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郑恩宠
·奥巴马等国际政要将出席曼德拉葬礼
·上海黄峰平被免职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马连顺律师,1980年警校毕业,任职20年律师后,转业职业律师。中国律师中有各种各样的人才,是改变国人对律师误解大于理解的时候了。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对全国的涉诉信访发表了长篇讲话,表明全国法院今后对信访、上访、访民的态度。国家信访局由律师值班,指出访民们所走弯路,劝访民今后走正路,无论是否对与错?表明了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对信访、上访、访民的态度。
   


    文革后,公民大规模到北京上访并非源于上海,1976年粉碎四人帮,1978年就有大批人到北京要求平反了。1979年,全国有大批人到北京围观民主墙运动,触怒了邓小平。
   
    1999年,列入上海市到北京上访疑难问题是78人。当时我还被请到上海市信访办会议的主席台上,主席台上还有柴俊勇副秘书长、信访办主任、卢湾区区长、卢湾区公安局局长。
   
    从客观角度看,上海访民比其他省市的访民“缩货”多,只是在2003年后,在接受海外采访、翻墙到海外似乎声势大一些;得到律师帮助最大的是上海访民,总体上海访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已经走进死胡同,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被边缘化已是争议不大的问题。
   
   转载来源:博讯网
   
    六旬老律师被律管科长刁难两月无法转所
    (博讯2017年08月23日发表)
   
    作者:施平 历史研究
   
    马连顺,男,60岁,原河南予瑞律师事务所律师。2017年6月16日,马连顺律师拟转入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该所签字同意接收。原所和拟转入均在郑州市,属不同区。但转所手续的办理,却遭到了郑州市中原区司法局律师管理科科长吴倩违法阻拦。
   
    2017年6月19日,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志超与马连顺律师一同去见中原区司法局律师科科长吴倩(女)。到后周主任说:“我所转入一个律师。”
   
    吴倩问:“谁啊?”
   
    周主任回答:“马连顺律师。”
   
    吴倩脸色变了:“马连顺律师全国出名,你不知道啊?你所的麻烦事还少吗?!你这所还想办不想了?!”
   
    不容二人申辩,吴倩接着说:“任全牛去市里备案没有批,材料不应该拿过来?!”
   
    马连顺律师为了迎合吴倩,说:“我和任律师上星期五来了,你不在。”
   
    吴倩呵斥道:“马律师!你不是中原区的律师,你出去!”
   
    马连顺律师今年六十岁了,吴倩三十岁。一名三十岁的国家公务员直接呵斥刚刚开口说话的六十岁来访公民“出去”! 也许只有如此,才能彰显郑州市中原区司法局律师管理科科长的威严。
   
    接下来,马连顺向中原区司法局的领导反复讲述自己的“敏感”经历。而所谓这些“敏感”经历,仅仅是一名普通的辩护律师,在千难万苦的辩护环境中履行应尽的职责罢了——
   
    2014年5月郑州十君子案件,马连顺律师为被抓的于世文、常伯阳律师等朋友提供辩护。经过近三年的工作,常伯阳、于世文被陆续释放。期间马律师会见于世文50次以上。马律师自己常说的一句话,道出了他的心底:“大家都是朋友,被抓了,早晚有一天也得出来。我不尽力,以后人出来了,还见面不见面?”
   
    2015年7月9日起,马律师为河南老乡(罗山人)、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和平辩护。李和平律师的妻子又是其开封老乡,推脱不得。期间马连顺律师几乎每个月两次到天津,前六个月到天津市河西分局递交律师手续和要求会见申请书、要求办案单位介绍案情。接待的是分局预审支队赵旭支队长,所有的手续其都接收,对马律师的要求,也很认真地记录在案,但解释说要向办案单位领导汇报,至于汇报结果,其却从来没有回复过马律师。
   
    2016年1月8日,李和平被违法逮捕后,办案单位称李和平律师自己聘请了律师,马连顺律师及其他辩护人的辩护人地位不能承认,为此马连顺等人进行了控告;2016年6月2日,李和平律师被非法移送审查起诉到天津市第二检察分院后,办案单位也是以已聘请律师为由,不接手续、不准会见;到法院审判阶段,因各级国保和各级司法行政机关的不可描述的原因,原律所不再给马律师办理手续,无奈,马律师被迫退出辩护。2016年12月9日晚10时许,因去探望受到天津警察非法对待的王峭岭,马律师被抓获;2017年1月7日晚上,因要去天津询问李和平案件情况,又在沧州被国保抓获;2016年12月22早晨,又在郑州盛泉洗浴中心被国保传唤。其他诸如约谈、喝茶、限制出境等“高规格待遇”,马律师亦“享受”得不胜其烦。
   
    再一个是武汉秦永敏案件。2015年1月9日受秦永敏妻子、马连顺律师的河南老乡赵素利委托,马律师担任秦被行政拘留案的代理人。去武汉后,拘留所、派出所、分局没有人接待,也不许会见,考虑行政拘留10天很快就过去了,马律师就回来了。到19号秦永敏和他妻子赵素利同时失踪,马律师又以秦永敏的辩护人身份两次前往武汉,到当地公、检、看守所询问有无关押此人?有无办理秦永敏案件?有无抓捕秦永敏?任何接受询问的单位和个人一概不知!无奈马律师到秦永敏住所地派出所报人口失踪,当地派出所说:不予受理,而且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是国保抓走了,不能说谁抓的,也不能立失踪事件。一直到2016年7月,秦永敏的三哥通知马律师秦永敏的案件到法院了,几经周折,马律师始得履行辩护职责。
   
    马连顺律师自1980年代从警校毕业后,做了二十多年的警察,认认真真、兢兢业业。2000年以后开始做律师,更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至今无当事人投诉、控告。由警察到律师,角色变了,但马律师对法治的追求没有变。律师是要经常举手反对的,而他反对的,是办案人员的徇私枉法行为。反对的主要方法是控告,控告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办案人员的违法行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后多次沟通,中原区司法局负责人员对马连顺律师的经历和理念没有怀疑,甚至表扬马律师是“一个很优秀的刑事辩护律师”。但是,不能来这个所——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如果马律师坚持来这个所,那就不管了,因为区级司法局没有这个权力,如果马律师愿意调到别的所,他们愿意帮忙找所并办理到新所的手续。
   
    这就揭示了吴倩颐指气使背后的深意!轨道所不能进人!一定要限制住轨道所!在马连顺之前,竟有四、五个律师有同样的遭遇:原所、原所所在区司法局律师科、轨道所都签字盖章后,却最终没有调过来!
   
    马连顺律师60岁了,辛勤一生,无欲无求,只想再工作几年,完成养育子女的任务。转所意思自治,只要合法,为什么不给办理?吴倩倒行逆施,实施违法行为,到头来领导也不会给你背这个黑锅,你必须承担违法的代价!受到法律的追究!
   
    施平执笔(13598070847)
    2017年8月22日
   
    附:郑州市中原区司法局律师管理科科长电话:0371-67602133、15617895959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231101.shtml)
   
   
   
   
   
(2017/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