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藏人主张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澳洲)安樂業
   
   


   歷史背景
   
     眾所周知,拉薩和北京於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三日簽署所謂「十七條和平協議」,但到了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八日,中共政府公開宣佈取代西藏政府。同年四月十八日,十四世達賴喇嘛代表西藏流亡政府宣佈不承認「十七條協議」,並聲明「十七條協議」是在壓力下中國和西藏之間簽訂的,其中沒有命名西藏社會制度,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大言不慚地向西藏政府承諾──「四,對於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中央亦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拉薩發生藏人抗暴大起義之後,中共政府借機來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讓人感到不合乎邏輯。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的所謂「關於西藏問題決議」中第一次公開提出,「西藏現在的社會制度是一種極其落後的農奴制度,農奴主對於勞動人民的剝削、壓迫、殘害的殘酷程度是世界上少有的,甚至那些口口聲聲『同情』西藏叛匪的人,也說不出他們為什麼硬要熱心於支持這種落後制度的理由。西藏人民久已堅決要求改革自己的社會制度,許多上中層開明人士也認識到,如不改革,西藏民族斷無繁榮昌盛的可能。……」由此可見,中共對待西藏制度的態度前後不一,又沒有說明為何前九年(一九五一──一九五九)支持這種制度的確切理由,明顯地違反了常理,且有鬥爭的需要而改變宣傳策略的嫌疑,假借「解放」之名,行「殖民」之實。
   
     西藏是農奴制度嗎?
   
     從歷史本身上看,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之前,大部分亞洲國家的制度停留於落後的狀態,西藏作為亞洲的一部分也不例外,但是,西藏也和其他地方一樣具備逐步改革社會弊端的潛能。
   
     當時,西藏社會制度有兩大弊端,「政教合一」和特權階級所發放的高利貸泛濫。但是,這個現象是否「農奴制度」仍有商榷之處,連毛澤東都說過,「我看西藏是個農奴制度,就是我們春秋戰國時代那個莊園制度,奴隸不是奴隸,自由農民不是自由農民,是介於這兩者之間的一種農奴制度」。中共在解釋所謂「西藏農奴制度」時,中文裡做了很多手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所謂「農奴階層」全都是藏文音譯,如「差巴」、「堆窮」、「郎生」等。為何這些名詞不敢「意譯」?其實,藏語中的「差巴」(khral-wa)是「納稅人」,「堆窮」(dud-chuh)是「小戶農工」,「郎生」(nah-zan)是「家裡僱工」,他們有機會成為管家或代理貴族。藏文中「奴隸」叫「優波」(gyog-po),因此,從讀音中可以辨別出以上階層中沒有「奴隸」一詞。
   
     西藏的前世今生
   
     據中共調查資料,「一九五九年以前,噶廈系統共有貴族一百九十七戶,其中大貴族二十五戶,中等貴族二十六戶,小貴族一百四十六戶。……農奴由『差巴』、『堆窮』等階層組成。佔農奴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差巴』,是給農奴主支差的人。『堆窮』約佔農奴的百分之三十至四十。『朗生』,意為『家裡養的』,是奴隸,佔西藏總人口的百分之五。」由此可見,納稅人和農工佔西藏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左右,只有「家裡僱工」佔百分之五。
   
     從社會階層的比例上很難給西藏社會貼上「農奴制度」的標簽,苛捐雜費和高利貸橫行是一種尋求利潤的經濟掠奪行為,利益集團借著僱傭或勞動的手段以生產工具創造利潤,其實施過程中發生的過激行為和不合理的地方,與社會普遍處於落後狀態有直接關係。但是,比起中共對全中國實行的「無人身自由,無生活資料,無償勞役」的所謂「人民公社」制度,則以往整個西藏社會生活處於相對不錯的狀態,至少有吃的,沒有發生過饑荒。再比如,西藏的賦稅類似土地稅,交多少稅由納稅人(中共稱「農奴」)能從領主手上分到多少生產資料(土地、耕畜)來決定,剩餘的作物統統歸自己所有,一些差地較多的納稅人其實家庭條件相當不錯。
   
     藏東(康區和安多)牧區的富裕人家,一般在夏季僱傭擠奶的女人,而且,三個月擠奶的費用為一頭母牛。如果僱傭剃羊毛的男人,工時大約兩天或三天,費用為一隻大公羊。其餘,長期僱傭放牧人的費用更好,至少一年有幾十隻羊或幾頭牛。這些僱傭者叫「拉巴」(gla-wa),意即有償僱工。因此,這種社會現象幾乎與當今社會沒有多少區別,也許某些方面更好。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所謂「西藏自治區」的富裕藏人甚至被劃到「中農、富農」之列,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共政府才反應過來這種劃分否定了自己對藏人社會制度的主張,因此,發文宣佈「『民主改革前的舊西藏是個封建農奴社會,不存在富農經濟和富農階級』,要求『全區糾正劃分富農(牧)錯誤』。」
   
   摘自:2017年8月號 爭鳴總478期
(2017/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