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
圣灵光照中国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一、查理大帝的宠臣艾因哈德和歌颂式的传记
   
   艾因哈德(Einhard,770年川40年)是法兰克王国乃至中世纪最著名的传记史学家,也是查理曼时期“加洛林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生平共有五部著作传世,其中最有价值的就是《查理大帝传》。
   
   艾因哈德出生于生于法兰克东部的莫因格维一个富足的封建地主家庭。九岁那年,他被送到傅尔达修道院(Fulda)接受教育,系统的学习语法、修辞、辩论、算术、几何、天文、音乐等方面的知识。由于艾因哈德学习成绩优秀,才智过人,二十岁便被院长推荐到查理的宫廷里。那时,查理大帝已经成为了强大的国家统治者。他鼓励学术和教育,从欧洲各地网罗了一批知名学者和各类文人,还在宫中组成了学习小组;他还下令让教会和修道院办学,培养更多的贵族子弟和神职人员。在这样的环境中,艾因哈德有机会博览群书,接触各类名家,他的学识也日渐精进。艾因哈德的才识得到了查理大帝的赏识,并因此受到宠信,开始长期在宫廷中供职,成为查理大帝和他的儿子虔敬路易忠实的仆人。他不仅在宫廷中掌管秘书、参与机要,还曾经奉查理之命出使国外。不仅如此,他还兼领过几个修道院院长的职务一这在当时是被教会宗规所不允许的。为了追念查理大帝的功绩,也为了报答知遇之恩,艾因哈德写下了这部著名的《查理大帝传》。

   
   在为这部书做的自序中,他谈到了自己的写作目的:一是将当时代的有意义的事情记录下来,使其不至于从记忆中消失:二是他受到国王赐予的信任和恩惠促使他通过写作来歌颂他。
   
   《查理大帝传》写于九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查理大帝离世不久。这部书是中世纪第一部也是最好的一部为平信徒作的传记。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艾因哈德既细致刻画了查理大帝的性格也详细记录了当时发生的重大事件;同时,他忠实于事实的笔调也与当时流行的对事实的扭曲或过度夸张的风格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写作方式极大影响了其后传记作者的写作方式,并且在今天研究加洛林王朝时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世纪的传记作者通常只记载的人善行并在写作中加入很多修饰以美化被撰写者,而艾因哈德则不然。他的传记被认为在大部分内容上是对查理大帝生活的可靠记载,也被认为是描述早期中世纪生活的珍贵资料。
   
   艾因哈德自己曾经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的:
   
   “我认为没有人能够比我更真实的记载这些事情,而且我也不能肯定有没有别人会写出它们。”
   
   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霍奇金的评价则是:
   
   “基本上所有我们对查理大帝真实和生动的资料都是从艾因哈德这里得到的,《查理大帝传》是中世纪早期最珍贵的文学遗产之一。’’
   
   艾因哈德在写作《查理大帝传》的时候,主要受到加洛林王朝流行的模仿古典作家写作文风影响。他的写作蓝本是《十二凯撒传》。《十二凯撒传》的作者是公元二世纪的罗马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书中主要记载了共和国末期和罗马帝国初期十二个统治者的事迹。苏埃托尼乌斯的经历与艾因哈德相似,都曾在宫中供职,他也因此接触了大量的宫中档案,因此这本传记保存了许多珍贵的材料。《剑桥中世纪史》认为《查理大帝传》是艾因哈德对《十二凯撒传》“从全貌乃至细节的全面模仿”。这种模仿给《查理大帝传》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一它不仅带有中世纪其他历史材料所没有的优点,但同时还把缺点从罗马帝国统治时期带到了当时的法兰克王国。这部书的优点在于:它摆脱了如《法兰克人史》、《英吉利教会史》中教会对历史编纂的影响,没有对超自然的神迹的叙述,从而使得艾因哈德对查理一生的记叙更加贴近真实。但是缺点是:侧重于对个人行事的记载而忽略时代背景,为追求趣味性过分夸大宫廷轶事,导致史料价值降低。
   
   艾因哈德记叙了查理的对外战绩和宫廷生活,对这一时期法兰克国家的内外状况只字不提。此外,他为了模仿古典作品的短小篇幅,刻意“把这项工作压缩在最低的可能的限度以内”,抛弃了许多熟悉的重要资料。这些缺点也体现在《十二凯撒传》中。
   
   二、《查理大帝传》中的基督教意识与历史叙述
   
   基督教在法兰克王国动荡了两个世纪之后,终于在查理大帝这里完成了整合,全部基督教化。在查理曼的推动下,王权开始与教权结盟,欧洲也从此进入了“加洛林文艺复兴"时期,基督教开始与日耳曼文化相结合。作为基督徒的法兰克人经过初期皈依时基督教徒身份的最初形成到中期在与异教徒斗争中身份的巩固最终在这里得到了完全的确认。经过漫长的四个世纪后,日耳曼人经过吸收罗马基督教文化、摒弃自身的异教文化与复兴本民族的文化的过程后最终形成了具有自己民族特色的基督教文化,使得他们的基督教信仰带有“多元一体"的特征,而这种特征直接反映到了艾因哈德的《查理大帝传》中。
   
   作为中世纪普遍流行的传记体著作之一,艾因哈德在《查理大帝》传中“光
   
   荣地叙述了君王辉煌的功绩"。纵观传记的通篇,艾因哈德都将重点放在查理大
   
   帝的作为上,而把他的品格摆在次要位置。正是这样的叙述,他刻画出了查理大帝的三重身份:罗马公民、基督徒与法兰克人。
   
   (一)从罗马帝国时期的文本理解《查理大帝传》
   
   通过对罗马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的《十二凯撒传》风格和基调上的模仿,艾
   
   因哈德在刻画查理大帝的时候也了自己的意图。《十二凯撒传》中记载了罗马时期的十二位统治者的事迹,苏埃托尼乌斯刻画的罗马统治者的高贵的品德为他对艾因哈德对他的朋友和主人一查理大帝表示敬仰与赞赏提供了恰当的方法。同时,这种选择也把查理大帝放到了罗马皇帝的行列中,表明了艾因哈德心目中的查理大帝的地位与身份一凯撒。
   
   苏埃托尼乌斯是罗马的传记史学家,他的人物传记对历史叙述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认为个人的道德观念在历史观念及其变化中发挥着中心作用,并且个人动机在传记中同样起到巨大作用。同时他还认为,作者的个人生活是与作为历史学家的职责不能分离的。在他的作品《十二凯撒传》(又被翻译为《罗马十二帝王传》)中,苏埃托尼乌斯将自己的道德观念融入到历史写作中,也把自己的生活环境以及时代风貌融入自己的作品中。
   
   作为对于苏埃托尼乌斯的模仿,艾因哈德也将自己的道德判断以及生活环境带入对查理大帝的写作中,也通过自己的写作反映了时代的要求:查理大帝统治着西欧的大部分地区,差不多包括了西罗马帝国的整个国土。对于控制着这样一个西至大西洋,东达多瑙河,北到北海,南至意大利中部的大国以及日耳曼的各民族的查理及他的后继者来说,他们迫切需要使自己的统治具有合法性,使被统治者服从他们的统治。对于曾经的西罗马帝国的领土来说,合法性来源于西罗马帝国,来源于第一个奥古斯都盖乌斯·尤利乌斯·屋大维。在苏埃托尼乌斯为盖乌斯·尤利乌斯·屋大维所做的传记中,他将叙述分为两部分一对外发动的战争与对内的统治以及他的生活习惯,并进行了概述似的描写。
   
   在《查理大帝传》中,我们可以看到艾因哈德也采取了同样的叙述结构,将他的传记分为两部分一在国内外的统治以及个人生活。通过使用苏埃托尼乌斯对十二位罗马皇帝所做的传记这一模板,尤其是模仿苏埃托尼乌斯对盖乌斯·尤利乌斯·屋大维所做的罗马式的传记,艾因哈德不仅表达了自己对查理大帝的敬仰与感激,并为查理大帝的赋予了多重含义:查理大帝是罗马的后代,具有罗马人的高贵品格:坚韧、勇敢,为正义而战;并且他还是罗马帝国高贵的继承者,是罗马帝国土地的拥有者。正是用这样的写作手法,艾因哈德成功的将查理大帝的法兰克入侵者的形象抹去,为他赋予了这样的身份: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第“十三’’位凯撒,西罗马帝国合法的继承者。他也满足了查理大帝及其继承者路易的迫切需要,为其在西欧地区大力扩张领土以及在广大领土上的统治给予了延续性与合法性,并使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罗马帝国的后裔更加容易的接受其统治。
   
   (二)完美的基督徒一查理大帝
   
   对于生活在查理那个时代的人来说,英雄是非常受到尊崇的。人们不仅仰慕英雄,并且他们还希望成为一个受人尊敬并有崇高地位的英雄。于是英雄的榜样成为了人们学习的对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查理大帝传》的出现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基督徒英雄的形象。虽然查理大帝传并不能被称为是一部圣徒传,但是它却是一部杰出的基督教平信徒的传记一这也是由艾因哈德开创的传记模式。
   
   “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叉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
   
   这便是作为基督徒所应具备的美德。在《查理大帝传》中这种基督教的高尚品格在查理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最光荣、最虔诚’’的查理大帝对宗教生活极为热忱,“只要他健康情况许可,在清晨、傍晚、夜间和献祭的时候,他到教堂去一直是很勤的。"他极其重视罗马,为圣彼得大教堂输送了大量财宝。他攻打萨克森,因为他们崇拜异教的魔鬼。经过艰苦的战争,萨克森人“放弃崇奉魔鬼,抛弃本族的宗教仪式,接受基督教的圣礼,同法兰克人融合为一个民族。”
   
   他与一些部落与王国的国王建立了友谊,并非常喜爱招待外国来宾。他“极热心于救苦济贫,发放希腊人称之为布施的救济金或救济物",并且将救助扩大到叙利亚、埃及等地贫困的基督徒。
   
   当罗马人迫害教皇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营救教皇并维护教会的秩序。他爱自己的兄弟和子女,“宽容地忍耐着兄弟的寻衅与扰”66,并对抚养子女及其在意。“他对文艺诸科极其重视,对教授各科的人极为尊敬,给予他们很高的荣誉。"
   
   他自己还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各种科目的学习,并对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及其感兴趣。这样的叙述在文中处处可见,并且正是通过这些叙述,一个虔诚而伟大的基督徒形象跃然纸面。
   
   (三)一个法兰克基督徒视角下的查理大帝
   
   同时,在这部著作中,艾因哈德并没有丢弃查理大帝的民族身份一法兰克人,
   
   并保留了日耳曼的记号。这处处体现在艾因哈德的叙述中。对于查理大帝的称谓,艾因哈德在著述中多次使用“国王"一词,而不是“皇帝",虽然在他写作时期查理已经被教皇利奥三世授予了皇帝和奥古斯都的称号。
   
   “因为这位国王(King),这位在当时统治世界各国的诸王中最英明、最高尚的国王,从不因为所需要付出的辛劳而拒绝承担或从事任何事业,也从不因为害怕危险而退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