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一读书好,关键在读好书。如果读的是问题书,邪书毒书,又没有经学修养,那就难免成为问题人甚至邪教徒。严锋《不必读书》提出了一份“我心目中不必读的书的清单”,共有九种:

   绝大多数的中国古典小说,绝大多数的从“五四”到1949年的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绝大多数从1949年到1976年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绝大多数的当代中国人写的历史小说,绝大多数的西方通俗小说,所有名著的续书,很多经典的哲学著作,所有的阴谋论类书。

   很认同。不过,严锋所列,虽非佳作,未必有毒。东海特此补充一种不必读的书,即反儒派、蒙启派的著作。这两种人的书全部是劣品,多数是毒品,读之容易中毒,不仅无价值、浪费时间精力而已。

   懂儒者必不反儒,反儒派必不懂儒,必无经学修养,这是一个铁律。五四至今,所有反儒派,没有一个真正懂儒的。其中多数没有读过儒经,读不懂;少数读过,如鲁迅、胡适辈,但浮皮潦草,浅尝辄止,读而不通。可耻的是,反儒派都喜欢摆出一副饱读儒经的样子,动辄引经据典夸夸其谈,无非寻章摘句浮皮潦草。

   蒙启派可分为北派和西派,北派极邪,西派略正,而胡适又是西派中比较优秀而有学问者,可对中华文化,同样是门外汉,喜欢胡说。多年前略翻过《中国哲学史》、《说儒》二书,见识肤浅,思想混乱,错漏百出,满纸荒唐,从此对此君不再正眼相看。众多胡适崇拜者受他连累,也被我瞧不起了,赫赫。

   蒙启派的教育思想问题严重。蔡元培“废除读经”的改革措施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至今饱受赞美,其实大错特错。前者残废了中华精神和民族命脉,后者纵容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马列主义等邪说的泛滥。

   蔡氏提倡学术民主,主张不论什么学派,只要持之有故,言之有理,就应允许其存在;不同主张的教员,无分新旧,应允许其自由讲学,让学生自由进行鉴别和选择。(《顾颉刚:蔡元培先生、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这样做,貌似自由包容,尊重学生,其实不负责任,有违师道。

   “学术民主”纯属民粹主义话语。学术领域无民主可言,是非对错与民意无关,与人数多少、势力大小无关。涉及立场、三观和大是大非问题,只有“博学审问慎思”之后,才能获得“明辨”功夫,打开择法之眼,此非一般学生所能也。

   针对各种歪理邪说,学校不负把关的责任,教授不尽解惑的天职,任凭学生自由选择,岂非将学生当做实验的小白鼠?可惜蔡氏流毒至今深重。不仅蒙启派,不少儒家学者也误以为,学校就应该是自由的思想市场。

   蒙启派中,北派最邪,北学尤毒。美国某杂志评选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其中,北派、北学著作就占了三本(书名略)。故对于某一历史阶段的人来说,“知识越多有反动论”确实成立,因为它们所学的著作充满道德知识错误和价值标准颠倒,难免越学习越无知,越实践越反动。

   北学高踞宪位,必然毒化政治社会,毒化思想学术,毒化世道人心,毒化它势力范围内一切。其指导出来的一切,包括制度法律文章书籍,都是毒物。马邦之人物化、异化、非人化现象特别严重,马邦之书普遍不能读,根本原因在此。

   遗憾地是,多数异议人士在批判制度和社会的时候避开了北学。如果是出于个人利弊安危考虑,不敢妄议,可以理解;如果认为北学是好经,只是被念歪了,那就太愚昧了。北学已成为政治社会正常化的最大障碍。北学之下一切良制良法都不可能,礼制德治固不可能,民主法治也不可能。

   代表自己再次表个态:对于马克思主义儒家化的问题,儒家的态度是:儒家是儒家,马家是马家,两家立场观点方法都存在原则区别,但我们非常欢迎马家知错必改,向孔子靠拢和逐步归儒。这是马家的最佳出路。

   二有不必读、不宜读的书,自有值得读和必须读的书。值得读的姑不论,必须读的书,一言以蔽之,儒家经典耳。

   儒家经典,以四书五经为主,为正。每一本经的最大特征,可以分别用一个字来概括:《论语》仁,《孟子》义,《大学》大,《中庸》中;《诗》正,《书》敬,《礼》礼,《乐》乐,《易》易,《春秋》王。九个字又是相通相辅相成的,说其中一个字,可以通达其余八个,其中仁字可以全面涵盖其它八个字。儒学即仁学,仁本主义学说,最好的人格主义、人道主义学说。不仅是民族精神之源泉,也是人格人道之根本。

   儒家思想,高度中正;儒家原则,高度普适。人人皆应该读儒经,中国人更应该读,圣贤君子则必须读。

   拟写《中国百位思想家》,他们的书都值得一读。其中中国十大思想家,依重要性排序如下:

   孔子:儒家大宗师,集大成者,中华文化最高代表。经典:五经、《孝经》和《论语》、《大学》、《中庸》;孟子:孔子之外儒家最重要、最有代表性者,经典:《孟子》;董仲舒:儒家外王学大师。典籍:《春秋繁露》;朱熹:理学集大成者。代表作:《四书章句集注》;王阳明:心学集大成者。代表作:《大学问》、《传习录》;熊十力:融摄佛道和西学,归宗于儒,新儒家集大成者。代表作:《新唯识论》;管子:齐法家理论家和实践者。典籍:《管子》;荀子:儒门外道,礼学大师。典籍:《荀子》;慧能:禅宗六祖,佛教中国化代表人物。典籍:《六祖坛经》;老子:道家宗师。典籍:《老子》。

   在精读孔孟经典之后,其他八人的著作也值得熟读。特说明三点:其一、孔子弟子门生,如曾子、子思子等;典籍在尚书和五经的思想家如伊尹、姬旦(周公)、箕子等,虽思想性和重要性并不亚于董仲舒、朱熹等,皆由孔子代表之,故不列入十大。

   其二、论思想之正确性、正义性和重要性,老子不仅难以望尘孔子,亦逊色于管子荀子慧能,但作为道家第一代表,宜列入十大。学礼与学道有别。孔子推重老子或学礼于老子,并不意味着认同老子的道,更不意味着老子的道高于孔子。儒道两家的区别非常明显。关此,我在《儒家法眼》一书中有深入阐说。

   其三、或谓《道德经》为万经之王。非也,《老子》一书,虽于道有得,得之不全,其言多偏。东海在《儒家法眼》一书中对之有深入揭批。《易经》(《周易》)才抓住了宇宙生命本质之全体,“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远则不御,以言乎迩则静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这才不愧为经中之经、众经之王。

   相比孔孟,老庄也好,管晏也好,荀子也好,都属于第二流人物。杨墨四流以外,商韩则根本不入流。庄子管子晏字荀子们的书,可以读,非专业研究人员,不必熟读。杨墨没有专书留下,可以勿论;商韩则是剧毒品,在“不惑”之前不宜读亦不必读。

   三最后几句话话写给有志于写作、著书的人。

   写作意义大小取决于作品价值,衡量作品价值高低正负的是两个字:真正。真是真情,真实,真相;正是正义,正理,正道。如果事实不真,思想不正,影响越大危害越大,获奖越多作孽越多。五四至今无数知识分子,妄言妄语,大伪大邪,沦为文字垃圾和思想毒品制造者,恶果累累。

   乱写文章乱著书,写坏文章著坏书,最容易误导社会和政治。这种知识分子可谓负文化人:让人异化、物化、恶化、非人化,故著作越丰,影响越广,危害越大,罪孽越深重。在所有群体中,五四之前,文化群体德智最优;五四之后,文化群体德智最劣。

   祸从口出,至理真言。有时语言文字所造之业重于杀人。孔子说,杀人之罪止于其身,一般不会连累子孙;“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诬蔑文武诋毁圣贤,其罪孽会影响到第四代,会恶化重孙子的命运--如果还有机会传承到第四代的话。乱说话乱写文章者,往往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造下了多大的孽。慎之哉!2017-8-6首发于儒家网

(2017/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