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陈泱潮文集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ZT习近平取消“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没人敢说?(视频)
●對習近平警钟长鸣
·与习近平谈:从“央视姓党”看国贼的反动性及其罪恶
·这五张图非常值得习近平好好反思、好好悔改!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林昭
·ZT发现林昭的死刑判决书(图)
●遇羅克
·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杨小凯
·杨小凯最突出的政治思想遗产---- 一悼杨小凯先生
·36年来专制扼杀思想,中国已来到何处 ---- 二悼杨小凯先生
·就当今中国向何处去,谈杨小凯最重要的政治思想遗产---- 三悼杨小凯先生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韦石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一:近14年来陈泱潮文集发表文章时间记录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二:陈泱潮文集每篇文章点击率记录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牟傳珩
·悲夫!牟傳珩一代人傑爲國爲民為真理獻身的悲慘遭遇!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岂是印度莫迪所能夺得去的!


   陈泱潮
   
   2017-8-29凌晨

佛教大本营命定在中国。指示方向的佛祖指骨舍利,落脚在中国扶风法门寺,已经昭告了这一点。佛祖接班人弥勒注定下生在中国,也早已经由释迦牟尼大弟子迦叶尊者携带金镂袈裟到云南鸡足山入定至今,等待弥勒下生成佛,代佛祖传授衣钵完成交班使命,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岂是印度莫迪所能夺得去的!

   
    附1:

彌勒菩薩的故事 金縷袈裟


   maplekuo.pixnet、、%A2%88%E8%A3%9F
   
    在釋迦牟尼佛座下的諸大弟子中,要屬彌勒尊者之性格,最是特異獨行,曠達不拘了。在他初生之時,即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身呈紫磨金色,身相莊嚴,令人戀視,不忍捨離。彌勒的母親,在懷他時,原本不良善的本性,竟然一反常態,變的仁慈、溫柔起來,對一切的眾生,悉以愛心照顧,如己兒一般。 曾有相師占卜,知道這是因為肚中嬰兒慈德所感,是以將其取名為彌勒。占師並說此子之福德具足,日後若不出家,必為一國之君。
   
    彌勒的父親,為躲避國王的疑嫉,於是便將彌勒偷偷地送到舅父那邊寄養。時光荏苒,彌勒也長的越發的相好莊嚴,在因緣成熟下,便跟著釋迦牟尼佛出家修行。
   
    有一次,彌勒隨著佛陀行化,回到佛的祖國||迦毘羅衛城,住錫在城南的尼拘盧陀園林中,度化有緣者。
   
    住在皇宮中,撫養世尊長大的姨母摩訶波闍波提,自世尊出家後,心中非常想念他,便親手以金縷絲,織成一件金光晃耀,華麗非常的袈裟。似乎在一針一線的縫製中,往日與世尊相處的快樂時光,又再重現眼前,自己的縷縷思念,也有了寄託。
   
    當摩訶波闍波提,聽到世尊回到了祖國,心中非常激動,立即捧著親手縫製的金縷袈裟,在諸宮女的簇擁下,來到眾僧居住的園林,歡歡喜喜地將金縷袈裟獻給佛陀,但盼佛陀披著此袈裟時,能睹物思人,就如她在遠處思念佛陀一樣。但是,佛陀卻婉言地對她說:
   
    「姨母!您可將此衣,布施給其他的僧眾。」
   
    「世尊!您的母親,我的阿姊,生您七日後,便去世。您的父王將您交付於我,在您尚在襁褓時,我便以我的奶水,將您撫養長大。誰知您卻在婚後,有子罗睺罗後,不告而別,出家學道去了。我因思念您,所以親手一針一線地,縫製此金縷袈裟,天天念念的就盼有朝一日,能為您披上。 誰知您卻叫我把此衣轉施給其他僧眾,叫我怎不哀痛呀!」姨母摩訶波闍波提說到傷心處,不禁啜泣起來。
   
    「我知姨母的一番心意,但是姨母以恩愛心而行布施,所得之福,並不弘廣。若以平等清淨心,布施給其他的僧眾,所得的福報,將是不可思議的。我因為知道這個道理,所以要您這樣做的呀!」佛陀慈悲地向姨母解釋道。
   
    明瞭佛陀的苦心後,姨母便捧著金縷衣,走過一位又一位的比丘面前,但是沒有一位比丘敢取走使用。因為它實在太華麗高貴、耀眼了,而這是為持戒嚴謹的小乘比丘所排斥的。當佛的姨母走到彌勒面前時,彌勒雙手合十,拿起金縷衣,隨即披在身上。
   
    摩訶波闍波提,看到高大莊嚴,具有三十二相的彌勒,披上了她的金縷衣後,更顯得端嚴巍巍,高貴無比,哀傷的眼眸,不禁露出了歡欣、讚歎的神采。
   
    有一天,佛陀自外遊化回來,正巧聽到阿那律在對彌勒尊者,及一位穿珠師,講其宿世因緣果報,佛陀聽了很歡喜,便對大眾說:
   
    「諸比丘!你們在談過去因果之事,現在讓我來講一個未來之事吧:
   
    在五十六億七千萬年之後,這個閻浮提的土地,將變的方整平坦,沒有高低起伏不平的山川、谿壑,土地鋪滿軟草,猶如天衣般的潔淨柔軟。那時候,人民的壽命,將有八萬四千歲,人民的平均身高有八丈,人人相貌端正殊妙,性情柔和善良,人人奉行十善,那時的轉輪聖王名叫穰佉。
   
    在當時,有一婆羅門,生有一子,亦取名叫彌勒,身色紫金,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殊勝。及長,出家學道,將於華林園中的金剛座處,龍華菩提樹下,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廣為眾生轉大法輪,並於龍華樹下三會說法。
   
    彌勒佛第一會說法時,就度化了九十六億的眾生;第二會說法時,度化了九十四億的眾生;第三會說法時,度化了九十二億的眾生。
   
    彌勒佛三會說法所度的眾生,皆是曾在我釋迦教法中,植福的眾生,或於三寶中做了微薄的供養者,或是出家、在家持齋者,或是燒香、供佛、禮拜、問訊者,皆將在此三會中得度。」
   
    在座中的彌勒尊者,聽到佛陀說到這裡,即立起,長跪合掌向佛說:
   
    「世尊!願我就是您所說的那位未來的彌勒尊佛!」
   
    「善哉!彌勒,正如汝所言,你即是當來下生的彌勒佛啊!」佛言。
   
    這時與會大眾,悉皆親眼目睹、親耳聽聞,佛陀授記彌勒,未來成佛,並且佛號依然叫做彌勒。
   
    話雖如此,但是持戒嚴謹的小乘比丘,對彌勒成佛一事,心中存有很大的疑問。有一次,優婆離尊者,就向佛陀請示:
   
    「世尊!在過去的經文中,亦多有記載,說阿逸多將在世尊之後,次當成佛。但是彌勒此人,尚是一介凡夫身,未斷諸漏,今雖出家,但是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佛記此人成佛無疑,此人命終當生何國土?」
   
    「我今向大眾宣布,彌勒菩薩摩訶薩,必當成佛,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之佛道。此人於十二年後,將比我先入涅槃,命終即往生兜率天內院,在那裡教化有緣者。」佛對優婆離說。
   
    時間在弘法佈道中,十二年轉瞬而逝,彌勒果真如佛所言,先佛入涅槃,上升兜率天去了。佛陀與眾弟子等,依然在各國、城市、聚落間,忙於弘法利生之聖業。
   
    隨著度化人數的越來越多,佛陀的年齡也越來越大了。佛陀在要入涅槃的前三個月時,行化到了多子塔。有一次,在說法前,特別分半座,給亦是垂垂老矣的迦葉尊者,並咐囑他說:
   
    「迦葉!吾以正法眼藏,密付於汝,汝當護持。並督促阿難,負責弘化,勿令斷絕。」佛陀並說了一偈:
   
    「法本法無法,
   
    無法法亦法;
   
    今付無法時,
   
    法法何曾法。」而後又再三地叮嚀迦葉尊者:
   
    「迦葉!我把這件金縷袈裟交付於你,你要好好守護,勿令其朽壞。等到彌勒在兜率天,教化眾生四千歲以後,即人間的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於第十之減劫中,彌勒當來人間下生成佛。那個時候,你再親自將此衣,授給彌勒佛啊!」
   
    迦葉恭敬地雙手接受佛陀傳承的信物||金縷袈裟。
   
    佛陀入滅後,迦葉不負佛所託,督促著阿難把佛平日在各處的言教,結集起來,就是今日佛教三寶中的法寶||三藏十二部。
   
    爾後,迦葉尊者進入雞足山(在今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捧著佛陀所託付的金縷袈裟,進入滅盡定。此大定可以保護迦葉尊者的肉身不壞,一直到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當彌勒菩薩下生成佛時,他要再把佛陀的重囑,親自交給紹補釋迦佛位,賢劫中的第五尊佛││彌勒尊佛。
   
    【大正卷四:賢愚經卷十二】
   
   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alt="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width=500>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鸡足山
   
    附2:

佛教:中印竞争的另一个战场


   boxun.com/news/、、ml#.WaTCMuS1tjo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29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佛教:中印竞争的另一个战场
   
    印度佛教圣城菩提迦耶,著名的摩诃菩提寺,传说释迦牟尼当年就是在这儿的菩提树下悟道成佛。
   
    中印军队在洞朗地区对峙了70多天后,终于结束了这场危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事件不会对中印关系起到任何促进作用。相反,它或许标志着,印度将其与中国在经济、外交、地缘政治领域的竞争关系,拓展到了直接的军事对抗关系。
   
    长期以来,中国并没有将印度视作一个竞争对手,但印度却一直视中国为其强国路上的最大障碍。尤其是以莫迪为首的“印度人民党”上台之后,印度开启了一波从各个方面学习中国、遏制中国、超越中国的针对性行动。从尼泊尔、不丹这样的喜马拉雅山缓冲地带,到斯里兰卡、孟加拉这样的南亚后院;从缅甸、越南等东南亚邻居,到西亚、非洲等拥有大量印度移民和劳工的地区;莫迪上任后频繁出访所留下的足迹,无一不彰显出其明确的针对性。
   
    在从硬实力上赶超中国的同时,印度也希望在软实力的较量中胜出。“佛教外交”(Buddhist Diplomacy)便是莫迪政府力图增强印度软实力的一项举措。

印度的佛教外交

   
    2015年9月,印度总理莫迪参加了一场印度教与佛教的对话会议。会议分别在新德里和佛教圣城菩提迦耶(Bodh Gaya)设立了两个会场,其主题是“化解宗教冲突和增强环境意识”。作为会议的首席嘉宾,莫迪在发言中宣布:印度将“领导全亚洲,推广佛教文化遗产。”

佛教:中印竞争的另一个战场

   
    印度总理莫迪参加集体瑜伽活动(2015年6月21日)。他积极向全球推广印度的软实力,瑜伽则被作为代表。 莫迪是瑜伽爱好者,在参加国际活动的时候,他不忘与世界各国的政治领袖们探讨一番练习瑜伽的益处。
   
    正如他所倡导的“国际瑜伽日”或“印度制造”等国家战略一样,莫迪对自己宣布的每一项倡议都会做到身体力行,并甘当首席代言人。那次大会的最后一天,莫迪带领一众参会的代表们,前往菩提迦耶著名的摩诃菩提佛寺(Mahabodhi Temple),坐在传说中佛祖释迦牟尼当年悟道的菩提树下,打坐冥想了20分钟。
   
    印度力图将自己打造成“佛教世界的领袖”,是从更早前就已开始的。2010年,印度国会批准在玄奘曾经求法的那烂陀(Nalanda)佛学院遗址上,重建那烂陀大学,教师和学生都可以来自印度以外的国家。2012年,印度赞助了在缅甸仰光举办的佛教学者会议,当时的印度外长亲自出席,他还参加了仰光一座佛像的开光揭碑仪式,该佛像是早前印度总理访缅时捐赠的。
   
    莫迪上任之后,印度的“佛教外交”更是正式升级为一项国家外交策略。2015年5月,莫迪宣布将释迦牟尼的生日定为印度的全国性假日。随后,他在访问中国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参观了西安的大雁塔,并特意前往密宗祖庭大兴善寺,在供奉“开元三大士”(创立中国佛教密宗的三位印度僧人)的殿中观礼。同年8月,印度政府的文化委员会宣布了一系列推广佛教的会议、讲学等活动,包括前面提到的印度教和佛教的对话会议。印度媒体立刻捕捉到了政府致力于“佛教外交”的新动向,《印度电讯报》(The Telegraph of India)惊呼:“印度有了一个新的文化大使!他就是佛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