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非智专栏
·民主选举
·同学
·海 趣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二)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非智
   
    前二天,联邦参议院会议期间,澳洲一族党党魁汉森穿着穆斯林蒙脸长袍进入议会大厅,引起很大争议。


    汉森及一些支持者提出为公共安全考虑,要在澳洲公开场合禁止穆斯林穿戴蒙面长袍,她认为穆斯林的如此着装,不仅有令恐怖分子借此实施恐怖行为外,也是一种不符合澳洲文化文明及现代生活的行为。当然,汉森在参议院的行为遭到工党及绿党的嘲笑和攻击,在网上也遭受众多批评,但不能否认,这位一族党参议员的行为举止,再一次在澳洲引起众多不同意见的争论。
    目前,在世界各国和地区,禁止在公共场合穿蒙面长袍的国家有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德国、荷兰、俄罗斯、突尼斯等国家,在中国的新疆乌鲁木齐也立法禁止蒙面长袍在公共场合的出现。在这些国家及地区,禁止蒙面长袍出现的法规已被民众接受,说明了这种蒙面长袍有可能给恐怖分子提供便利,同时也说明了民众对于这种穿着在公众场合出现,实在是感到不舒服不适应,应该给予禁止。
    从广义上说,穿着是个人的事,我愿怎样穿,是我的自由,任何人都无权干涉,政府更不应该对民众规定该怎样穿着。只有到了意识形态或宗教观念占支配地位时,才有了什么该穿什么不该穿的问题。记得文革期间,有些地区政府是不允许市民穿牛仔裤或喇叭裤的,认为这样的穿着是“资产阶级行为”,这是从意识形态上的禁止;基督教国家,也曾禁止基督徒女子穿过于暴露的服装,认为这是对宗教的敬重。我们还记得美国总统川普的妻女在觐见教皇时,穿着暗色衣服,一身淑女装,全没了日常的靓丽,这全因为教庭规定,及教皇的要求。可见,在什么场合,在什么情况下怎样穿着,是一件大事,并不单是个人意愿就行。虽然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在大庭广众下,民主政府没有明文规定该穿什么,不该穿什么,不过,一旦涉及因穿着而影响公众利益,人们就不得不认真考虑是否允许了。
    简单地说,在一些国家或地区是明文禁止市民们的不符合社会礼仪的服装的,比如在穆斯林国家,就限制妇女穿三点式服装在公共场合,甚至连游泳池海滩都不允许。五十年代的阿富汗和七十年代的伊朗,妇女是被允许西方式的穿着,但当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上台后,就严格限制妇女穿着,政府规定,妇女必须按伊斯兰教规包头穿严实的衣服,不得轻易显露女性特征。其实,这种限制,是对女性的一种歧视,是将女性划归到二等公民的地位。从此,在这些穆斯林国家里,妇女的穿着就失去色彩,失去个性,便也因此妇女被社会边缘化,男性主宰社会就已成事实。当这些穆斯林国家颁布这些非人性的规定,对妇女的着装大加限制,我们却很少听到西方国家的民众有什么异议,甚至西方政府似乎也认为这是他国内政事务,不得干涉。也许是西方民主政体的宽容,对于一些在西方国家所出现实际上反人类行为予以容忍,便因此认为这是保护人权。不过,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认为,当穆斯林在穿着上对其女性歧视性地限制,我们也必须予以认可和接受?是否当穆斯林女性被宗教观念所迫压,而必须穿蒙脸长袍将身体遮掩得严严实实,不令其显现任何女性特征和女性美,我们也得接受并认为是一种个人自由?
    在公共场合穿蒙脸长袍不仅涉及公共安全问题,实际上也涉及怎样保护女性,怎样让女性在文化上习俗上同整个社会融为一体的问题。尽管我们知道,穆斯林女性穿着有着其宗教上的讲究,而且,据说,全身从头到脚地包裹起来的蒙脸长袍,或称为“布卡”,是穆斯林最严格、最庄严的服装。塔利班武装统治阿富汗时期,就下令阿富汗妇女必须穿这种布卡服装才能外出,可见,这种穿着是一种极端宗教势力对穆斯林妇女的迫害,并不是真正的一种民族服装,也谈不上什么风俗传统应给予尊重。记得在伊朗、科索沃等穆斯林国家地区,曾有妇女起来抗议伊斯兰政府强迫妇女穿布卡等穆斯林服装,在穆斯林国家的妇女尚且反对被强制要求着装,更何况在西方民主国家,更应该起来反对这种非人性化的服饰。其实,穆斯林服饰除了布卡从头到脸到脚蒙盖外,那种仅戴头盖穿长袍的服饰并没有令人有特别不舒服的感觉。试想,如果一个人同你面对面交流时把脸遮住,只露出二个眼睛,或者连眼睛都不露出来,你感到舒服吗?在我们的概念中,蒙头盖脸者多是抢劫和偷盗外,谁在日常生活中蒙头盖脸的?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民众对穆斯林蒙脸长袍服饰在公共场合出现,已有着更强烈的抗议,不仅因为这有关公共安全,而且也因为这样的着装实际上也是对其它人的不尊重。我感受最深的是曾在公共游泳池时见到穆斯林女子穿着长袍下到泳池,当时就感到极为不舒服。洁净的水清澈见底,却被不知沾染了多少灰尘的长袍给弄脏,一身长袍在泳池里晃来晃去,这对于只穿着短裤的我,实际上是不公道,对于穿着合适的泳装的男男女女也是不公道的。目前,在法国已严禁任何人穿着裹着全身的衣服进泳池或在海滩游泳,而且将会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实施这样规定。
    因为对少数人的过分照顾而损害或影响大多数人利益,我觉得这样的照顾实际上是不公平不公道的。一个民主的国家,更多的是应该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不是仅仅为照顾少数人的利益而宣扬所谓的人权,这其中就包括同性恋婚姻合理的推行。既然西方多数国家对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等类的蒙脸长袍予以禁止,便也道出了应该禁止的理由。
   
    我不反穆斯林,也历来提倡宗教自由,对汉森对穆斯林宗教的种种攻击和刁难并不赞同,甚至对她的种种丑陋行为极为鄙视。但是,对于有关在公共场合禁穿布卡之类的长袍的倡议,我是赞同的,即便目前还不能在公共场合禁穿布卡,至少在公共游泳池应该禁止穿长袍下泳池,这不单为公共安全着想,更是为公共卫生考虑,我相信,多数的读者会赞同我的这个观点。
    宗教自由,人权自由,少数人的利益,从总体上是不应该影响大多数人的权利和生活,如果一味强调“政治正确”而过多顾及少数人的利益,我想,终有一天,这个地球、这社会将陷于少数人绑架大多数人的状况,到时,任何少数人的陋习和不符合社会规范的行为,都将成为人人所必须容忍和接受的社会行为,我们祖先所反对和禁止的非人性的行为,也将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或被立法保护起来,我再想,如果这真的成为一种事实后,到那时,正常生活的人们或许有可能就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一群“弱势群体”了。
   
   
   2017年8月20日
(2017/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