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所谓巴黎公社原则,总原则是:“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而是必须打碎和摧毁现成的国家机器。打碎和摧毁现成的国家机器之后,工人阶级怎样管理国家?恩格斯在为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中说:

   “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种现象在至今所有的国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公社采取了两个正确的办法。第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第二,它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马恩选集》第2卷335页)。

   这两个办法,堪称巴黎公社两条子原则:一是实行普选制,一是公务员低薪制。

   两种制度充分体现了马家民粹主义的本色---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法官、审判官、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都交给普选出来的人担任,而且可以随时撤换。由民意决定司法和教育,工农兵管司法,办教育,这不是民主,而是民粹,或者称为民粹主义的民主。

   如此“民主”,最容易导致负教育和逆淘汰,轻则政府形同虚设,出现“庶民之祸”和“多数人的暴政”;重则被极权主义利用,暴民与暴君相反相成。

   这种“民主”形式,在文革中就有所实践。《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规定“必须实行全面的选举制”。此文件号称文革宪法16条,第九条规定:

   “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的成员和文化革命代表大会的代表的产生,要象巴黎公社那样,必须实行全面的选举制。候选名单要由革命群众充分酝酿提出来,再经过群众反复讨论后进行选举。”

   这种“民主”形式,不仅与仁本主义的王道政治格格不入,与自由主义的民主政治也方枘圆凿。民主制度下,领导人选举产生,其它“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则不能普选。民意虽然在领导人选举方面具有决定性,在行政及教育工作中则仅供参考。民众可以自由表达意见提出建议,但无权拍板决定。

   或说:“在马克思那里,无产阶级专政只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一个暂短的过渡,他盛赞的巴黎公社原则,公社的管理人员是要选举产生的。然而,后世的门徒却把专政无限期延长,而且都不搞选举。”

   东海曰:在马主义、唯物论、阶级论、党主制、公有制等文化和制度框架下,最高权力是不可能重新拿出来普选的。鲜肉落进了代表“无产阶级”的肉食性恐龙嘴里,还有可能被吐出来吗?退一万步讲,即使重新普选,也非国家之福,只会乱象更甚,一不小心就会四分五裂,陷入军阀割据和诸侯内战。

   至于“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这种平等主义、平均主义的做法,或许可以暂时满足民众仇富、仇官的心理需求,实际上流弊极大,必然导致官员素质和政治品质越来越低,受罪的还是民众。2017-8-18余东海

(2017/08/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