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金光鸿文集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金光鸿
   
   

   前言
   
   这篇文章是一年前写的,今天整理文件夹发现了,觉得还可以拿得出来与读者分享,略加修订,加个前言,发了吧。
   
   不过,值得说明的是,我现在不主修二胡,我现在主修箫了。箫声圆润、清韵、悠长,穿透力很强,声音可传很远,如泣如诉,且不伤人,我认为亦可称乐中君子(另一乐中君子是古琴),我一学会就喜欢上了。
   
   最辉煌的时候是有一天,在公园吹箫,天黑了也没发现,换曲的时候,忽然周围很多汽车亮起了车灯,给我照明,我才发现,原来很多老外在听我吹箫。
   
   另有一次,吹得入神,换曲时,猛一回头,发现一少妇,体型很丰满,凹凸有致,好像是中国人,在我身后伴舞,还有两个美国女人,大概是中南美洲的,坐在一铝凳上听我吹。说有人听我吹曲,这不少见;但说有人伴舞,就少见了。这就是我,要换了别人,一定会大惊小怪的。但见我处变不惊,不动声色,用英文轻声打个招呼。只见那少妇冲我笑笑,摆个姿势,口中念念有词,用中文说“仙人指路”,我看了,大概就是那姿势,冲她笑笑,继续吹。吹完一曲,再回头一看,一个人影也没有了。心想,是哪路神仙,该不会是师父弄来的吧,来无影,去无踪……
   
   还有一次,我在一家商店门口吹箫打发时间,吹了一会,一个美国男孩过来给我一美金,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我还是收下了他的钱,向他道谢。回来一琢磨,他可能认为我是“街头音乐家”吧。谷歌了一下“Street Musician”(街头音乐家),没想到,这里有一个广阔的世界:据说,街头音乐家到街头表演,一则是为了磨炼技艺,二则挣点零花钱。我正发愁将来环游北美,汽油费,旅馆费和生活费什么的,没着落呢,这下可好,什么都有了。
   
   ……
   
   还有啊,有人看了我这篇文章是不是会有什么想法,我不好说,其实,我写文章都是借题发挥而已,我这人就是摇滚歌星崔健《假行僧》里唱的那种人,这是我年轻时最喜欢的一首歌,感觉这歌太深奥了,只有崔哥能解其中味,不过,我唱的是我的味,所谓“六经注我,我注六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 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有这所有的所有, 但没有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看到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不过,个人觉得,这歌更适合李洪志先生唱,我唱,浪费了。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星期四晚上7:41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二晚上10:24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星期二下午5:16第二次修订
   
   正文
   
   某,前中国大陆律师,闲居北美两载有余,不蓄妻室,不事产业,专一游手好闲,东村沽酒,西村买牛,寄情于音律兮放形骸于山水,赏古今围棋名局,每日与人捉对厮杀于联众桥牌网,练功习武健身是我的主课,从一九八七年以来,从未间断(只是偶尔中断过一年,时间大概是一九九五年)。二零一零年前,习陈氏太极为主,二零一零年后,改炼法轮功。
   
   目前主修二胡,辅修笛子与吉他,口风琴音色不能随人,故只作调音试曲用,但这是我目前玩得最好的乐器了,但指法和气息仍有相当大的提高空间;葫芦丝能吹一点点,果是音色特别,但运气方法与笛箫有冲突,暂时闲置在一边。准备修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古琴、琵琶、鼓、箫,古筝我嫌它弦太多,且音过于张扬,就不学了吧。书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学,但笔和墨已经买好了。
   
   虽胸藏韬略,腹有珠玑,奈无所用于世,只好逐日侍弄些文字打发时间。
   
   《易》云:初九潜龙勿用,此之谓乎?
   
   最苦恼的事是:中馈乏人,弄得一大老爷们只好天天给自己掌勺,天天侍候自己吃喝。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孟子曰:君子远疱厨。圣人要求太高,跟不上,孔子高徒颜渊“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都跟不上,就不用说我等后学了,只好退而求其次,追随亚圣好了,关键是追随亚圣是要有条件的,那就是要有人给你主疱厨之事。
   
   据说,孟子老婆在卧房里,大概坐姿很不雅观,恰好被孟子看见,很不高兴,认为这老婆太没坐相,就跟那个以“断机杼,择邻处”而流芳的孟母说,娘啊,我这老婆也太没坐相了,我想休了她。
   
   到底是贤母,孟母调查核实情况后,正色说,儿啊,这不是你老婆的错,是你的错,岂不闻“将上堂,声必扬”吗?就说你要进卧房也好,进客厅也好,人还没到,声音要先到,咳嗽一声也行,雅一点哼一支曲子也行,大概是这样,意思是好给屋里的女人一点时间整理仪容。
   
   看来这孟子对老婆的要求不比我低,还好,我也从孟母这里学了一招。
   
   我这里与两对夫妇合租,这两对夫妇,一对属美国的蓝领阶层,用中国话不好听,叫“小人”,另一对介于蓝领和白领之间,与他们共用一个餐厅和厨房,多少有些不方便。
   
   从前,我只要听见厨房有人,我肚子再饿也不出去,一定要等到餐厅悄无声息了,才出去就餐。后来,我也学会“未上堂,声先扬”了,有段时间天天唱“轮回转世几千年”(歌名《梦醒》),后来改唱“沧海一声笑”了,最近索性放开了,管他有人没人,也不搞“未上堂,声先扬”那一套,饿了就去找东西吃,有次因为影响人“发正念”,结果大吵一顿。
   
   凡事有因有果,可能是我每次肚子饿了打算要出去吃饭的时候,一看是发正念时间,怕影响同修发正念,只好等过了时间再出去,师父找麻烦来了:什么影响不影响,吃饭为大,不是说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吗?别人吃饭影响你发正念,不是你自己心不静吗?
   
   这个问题说明,有些同修只知道侍奉师父,却不知道侍奉同修和众生,师父说在发正念时间发正念,同修不想在这个时间发正念,想干别的,他们就不乐意;当然,同修也不乐意别人干涉他的个人自由的,于是争吵就发生了。
   
   后来还发生了一系列的矛盾,以致弄到本律师被强行驱逐出那个出租屋,其实都是因为观念问题引起的,还是跟上面那个问题是同样的,即:房屋管理员一心只想侍奉房东,却忽略作为房客的我们的权利和利益,还有尊严。我本人呢,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自己的同胞和同修较真,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呆不了就离开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现在中国,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只知道巴结、奉迎、讨好上司和权贵,而忽略作为普通人的同事、朋友、乃至亲人的权利、利益和尊严,即使他们在帮人的时候也是如此,很少有例外的。
   
   读者也许会问,为什么不试着沟通呢?
   
   试过多次,都是武断、刚愎得不行,一副真理在握的样子,说什么都不用分辨,解释半天,对方听得似懂非懂,完全不是心领神会的样子,骄傲的中国人的通病--当然,也可能是另有原因,请看下文。
   
   什么原因呢?
   
   请看《论语 卫灵公》的一段记载便知。
   
   子曰:道不同,不相与为谋。
   
   如何不同?
   
   一般而言,君子谋道,小人谋食。
   
   即君子专注于探索每一事,每一个现象背后所蕴含的“道”理,务使自己的所思所行建立在一定的正确的、合理的“道”理基础上;小人关注的无非是这一事和现象的本身,而不知其背后之理或不愿意、不能探索背后之理,所思所想所行无非是饮食男女本身。
   
   所以,《论语》上对君子和小人这两类人“学道”(修炼)以后的好处,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就说君子和小人都可以“学道”,就是修炼,君子学了道,修炼以后就会知道爱人,不会跟人一般见识;小人呢,学了道,修炼以后,就会听使唤,君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问那么多。
   
   为什么?
   
   因为你不知道君子是读了多少书,有多少人生阅历,又是思考了多久,才作出那个决定的。
   
   而且君子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要问神的,孔子不是“入太庙,每事问”吗?孔子到太庙每事问,问谁呢?当然是问神了。
   
   那是一两句话能跟一个不具备同样学识修养和人生阅历的人把一个道理讲得清楚的?!
   
   我从前经常有一句戏言,就是,当我跟人交流问题,遇到说不清楚时,我就会说,那不是一两句话能跟你讲清楚的,要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我必须给你开一学期的课。
   
   其实就是这样。
   
   而且,即使同样是士君子,知识分子,也存在着一个“隔行如隔山”的问题,所以,知识分子在遇到搞不懂的问题时,也会很谦卑地向同行请教的,更不用说文化程度不高的小人了。所以,我才主张要专家治国。所以,小人在君子面前就是要卑逊。在美国都是这样。我在网上曾经读到美国白领妇女嫁了蓝领男人的,谈婚姻感受,说她们的蓝领丈夫最大的优点就是卑逊。
   
   毛魔头闹共产革命,解放了工农,解放了妇女,结果弄得现在在中国大陆,小人阶层和妇女都不卑逊,君子无用武之地,所以,大多潜隐于野。
   
   而且,看来,孔子那个时代也出现了这个情况,因为,孔子这句话说的是君子和小人学了道以后的情况,那没学道呢?可想而知,不是说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吗?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在美国遇到的这个事,还不完全是君子小人的区别造成的。我经常在心里戏说,我跟北美这班朋友在一起,享受的是家人待遇。
   
   什么叫家人待遇?各位中国大陆读者朋友只要想想你们一家人在一起是什么情形,就知道了。
   
   拿我们家来说,是这样的:我们爷父子,兄弟在一起,商量问题基本不是吵架,就是骂人,一言不合,就吵翻了天。打从我记事时起,我记得一家人就没在一起好好说过话,都是下命令,骂人,说也是老的说,小的听;大的说,小的听,还不许质疑……或者老的说,小的烦;大的说,小的烦。
   
   现在仍然是这样,以致弄得我很是不敢跟他们接触,联系也越来越少,偶尔打个电话,也仅限于问个好,报个平安,不过我跟我父亲有时也能交流一些看法,父亲是读书人。
   
   在中国,基本上每个家庭甚至整个社会环境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爱你越深的人,骂你骂得越凶,待你越苛刻,越不会顾及你的什么权利啦、尊严啦之类的东西,越不体谅他人的苦衷,民谚有所谓打是亲骂是爱之说;而且谁权威大,谁资格最老,谁就最有发言权,谁说的话就最有份量等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