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7)]
平宽译室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5) -- 宋查理逝世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0) -- 烦恼和欢乐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5) -- 苦闷和心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0) -- 共产党打入国民党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5) -- 蒋介石血战陈炯明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0) -- 北伐路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2) --武汉的纷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5) -- 蒋介石清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8) -- 宋庆龄印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9) -- 对宋子文的争夺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0) -- 宋子文最后的抉择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2) -- 共党在武汉的末日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3) -- 宋庆龄的坚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5) -- 自述与蒋情愫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6) -- 陈洁如的烦恼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7) -- 宋蔼龄居中策划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8) -- 宋蔼龄开列条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8) -- 宋蔼龄开列条件(重发)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0) -- 摆脱陈洁如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1) -- 陈洁如回忆录的故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2) -- 蒋宋联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3) -- 文化冲突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4) -- 怪梦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05)--总司令怕流氓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7)--励志社、济南惨案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8)--北京在望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09)--张作霖之死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0)--少帅张学良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1)--中共武装叛乱的开始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2)--北伐后的问题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3)--桂系的作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4)--农民的困境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15)--蒋冯相争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6)--南京新气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7)--遗族学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19)--孙中山安葬南京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0)--引导蒋介石信教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1)--基督徒蒋介石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2)--宋子文险被刺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3)--蓝衣社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4)--蒋介石拥抱法西斯主义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5)--日本侵华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6)--九一八事变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7)--蒋介石辞职复职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8)--上海一二八战事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29)--塘沽协定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0)--新生活运动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1)--另类文化大革命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2)--禁烟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3)--剿共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4)--长征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5)--张学良欧洲之旅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6)--端纳痛陈中国问题
·最后的女皇--宋美龄传(137)--蒋氏西部行踪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38)--兒時蔣經國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39)--蔣經國的莫斯科片段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0)--父子相隔異地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1)--西安事變前夕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2)--事變猝起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3)--張蔣對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4)--遺囑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5)--張學良自述扣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6)--西安會夫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7)--商議救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8)--釋蔣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49)--張學良淪為階下囚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0)--西安事件餘波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151)--國共暫和解﹑蔣經國歸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7)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不過,2007年胡錦濤的講話,主要不是談黨的意識形態和從這個意識形態衍生出的政策結果,而是涉及一個棘手的問題﹕黨如何定位﹖這我們將在下一章再討論。然而,採取“以民為本”這個意識形態架構建立統治,以及強調持續性和發展,無疑比塑造一個解釋一切的大理論更為迫切。因此,胡的演講的一個主要的矛盾是,他一方面要求人們創新和改革,另方面卻不斷回向保守主義、維持現狀、堅持黨的正統思想,和強調中國傳統文化的提升和團結力量。

   毛澤東是擁抱矛盾的,有時更是樂此不疲。他的《矛盾論》是他對馬克思思想的重要貢獻。對於胡錦濤來說,則是相反。他極力找尋平衡、穩定,以及解決矛盾的方法。雖然他避開“孔子”的名字,但他週圍的許多人卻開始從這個二千五百年前的偉大思想家發掘古老的人文價值。孟子是接近孔子時代的人,“民本”的概念是由他提出的。和諧社會是孔門的東西。孔子在1970年代初期被惡毒攻擊,他的在2000年代末期重新被吹捧肯定,可稱十分有諷刺性。

   北大和其他學者作出新的解說,孔子理論如何和改革的中國有關。接著是展開了一場活力十足的辯論,關於一些模糊的亞洲價值怎樣可以取代西方的基督教思想。在這場辯論中,對於胡錦濤我們可以肯定說的,他只是致力尋求一個中國獨特的現代化方式。然而那些較為挑剔的人,在胡的話語中只是看到胡極力維護中共的利益,以及中共轉頭便忘記它的莊嚴承諾的傳統。人們批判胡的講話是放空炮,他在講辭中最常用的關鍵字眼 -- 和諧及科學發展 -- 不是被當作耳邊風,便是成為挖苦對象。

   不改革便死亡 -- 三十年的開放

   事實上,以胡為核心 (雖然在中文中,這個稱謂從未出現) 的景觀在他一年後的 (2008年12月18日) 紀念改革開放三十週年的講話中可見端倪。他那時的講話的主要目的是透過與1978年12月開始的改革接軌而顯示有關政策的正統性。他在講話一開頭便特別提到在以往幾十年中阻礙黨的現代化進程中的左傾作為﹕“在鄧小平同志領導下和其他老一輩革命家支持下,党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全面認真糾正‘文化大革命’中及其以前的‘左’傾錯誤,堅決批判了‘兩個凡是’的錯誤方針,充分肯定了必須完整、準確地掌握毛澤東思想的科學體系,高度評價了關于真理標准問題的討論,確定了解放思想、開動腦筋、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指導方針,果斷停止使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口號,作出了把黨和國家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

   他接著指出,現在的重點是﹕“沿著馬克思主義的正確路線,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把國家現代化,讓人民富起來。”在過去三十年,中國最重大的變遷是從計劃經濟轉到市場經濟。這是一個偉大的歷史變化。

   胡錦濤指出,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四個最大的經濟體,(以當年而論) 它的國民所得總值從1978年開始每年增加百分之9.8。這個變化證明了“在奮力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過程中,人民成為了他們住所的主人,因而得到了更好的保障。”更為重要的,全國各族人民、所有宗教群體、所有社會階級,以及世界各地的愛國同胞,都應該保持和諧關係。

   正如他在第十七次黨代表大會所作的講話一樣,胡強調“黨的第十一屆三中全會給人的深刻感受是絕對正確的﹕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源自黨和全國各族人民的團結。”正如在2007年一樣,這有意識形態的基礎,這基礎讓所有在胡執政時期所產生的新群體有一致的社會信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個理論,”他宣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近期的成功例子。它是黨的政治和精神最珍貴的財富,以及全體人民達致團結的共同思想基礎。”(57)

(2017/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