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圣灵光照中国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荒漠甘泉》10月6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2
·日用饮食:在患难中欢喜
·诺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他又领我到宽阔之处,他救拔我,因他喜悦我。”(诗18:19)
   
     这“宽阔之处”究竟是什么呢?这不是别的,乃是神自己——一切生命河流的归宿。神实在是一个宽阔之处。大卫被领到宽阔之处,是先经过羞耻和侮辱的。——盖恩夫人
   

     “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出19:4)
   
   《荒漠甘泉》8月22日
   
   
     “其余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东西上岸。这样,众人都得救上了岸。”(徒27:44)
   
     保罗上罗马去的那奇异的经历——所受的试炼和所得的荣耀——真是信徒走信心道路的一个好模型。其中最宝贵的教训乃是:在我们所到的一切困难狭窄的地方,都有神特殊的办法和预备的。
   
     按照人们普通的眼光看来,信心的道路,一定是满撒着鲜花的;什么时候神要拯救他的子民脱离危险,神会立刻将他们从困难中提出来。事实却正相反。圣经上的故事告诉我们:每一个见证人——从亚伯拉罕起,一直到最近一个殉道者——都是先受试炼,后得荣耀的。
   
     保罗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神的孩子,无论受多少苦,仍能不在灵里受压。保罗因为在大马色宣传耶稣的缘故,犹太人商议要杀他,我们看见那时候天上并没有在火焰雷电中降下战车战马来把这位大使徒从仇敌的势力范围中护送出去,他是 “用筐子…从城墙上缒下去的。”(9:25)。你看,被装在一只旧的衣筐里面!象一包送出去洗涤的衣服一般!耶稣基督的仆人竟这样坍台地从窗户口缒下去!
   
     后来我们又看见他被下在监里;我们看见他怎样被亲友遗弃,怎样受残酷可耻的鞭打;就是在神允许拯救他以后,我们还看见他被留在波涛汹涌的海中颠簸;最后,拯救来了,可是天上并没有大船飞下来把这位尊贵的囚犯接出去;也没有天使在水面上平静狂獗的怒涛;船上的人,必须有的抓住桅杆,有的抓住木板,有的攀住破船的碎片,有的跳下水去游泳,才能得救上岸。这就是神对待我们的方法。
   
     这是神给我们安排的生活方式,对于那些生活在实际环境中的人们,这是个有助的福音,神的应许与神的旨意,并不立刻将我们从试炼中提出来,但是因这些试炼完成了我们的信心,于是神才喜欢用他那爱的金线,交织在我们日常生经验的经纬之中,使之获得美丽与光荣。
   
   《荒漠甘泉》8月23日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道往哪里去。”(来11:8)
   
     这就是不凭眼见的信心。凡凭眼见的,就不是凭信心,乃是凭理由了。轮船横渡大西洋,也是本着信心的原则的。我们在海面上看不见什么途径,也看不见什么海岸,我们却能一天过一天在航海图上划着标号。当轮船前行了若干哩的时候,我们立刻就会知道我们已经到了什么地方。
   
     但是我们是怎样来测量我们所划的行程的呢?我们的船主每天拿着他的测量器望着天,籍着太阳来规定他的行程。他是籍着天上的光——不是地上的光——来航行的。
   
     信心也是这样航行的——望着天,籍着神的光;虽然并没有看见航线、灯塔、或者途径。许多时候,信心的脚步似乎牵引我们进入了黑暗和灾祸,但是神开了路,夜半变成了黎明。让我们今天也这样前行罢——不是因着知道,乃是因着相信。——译自地上的天上生活
   
     我们中间有许多人常常要先看清路程,才肯起行。这样,怎能在基督里有长进呢?信、望、爱,是不能象长熟的苹果那样从树上摘下来的。创世记一章一节 “起初”后面接着就说 “神。”神是全能的,神不单引领那自己帮助自己的人,神也引领那自己不能帮助自己的人。你只要全心依赖他就是了。
   
     等候神,比用自己的脚,更能迅速抵达我们旅程的终点。
   
     良好的机会,常是因审慎过度失去的。——选
   
   《荒漠甘泉》8月24日
   
   
     “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腓4:18)
   
     在我一本园艺书籍里面,有一篇叫做□生在黑暗里的花□。内中讲到有一种小花,是从来不需要日光的。我的先生告诉我说,这种小花不但不怕黑暗,并且在黑暗里反倒生长得快。
   
     灵界里也有同样的小花。当物质环境最黑暗的时候,它们就出来了。它们是生在黑暗里的。
   
     使徒保罗写这封腓立比书信的时候,正在罗马作俘虏。那时候,他一生的事业似乎将要结束了。正是在这样受围困的黑暗里,花儿开放得特别可爱。也许保罗以前已经看见过这些花儿,但是它们却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浓郁美丽的。神的话替他揭开了一个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宝藏。
   
     在这个宝藏里面有几样奇异的东西:基督的恩典,基督的爱,基督的喜乐和平安;这些东西似乎需要黑暗去开发它们的神秘和荣耀一般。经历了黑暗以后,保罗开始发现他以前所没有发现的属灵产业的广大和丰富了。——乔怀德
   
     每一朵花,就是最美丽的,在日光下也都有它的黑影的。
   
     光越大,影越黑。
   
   《荒漠甘泉》8月25日
   
   
     “但信还未来以先,我们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关到那将来的信显明出来。”(加3:23直译)
   
     在基督的福音还未传世之前,神往昔让受难的人禁闭在律法之下,为的是要人知道信心的意义。在律法下面,人能看见神圣洁的标准;在律法下面,人能看见自己的完全无能;在这样没有办法的时候,他乐于学习神的信仰之道。所以加拉太书说:“律法是我们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里。”
   
     神现在还是常常喜欢将我们关闭起来,只留给我们一条信心的道路。我们的天性,我们的环境、试炼、失望,都是神用来关闭看守我们的东西,要叫我们看见:唯一的出路,乃是神所预备的信心的道路。摩西年少的时候,在埃及曾想用自己的努力,个人的势力,甚至武力、暴力,来拯救他的民族,所以神必须将他关闭野外四十年,然后才用他去做神的工作。
   
     保罗和西拉往腓力比去宣传福音,受了鞭打,被下在监里,两脚上了木狗。他们四面的出路都关住了,只剩下一条信心的道路。他们信靠神。在最黑暗的光景里还祷告,唱诗,赞美神,神就向他们施行拯救。
   
     约翰被放逐到了拔摩海岛。他四面的出路都关住了,只留下一条信心的道路。如果他不经过这样关闭的话,他决不能见到神荣耀的启示。
   
     亲爱的读者,你是不是正遭遇了极大的困难呢?是不是正有一件极大的失望临到你呢?这件事情是不是叫你悲哀,叫里遭到说不尽的损失呢?你是不是很难过去呢?不要紧,你四面的出路虽然都已经关住了,却还留着一条信心的道路。好好地负起你的困难来交托神。赞美他!因为他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并且 “神为等候他的人行事。”(赛64:4)。你受过试炼以后,神的祝福,帮助,启示,都要加倍地临到里;除里自己以外,还有许多别的人,也都会因着你的试炼得到亮光和祝福。
   
   《荒漠甘泉》8月26日
   
   
     “深渊说,不在我内。”(伯28:14)
   
     我记得有一年夏天,我说: “我所需要的是海洋”,我就到有海洋的地方去,但是海洋说:“不在我内”!海洋并不照我所要的给我成就。于是我说:“高山一定会使我得到安息”,我就到有高山的地方去;我清晨醒来,前面立着我所渴望的巍然高山;但是高山说:“不在我内”!高山又不能使我满足。哦!我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所需要的乃是神的爱海和真理山。深渊说,智慧不在它里面;是的,智慧本不象珍珠黄金,和宝石那样多。唯有基督是智慧,是我们最大的需要。我们的烦恼,只有基督的友谊和爱情能安慰我们。——濮登
   
     你没有法子将一只老鹰扣留在森林里。你就是替他聚集了一群最美丽的小鸟在他四周歌唱,你就是给他在最大的松树上安放一根栖木,你就是差遣有翼的使者带最美味的珍馐给他,都不能动他的心。伸展着高耸的翅膀,他喜欢飞往他自己的老家——磐石,暴雨,瀑布中——去安息的。
   
     人类的心,也象老鹰一般。如果没有永久的磐石,就永远得不到安息。我们的老家乃是天家。“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诗90:1)——马可特夫
   
   《荒漠甘泉》8月27日
   
   
     “耶稣领他离开众人,到一边去。”(可7:43)
   
     保罗不但在活动的时候忍受了试炼,在被禁的时候也忍受了试炼。我们在最剧烈的劳动下受苦,也许还站得住;但是到了放下一切活动的时候,被监禁在牢狱中的时候,恐怕最容易失败吧!
   
     勇敢的小鸟,在翱翔的时候,能高飞直上云霄,忍受长途的辛劳;但是在笼中的时候,却只能垂头丧气地在笼门上拍着无力的翅膀了。你一定看见过:大鹰被幽禁在笼中的时候,是怎样无生气地低着头,垂着翅膀!啊!不活动是一个多么悲哀的景象啊!
   
     保罗在监狱!这是另一面的生活!你要不要看看他在监狱中作什么呢?他所望的,不是监狱,乃是狱顶上面的天;不是仇敌,乃是仇敌头上顶着的天!我看见他在缮写书信,签上了他的名字——不是非斯都的囚犯,也不是该撒的囚犯;乃是——“基督耶稣的囚犯。”(弗3:1直译)在这一切的事上他只看见神的手。他看监狱为宫殿,所以监狱中满布了胜利的欢呼,赞美,和喜乐。
   
     被强迫离开了所喜爱的工作,他设立了一个新的讲坛——一个新的见证坛——他的监禁带给了我们一条最甘甜,最有益的自由之路。他在黑暗的拘禁中所带给我们的信息和亮光,是多么可贵啊!
   
     保罗之后,曾有好多圣徒入狱。十二年之久,本仁(Bunyan)的口,在培特福(Bedford)监狱中,一声都不准开!但是在那里他却成功了他一生最伟大最佳美的工作。在那里他着作了一本书——除了圣经以外,最被人诵读的书。他说:“我在监狱中,和在家中一样安适;我一直坐下来写,写,因为喜乐催促我写。”
   
     那个奇异的梦照耀了无数疲劳的旅客的路程。那位精神焕发的法国女士盖恩夫人(Madame Guyon)也曾许久被囚在监狱中。小鸟常会因受监禁唱出更悦耳的歌来,盖恩夫人心的音乐恶远荡出了牢狱墙外,驱散了人们不少的愁苦与伤心。
   
     哦,属天的安慰都是从寂寞中流出来的!——李斯
   
   《荒漠甘泉》8月28日
   
   
     “耶和华…在那里试验他们。”(出15:25)
   
     有一天,我到一家大规模的钢厂试验室去参观。在我四周都是一间一间分开的小房间。钢受试验到一个限度,就用数码标着优劣的等级。有的一绞就断,有的可以拉得很长,有的可以压得很紧:他们扭力、紧张力、和压力的大小,都有数码标明在上面的。厂主知道这一块钢受得住多少压力。他知道这一块钢如果用来造大船,造屋宇,或造桥梁,能够承担多少的重力。他知道,因为他的试验室这样告诉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