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东方安澜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

   大概13年早春,我在靖江出差,网传,王全璋律师因为替某某功辩护,被拽出法庭并被拘押,在要离开靖江时,全璋因为网络的呼吁,提早放出来。在顾志坚的引荐下,我见到了王全璋律师。全璋律师温文尔雅、玉树俊朗、纤秾有度、吉人天相。像一位穿越古代走过来的谦谦君子。

   全璋律师被失踪已有二年半了,杳无音讯。李文足一直为丈夫奔走呼号,让我佩服。我佩服李文足长期坚持不懈的奔走,用各种方法寻找丈夫。夫妻之间没有真挚的感情是很难做到的。即使有真挚的感情,也很容易被拖跨,拖疲,最后被瓦解意志。失去抗争的勇气与韧性。我们知道,堡垒容易从内部攻破。这个,对于有司来说,是老手。运用纯熟。

   这次,利用陈有西介入王全璋案,我相信,李文足和家人之间肯定有不同意见。利用亲情,瓦解斗志,他们的卑劣和狡猾,还不仅至于此。接下来我们还会看到一个接一个的招数。陈有西是什么人,陈有西是线人,他介入的案子有好结果,骗鬼。刘尔目在微信上说,“李文足这婆娘别闹了,为今之计王全璋能出来则出来”。是的,我承认,王全璋在里面受的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特别是刘无敌的遇难,更增加了王全璋出来的紧迫感。我承认适度的妥协乃至投降是必要的,这无损于王全璋的形象。从内心里,我支持刘尔目的意见,但我无法为刘尔目点赞。

   道理其实很简单。李文足经过长期抗争,对王全璋案的感觉和体会,比旁人更深刻。有司对内,不会无缘无故释放利好的消息。有司的精准打击,什么时候放什么风声,都是有拿捏的。经过了二年半奔波,这时候冒出陈有西来圆场,其真实意图,李文足最清楚。况且,以陈有西来介入,你能信陈有西几成。不要忘了,陈有西的夏俊峰案,就是前车之鉴。当时许多人以为夏俊峰案有了转圜,结果呢!问题不在于陈有西,而在于陈有西背后信用已经丧失殆尽了。尽管我为王全璋系狱感到难过,也知道在狱中,度日如年,但我不得不支持李文足理性的选择。《圣经》告诉我们,跟魔鬼是无法达成契约的,怪就怪我们置身于中世纪这个最坏的时代。

   王全璋进去以后,至今无声无息,不知是不是被视为“死硬派”。维吾尔谚语说,石头不能割肉,但能磨快刀子。与王全璋的一面,我看到一位君子;王全璋系狱的二年半,我看到了一位义士;义士受难,荣耀归于上帝,上帝与我们同在!知夫莫若妻,李文足《声名》,义正词严、态度决绝,完全是义无反顾的架势,这是理想的勇气,是黑暗时代里精神的发光者。有司一放风,李文足肯定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私下里,亲人之间也一定存在争执;李文足还要面对网友的指责或劝说;众多矛盾纠结在一起,男人也一下子很难化解,“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安而事还乱”,这些,都会化作夜半无人时的痛和泪。李文足以一介女流之身,树立了这个时代的女性典范。

                             2017年8月30日

(2017/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