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郑恩宠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这次到上海书展收获不小,见到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的著作,一堆堆放在展台上,这或许是大气候中难得的小气候吧。本我以为他与贺卫方教授一样被禁言,张千帆教授在《律师与宪政》一文中的要点是:
   
    一、 任何国家都离不开律师,
    说白了任何人都离不开律师。


    二、 百年来中国有宪法无宪政,重要原因是缺乏律师参与。
    三、 世界各国,哪里有宪政,哪里就有律师。
   
    四、 没有律师,民法就得不到实施;没有律师,刑法就得不到实施,这是有法律无法治。 说白了,没有律师,行政诉讼法就得不到实施,民告官就成一纸空文。
    五、 中国律师已经为中国法治和人权进步做了许多事情。
    六、 公民权利不是天上掉下了的,而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七、 宪法诉讼是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也是律师的权利。
   
    我认为,张教授讲的并不是很高深的理论,而是每个想维权公民应了解的ABC。每个人的理解能力有不同,有快慢,但是你参加了维权、上访三年后,若不掌握这些ABC,必然走向死胡同,走向失败。特别是在中国、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普通公民的权力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律师帮助公民抗争的结果。
   
    职业和半职业的访民就是寄希望共产党政府有一天给自家下馅饼,希望有一天美元雨、人民币雨能下到自家的头上。
   
    从中国司法考试改为全国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各类法律顾问均与律师、法官、检察官一样参加国考来看;从今年报考人员最小18岁,最大75岁来看,各类自称自己是公民法律顾问的人,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
   
    若对其他公民的维权有热心,应帮助他人找适合的律师取得帮助,这是你为中国法治作贡献,这也是积德的善事。若你帮助他人买衣服,根据他人的经济条件,可买一千元一件,也可买一百元五件。别人不想买衣服,你就不要帮倒忙,若他人属于救济对象,你就劝他到救济中心领取衣服。
   
    若他人要将钱花在喝酒、帮助家人、或旅游、炒股票、玩女人等方面,你就没有必要劝他买衣服了。若他人不去挣钱,做职业、半职业访民,你就不要劝他找律师了。
   
    有的人是难以改变自己的,自己不是律师,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要他人跟着自己走,是将他人的利益作为与政府博弈的筹码,不惜将他人当作自己的炮灰,将他人的维权引向死胡同。
   
   
   
    张千帆:律师与宪政
    (博讯2017年06月27日发表)
   
    任何国家的宪政都离不开律师,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如果从1908年的《钦定宪法大纲》算起,那么到今年中国宪政恰好走过了一百个年头。这个百年对中国来说真是风风雨雨、磕磕碰碰,换了许多部宪法,但是宪政却仍不尽如人意。之所以一直有宪法而无宪政,重要原因就在于缺乏律师的充分参与。
   
    综观世界各国,哪里有宪政,哪里就有律师。典型如美国,那里的律师不仅可以手捧宪法吃饭,而且这碗饭吃得还很好,因为宪法诉讼对于法律人来说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在其它国家,宪法律师的地位或许没有那么崇高,但也大差不离,至少不会落得在法院大门外流浪的境地。
   
    当然,宪法律师的存在只是宪政的必要条件,而未必是充分条件;在有些国家,即便律师可以在法庭上拿宪法说事儿,宪政也可能出于种种原因而落实得不好。但是反过来,如果没有“宪法律师”这个职业(哪怕只是“兼职”的),那么这个国家的宪政就凶多吉少了。
   
    除非它有大不列颠那样深厚的民间宪政传统,律师参与的缺失简单意味着宪政的缺位。事实上,处于例外行列的无非也就是英国、荷兰几个屈指可数的国家,连以色列这个“不成文宪法”国家都有宪法诉讼。朝鲜、古巴以及正在改变但还不到位的越南等国则没有实质性的律师参与,其宪政状况也可想而知。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
   
    既然在法庭上没有效力,宪法规定得再好也是一纸空文。由于宪法说了不算,政府官员当然视之为可有可无,宪政也就没指望了。因此,就和法治一样,宪政也只有通过律师才能实现。
   
    由此可见,中国百年宪政的状况之所以不乐观,很大程度是因为没有律师的参与。当然,我没有丝毫怪罪中国律师的意思。中国律师显然不是不想参与国家宪政建设,而是我们目前的制度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事实上,一百年来,我们制定了那么多部宪法,至今还没有哪部宪法规定任何形式的宪法诉讼。既然法院不能受理宪法诉讼(即便是齐玉苓案也只是间接被最高法院“批复”了一下,因而也称不上“宪法诉讼第一案”),律师当然无法通过宪法来推动宪政。
   
    不过我要说的是,既然中国律师已经为中国的法治和人权进步做了许多事情,不妨将宪政作为下一个考虑对象。毕竟,权利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律师抗争的结果。宪法诉讼首先是一种权利——不仅是宪法权利受到侵犯的当事人的权利,而且也是律师的权利。
   
    转自:作者同名微信公众号
   
    来源:新公民运动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6/201706271055.shtml)
(2017/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