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郑恩宠
·习为何学蒋经国急聘律师进党政体系
·高智晟中国曼德拉、甘地
·官方称将改善对我监管待遇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中共急聘律师和公民维权乱象
·709律师蒋援民处于经济困境中
·郭国汀转我网文声援蒋援民律师
·舒向新律师出狱访民程玉兰迎接
·习近平七一论中共将被历史淘汰
·秦永敏、沈佩兰案将分别开庭
·杨律师遭陷1千律师去信曹检察长
·习近平公布百名专职免费律师电话网站
·习反腐重点高干、常委、政治局、中委
·709大抓捕涉全国319人上海15人
·709 大抓捕一周年总概(中国美丽岛案)
·13名法律专家介入万科股权之争
·江泽民等元老缺席七一大会分析
·台湾各界声援709被捕律师
·鲍彤等呼吁中共十九大公布财产
·高智晟、赵威、沈佩兰新消息
·台北律师公会就709抓捕律师案声明
·潘基文访华赵威获释上海公民代理失败
·709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七一后胡锦涛露脸江泽民缺席
·上海律师任总工会主席习江路不同
·德驻华使馆就709大抓捕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仍在战斗
·还我709被捕律师、公民
·我与51律师就任全牛律师被刑拘紧急声明
·美40万律师授王宇律师人权奖
·维权律师和公民海外同盟成立
·律师们纷纷捐助任全牛律师家人
·潘基文谴责中方打压律师、公民社会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任全牛律师妻遭传唤孩子受骚扰
·谢燕益律师家人被逼迫搬家
·鲍彤:评“全面依法治国”
·官方请我喝茅台准妻子先赴美
·周世锋律师被起诉我被喝茅台酒
·欧盟声明承认南海仲裁结果
·赞律师和公民太太维权团建立
·周世锋的官派律师还收6万元
·杨金柱律师将推出律师协会
·709家属团结互助神与我同在
·江绵恒属下落马我被喝茅台
·709案将有人心向背舆论战
·支持杨金柱捍卫律师辩护权
·南海仲裁、“萨得”和维权律师反华合唱?
·近千人权律师中国未来和希望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江缺席送花圈常委及胡锦涛出席
·沈佩兰无罪案系列点评一
·祝赵常青妻儿顺利到达美国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刑案一件8-80万天津律师标准收费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上海的黎明将临
·上海的黎明将临(二)
·黎明前的思考(三)
·黎明前勿失方向(四)
·黎明前江核心成历史(五)
·韩正对黄菊墓、戴海波案担何职?
·黎明前勿浮躁(六)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呼吁书
·律师兴、德国兴、中国公民力量兴
·律师兴、公民力量兴
·我与61律师5家属声援江天勇律师
·德副总理多国外交官关注江天勇
·江天勇律师:上访二三十年可怜可悲
·唐荆陵律师获奖
·聂树斌案平反律师21年前仆后继
·王峭岭获人权奖健康力量胜利
·赞272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律师
·清洗政法系统已没退路
·460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
·副总理之子揭邓小平导致10万人死亡
·美国会关注江天勇失踪
·709谢阳律师未认罪无怨无悔
·欧美29驻华使馆就维权律师等发声明
·人权律师妻子汪艳芳在美领奖
·人权律师妻子金变玲列席美国会听证
·邓小平接安徽饿死350万人报告后
·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不得不收费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人权律师妻子们可圈可点
·上海家庭教会和敌对势力在壮大
·2017光明未来取决于什么?
·雷阳案与“霸王别姬”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张千帆是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其知名度不亚于贺卫方教授。昨天(8月18日周五),是2017年上海在展览中心举行一年一度的全国性书展,并在其他书店设立了40个分场。我在三个警方人员的护送下去购书。
   
    没想到有两本大部头的书,其中有刊载我的案例,呼吁公开为我等40个案平反的文章,这都是北京出版社所出版的书。
   
    张千帆教授关于中国走向宪政的书,还很热销。张千帆教授获美国物理学博士,再获法学博士。谁说中国律师和法律人中缺乏英语人才,不能与世界文明沟通?谁说中国律师、法律人只懂法律,其他一窍不通,不能从政,治理国家?

   
    大量阅读了张千帆教授的文章、著作,我们的宪法是坚持“科教兴国”,还是主张“制度兴国”?这是走出中国民主困局的一条光明大道,今后这条路无论是快还是慢,总是方向对了。
   
    什么是“制度兴国”?就是接受普世价值,宗教自由,中国人大多数脱离无神论(乱神论),法律多、律师多,律师兴、国家兴,国家上面还有上帝!打破对科学的迷信!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切主张中国要变革制度的人,无论是主张非暴力,还是主张暴力?都要有自己的律师队伍,他们是自己阵营中的中流砥柱和主导力量。
   
    这样中共和他的各路反对力量都可以走出困局。
   
    张千帆教授还在体制内,可以将他划入红色律师、法律人中。今天中共体制内的红色工程师掌握大权,红色工程师与红色律师、法律人的矛盾,是否可以调和?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空间。
   
    张千帆:中国能否走出“制度雾霾”?(转载)
   
    刚过去的“五一”长假,北京、河北等北方地区又被雾霾笼罩。如今北京等许多城市的空气完全是“靠天吃饭”,“风和日丽”再也不可能。因为要空气干净,就得使劲刮风。一日无风,就没有“日丽”了,雾霾立马聚集起来,一两天就能达到重度污染的地步。车辆限行、排污限制、产业升级政策似乎统统不管用。
   
    岂止是雾霾,当今许多直接关系民生的问题都是政策“不给力”造成,而政策不给力的背后是制度“不给力”。今日中国问题的症结不是没有新鲜的空气,而是缺少控制污染所需要的发展模式调整;不是没有土地,而是缺少良好的土地制度和管理政策;不是没有教育,而是不合理的招生、考试、教育政策剥夺了人性化的教育;不是没有经济发展,而是缺少将财富和产品公平分配到国民不同阶层的机制;不是没有能干的官员,而是缺少正直、廉洁、对人民负责的官员。归根结底,问题的总根源是我们缺少人民能够参与决策并监督政府的制度,以至不能制定和落实能有效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政策。
   
   
   
    我不是说西方没有问题,他们也有债务危机、种族矛盾、恐怖袭击等各种问题,但是西方和中国所面临问题的性质是不一样的。西方面临的是政策问题,有好的制度,但好的制度未必总能产生好的决策者,好的决策者也未必总能制定出有效的政策来应对社会问题,偶尔失手甚至会产生所谓的“危机”。但是制度摆在那里,执政失败就要下台,最后在台上的决策者终究会制定和实施能够有效解决社会问题的政策。而中国面临的则是制度问题。
   
   
   
    有人说,好的制度不一定能得到好的结果。这不错,问题是,难道坏的制度才会出好结果?制度决定决策者是谁、决策机制是什么。这种决定作用不是绝对的,但是不绝对不等于不存在。制度和政策之间的关系是必要而非充分条件。好制度不是好政策的充分条件,但显然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
   
   
   
    张千帆:中国能否走出“制度雾霾”?
   
   
   
   
   
    现在有的人为了否定制度的重要性,竟然说日本明治维新本质上不是制度变革。如果明治维新都不算制度改革,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当年美国“黑船”造访日本,把闭关锁国的日本人吓坏了。日本的启蒙“公知”福泽谕吉宣扬“脱亚入欧”,就是因为日本原来学中国文化,但是到了明清,中国已经堕落了,他们找到了更好的学习榜样。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相继照搬法国和德国的法律体制,极为迅速地建立了现代法律体系。现在中国教科书里的法学和科学词汇,基本上都是从日本引进的。1889年,日本模仿普鲁士宪法制定了“明治宪法”。
   
   
   
    中日之间的差距就是在这二三十年之间体现出来。在日本全面吸收西方法治文明的时代,中国还是放不下架子,依然纠结于“中体西用”还是“西体中用”这样的大而无当的形而上问题。直到甲午战败,中国朝野才受到震动,认识到制度改革原来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儿。康梁借此造势宣传,中日之间的根本差距在于有没有一部宪法。这是19世纪末期中国朝野的共识,但今天似乎被彻底遗忘,甚至还有否定明治维新是一场制度革命的显然违背历史常识的说法。
   
   
   
    和甲午之前的中国一样,今天中国的根本问题首先在于,是否承认制度改革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儿。归根到底,当今中国社会所有重大问题的根本症结都会归结为同样的几个关键词,因为制度问题就那么几个。比如说雾霾问题,近几年中国意识到该问题的存在,这是一个进步,但是解决起来不会那么容易。即便在西方工业化国家,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很难,在中国更难,因为首先这个问题就不让充分讨论。
   
   
   
    记得去年柴静制作了一个视频“穹顶之下”,点击量很高。让全民都来讨论雾霾,当然很好,这样能够把雾霾的形成机制、有效的治理方案弄清楚。也许一时实现不了,但首先要把雾霾的来源、可能的对策、涉及的成本都搞清楚,这是治霾的基本前提。西方之所以最后治理了雾霾,首先因为他们有公开讨论这个问题的自由:大家先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了,然后把适当的议员、政客选进去,制定有效的立法并监督实施,所以才解决了雾霾。但是在我们这儿,柴静的视频播了没几天,网上就不见了。如果这个问题说都不让说,解决问题的基本条件就不存在。
   
   
   
    即便让说,最后大家达成了共识,产生雾霾的“真凶”是什么、如何治理,这个问题也未必得到解决,因为政府未必会制定有效的立法,制定了也未必去积极实施。如果我们的结论是解决雾霾就必须关停并转众多污染企业,政府会干吗?现在北京周边关停并转了不少污染企业,但是这些企业出了北京,不还是在中国污染吗?关闭企业会涉及很大的经济成本,让已经放缓的经济发展雪上加霜,直接危及执政基础,所以政府是不会干的。它不会先去碰硬的东西,而是先捡“软柿子”捏,譬如机动车实行限号、限行,甚至传言要把奥运期间实行的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在这种制度下,哪个最好管,先把哪个管起来,但是限制机动车究竟多大程度解决了雾霾呢?给公民交通带来了多大不便、增加了多少成本?这笔账似乎没有算,或也许算过,但至少没有对我们公开,我们也就没有机会评判它算得是否合理。
   
   
   
    问题的根本在于,大众的逻辑和执政者的逻辑是不完全一样的。执政者首先考虑某一项政策是否有利于稳固自己的执政根基,大众则主要考虑自己的生活是否幸福,空气和水是否干净,食品、药品和疫苗是否安全。当然,这两种逻辑没有必要矛盾,但是要做到基本一致,人民必须通过周期性选举选择决策者;如果执政者没有这层压力,那也就没有什么能保证他们会以大众的逻辑而不是自己的逻辑做出决策。如果决策者的选择机制出了问题,执政者按照自己的逻辑决策,那么雾霾也是解决不了的。
   
   
   
    雾霾问题涉及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发展模式选择。上世纪80年代,北京也没有这么严重的雾霾问题。发展了三十年,经济大干快上了,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雾霾只是整个资源环境中的一个方面,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水污染、土壤污染、各种食品污染等等,也都很触目惊心。经济发展速度快是政府的主要政绩,而由此带来严重代价则是我们广大老百姓来承担的。如果发展慢一点,但是发展方式更加有利于我们的资源环境,我相信今天中国该有的还是会有,会有电脑,会有手机,会有各种网络技术······但是这种发展的成本、大家付出的代价是不是会小一些?问题是,我们对发展模式并没有选择的自由,执政者替我们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中国模式”原先被奉为一个不可置疑的神话,绝大多数中国甚至外国学者都对它顶礼膜拜。现在出问题了,今天的经济似乎发展到了所有人都不满意的地步,不仅“右派”不满意,“左派”好像也不满意。经济问题在中国还是可以相对自由讨论的,问题是讨论完后没有什么用。即便全社会都形成了一个共识,说我们想换一种发展模式,但是如果政府不同意,还是没有任何办法。
   
   
   
    政府的决策逻辑跟民众是不一样的,执政党首先要确保经济不能放缓,失业率不能太高,否则会影响社会稳定。当然,民众也很在乎社会稳定,但是“稳定”的定义未必一样。执政者认为,你只要上街抗议就是不稳定,但民众认为,这只是公民表达诉求的一种方式;不让表达,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不受重视,恰恰会损害稳定。如果我们自己来选择中国发展模式,在自由讨论和充分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很可能会选择一种不同的模式。
   
   
   
    土地和产权是经济的命脉,但是现行土地政策当中就有不少不可触碰的红线。一线城市房价这么高,泡沫很严重,土地政策脱不了干系。中国“地大物博”,显然不缺地,我们缺的是合理的土地产权制度和管理政策。比如以18亿亩“耕地红线”为由,不允许农村建“小产权房”。不是说这些红线绝对不能划,小产权房也许也可以受到一定限制,但是限制的逻辑从来没有交代清楚。如果政府有责任回应民意的要求,鼓励全社会讨论并公开某些自己掌握的调查数据,这个问题是不难讨论清楚的,政府的土地管理政策肯定会变得更加合理。在一个合理的土地制度和管理政策框架下,有效的土地供给会增加,京沪等大城市的房价肯定会下降,老百姓对房屋的占有率肯定会提高。这一切为什么没有发生?根本还是因为决策者不是我们选的,民意可听也可不听。
   
   
   
    最后,举一个和经济也有关系的教育问题。中国教育领域问题实在太多了,各种政策不合理真是“罄竹难书”,导致全国数以亿计的儿童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状态之下。这么说是一点不夸张的。而且跟我们成年人不一样,我们有什么苦闷和郁闷还可以说说,他们连表达和抗议的自由都没有,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表达,因为他们从出生就把这种教育模式当作是一种正常状态。我们小时候放学回家,甩了书包就可以去玩,但是教育“改革”了三十多年,却从小学开始就把每个孩子都变成作业和考试的奴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