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郑恩宠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这是我于2017年5月28日,在博讯博客发表的文章。今天是周日,上午九点到了上海市中心一个教堂,参加10时开始的第二场主日礼拜。见到了熟悉、不熟悉或第一次遇见的弟兄姐妹,也有曾经被政府强迁的弟兄姐妹,应他们的要求将《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重新发表。
   
    我先量了血压,结果是80-120,教堂医生说非常健康。有个姐妹说,她找了我好长时间,她参加了7时-8时第一场礼拜,回家要一小时三十分许,为家人准备午饭。她说在教堂正门等了我一会,但是我九点在教堂边门进入。她特意送两块甘蔗糖做的巧克力给我,代她在美国就读的孩子看望我。我说,为了两块巧克力,来回花三小时的路程值得吗?
   
    此时,有人告诉我沈佩兰明天出狱,我相信沈是基督徒,她应首先到教堂敬拜上帝,与弟兄姐妹在一起,首先去探望她的辩护律师杨绍刚,杨律师也是基督徒;而不是继续与已被社会边缘化、有奶就是娘、乌合之众的访民混在一起。


   
    今天教会牧师证道的题目是《生命的影响力》,教堂散场后,有弟兄姐妹问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的案例?
   
    我说,在1985年春任实习律师时,受理上海华东纺织工学院的拆迁案件,直到1987年6月才结案。当时我在上海街道工厂工作,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业余实习,同厂电工高小弟的家就住在华东纺织工学院附近,私房业主是他的父亲,华东纺织工学院职工食堂的工人。
   
    当时上海第一个开发区-虹桥商务开发区正在起步建设。开发区通往市区的路,要从华纺工学院的校区穿过,再接长宁区的道路通往人民广场,华纺工学院和虹桥开发区都位于长宁区。作为补偿,长宁区将华纺工学院附近地块划给该学院,地块上有许多居民,由大学组织工作组负责居民的拆迁安置。
   
    当时,华东纺织工学院不归上海管,归纺织工业部管,他们称后台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郝建秀。郝建秀原先是只有小学文化的全国劳动模范,由周恩来等保送到该学院学习。文革后,邓小平要实现干部队伍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郝建秀先后任纺织工业部部长、全国妇女联合会领导。胡耀邦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有个口头语“启用石秀”,胡耀邦要重用中共中央书记处的三个年轻干部,胡启立、乔石和郝建秀。
   
    华东纺织工学院的干部就用中共中央书记处的郝建秀来吓唬我,我这个实习律师所遇到的压力确属空前。当时的长宁区政府和法院自然要站在华纺工学院一边。我的转机是在1987年的4月,当时的中共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被赵紫阳调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书记,我的姨夫曾在芮杏文任国务院城乡建设环保部部长时,任该部的外事局局长。
   
    也就在1987年的4月,江泽民在上海市政府福州路礼堂,接见进驻上海冶金工业局所属十大钢铁厂的工作组组长,我先后任进驻上海第一和第十钢铁厂工作组的组长。江泽民与我们一一握手、合影后,江泽民向全体到会人员发表讲话,江离我只有五公尺。有关这一节,我已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过三千五百写字的文章。
   
    华东纺织工学院的拆迁案,我受理所涉及本校的三户居民家,按照市政府115号文件安置和本校职工福利分房的双份待遇结案;其他居民分别由他们自己请律师与区政府动迁组协商,若达不成协议,由长宁区法院调解或判决。请律师和不请律师结局并不一样。
   
    上海市民为不服政府强迁到北京上访,发生在1994年后,以40岁左右的居民为主,上海访民每个人第一次到北京上访基本是在40岁左右。一些老上访当时均比我小10-20岁,文革前都未完整读完小学、中学。
   
    当我在1985年任实习律师,受理第一个拆迁案时,上海那些后来被称呼为所谓的老上访,还不知在哪儿?那年我35岁,那些比我小20岁的老上访,当年还是15岁左右的少男、少女。当时比我小10岁的人,还是25岁的姑娘和小伙,未成家的人,哪知柴米贵?没生过小孩的人,哪知道父母恩?
   
    1985年,那年我才35岁,沈佩兰是在2003年遇到马桥乡的征地、拆迁,当时沈佩兰已经是51岁了。至今上海一些所谓的老上访,还认为拆迁维权抗暴、上访是他们发起的,与律师们的奉献无关,事实证明中国律师已经是推进法治进程中的中流砥柱。
   
    这些所谓的老上访,至今不仅自己的问题未解决,这些年来,还将一批无知的访民带到了死胡同。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据5月24日《中国青年报》:
   
    近日,北京市出台了《关于推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实施方案》,提出要在该市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国有企业分类推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到今年年底,北京全市处以上党政机关普遍设立公职律师。
   
    什么是公职务律师?他们首先是律师,也是公务员,说白了是由执政党和政府养起来的律师,专职为执政党和政府服务的律师,他们也有干部级别,例如属国级、副国级、
   
   
   
   
    部级、副部级、局级、副局级到科员级别。他们的办公室、他们的交通、通讯、办案等经费全部由党和政府支出。
   
    对于一个现代法治政府,公职律师是“标准配置”。据统计,美国四分之一的律师在政府机关任监察律师、检察律师或公职律师。在香港约有450名公职律师活跃于律政司、法律援助署、破产管理署、注册总署等政府工作。
   
    公职务律师才是真正提供免费法律服务的律师。上海人口是香港人口的3.5倍,应有1500名公职律师,应由他们为上海市民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
   
    但是,上海访民不仅不向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要免费的法律援助服务,而要没有政府和企业薪酬、福利的上海社会律师、尤其是维权律师要免费的法律服务,要上海律师自己拿养家糊口的钱替访民提供服务,这些维权律师还得冒着失去饭碗或坐牢的风险。这些访民还是真正的人吗?还是一个有基本道德和教养的公民吗?
   
    有些访民中的能人,希望律师丢饭碗或坐牢,他们就可做上海访民的领袖人物,这些人不是很可耻吗?
   
    上海访民为何不向习近平要免费律师,为自己提供服务?
   
    习近平主政五年来,全国访民的问题解决了吗?习近平还有五年主政,会向访民让半点步吗?中国维权律师为中国公民,包括访民在内提供了多少法律服务,他们为中国访民提供的服务还少吗?难道他们不是新时代的雷锋吗?
   
    今天指望中国领导人,中国各级政府的干部全部成为精通法律的“全才”和“专才”,显然不现实,也是乌托邦。每个海洋国家都有岛争律师,就是在国际上专门处理国与国之间岛屿争端的律师。中国有岛争律师吗?南海仲裁的成与败,有多少中国公民冷静思考过?
   
    在今天中国公民大量的民告官案件中,作为被告方的政府有多少公职律师出庭应诉?访民不是与一个法盲政府的代理人在打官司吗?今后中国真正实现法治一天,民告官中政府的公职律师代表政府出庭了,难道公民不请律师就有胜诉的把握吗?到了实现法治那一天,中国公民更应请律师出庭,律师价格是市场化的,好的律师自然价格高,每个公民应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经济能力的律师。
   
    每个国家中的人权律师都是极少数,美国的人权律师占美国律师总数还不到百分之一。要求现中国30万律师人人成为人权律师,那才是中国访民们乌托邦的梦。中国有百分之三的律师属于不听话的律师,这9000律师是中国希望,难道一个觉醒的中国公民对这9000律师,不应像保护熊猫那样保护这些国宝吗?
   
    可以说,习近平心急如焚,让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党政机关,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向依法治国迈出高明的一步,发出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强烈信号!
   
    中共的各路反对派人士、维权公民、访民等,若不争取中国9000名不听话的律师,进入自己的团队和自己的家庭,你还有未来吗?
   
    所以,我认为中共还有很大的执政空间。
   (2017/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2017/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