老趙,你怎麼一下子又成了川普的智囊團團長?連美國政府擔憂,美國社會擔憂的脈搏都被你號中?那你號一下脈,美國人民什麼時候揭竿而起把你說的“ 反對自由化和民主化的郭文貴”抓進監獄?更驚人的消息是,美國之音現在正在和郭文貴建新切割並洗刷自己的罪孽。看來,一定是美國之音把消息通知你了?那你還不趁熱打鐵召開全球記者發布會,搶在郭文貴的前頭?
   趙文還對盜國賊們所謂的打貪反腐,用了許多的溢美之詞。如此蹩腳的吹捧,比司馬南還次;其護主之心,比余秋雨的“含淚勸告”還虔誠。可惜你語言枯燥,面目蹊蹺,過猶不及,適得其反。如果你真是個人物,你只要問盜國賊一句話:貪官被查抄成噸成噸的黃金哪裡去了?一卡車一卡車的人民幣哪裡去了?車裝船載的古玩字畫哪裡去了?打貪反腐五年後的今天,老百姓依然還是看不起病只能等死!農村孩子還是上不起學只能輟學。請問,誰之罪?請問老趙,誰之罪?
   你說:“郭文貴也是非常看不起和貶低民運人物的”。告訴你,民運人士裡有很多很多及其優秀的志士仁人,他們幾十年如一日地抗爭付出,直至自己的自由和生命。我們敬重並聲援他們,這點毋庸置疑。至於民運某些大佬被中共收買,這是不爭的事實。只是許多人“揣著明白裝糊塗”,不願意捅破這一層窗紙而已。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一旦中國實現了民主,檔案公開,一切都大白於天下。你休的在一旁哼哼唧唧恬恬噪噪。順便說一下,你完全也可以在推特上自說自話,自拉自唱,自娛自樂和郭文貴來個對峙啊!前提是吃瓜群眾不是領導配置,組織安排,團體吆喝而過來的。
   
   實話實說,我非常看不起讓你寫這篇文章的幕後人。你這樣的文章刊登在“環球屎報“倒也情有可原,可刊登在民運的刊物上,能不讓人對民運刊物《北京之春》沒有垢言嗎? 這才叫一蠢再蠢!
(2017/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