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扇子的故事,你知道的有多少?]
詹姆斯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看看阿贵的元旦是怎过的
·郭文贵在美国继续被声讨
·郭文贵在美国继续被声讨
·不要被“神韵晚会”蒙蔽了双眼
·“神韵晚会”其实就是一个 邪恶的政治工具
·“神韵晚会”并不是真正的文艺晚会
·大雪阻挡不了众人对郭文贵的怒火
·郭文贵伪造官方文件
·纽约华人冒着大雪声讨郭文贵
·纽约华人冒着大雪声讨郭文贵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神韵是个什么东东
·缩头乌龟郭文贵
·神韵演出遭遇尴尬
·具“法轮功”背景的杀女腌尸案主犯被判22年
·神韵是个什么东东
·骗子也会被人骗
·故作深沉的阿贵
·“神韵演出”其实是一场政治秀
·阿贵被声讨第171天
·开封苹果园小学纪念“法轮功”集体自焚受害者
·美联社:天安门集体自焚案参与者接受媒体采访(中英对照)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第172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3天
·这就是所谓的“圆满”吗
·罪孽深重的郭文贵
·王进东女儿:李@洪@志是自焚事件的主谋
·“1.23”自焚事件17周年再回首
·李@洪@志是当年自焚事件的罪魁祸首
·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阿贵
·盘点郭文贵的看家本领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大汉奸郭文贵进入第176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7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78天
·濒临散伙的“神韵”艺术团
·郭文贵被声讨第179天
·郭文贵被声讨第180天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已超过半年
·神韵演出是邪教法@轮@功的宣传工具
·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卢军宏害人不轻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2天
·“神韵”晚会让人反感透了
·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3天
·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3天
·神韵演出在纽约遭呛
·神韵演出在纽约遭呛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7个月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7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8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9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1天
·郭文贵性侵多名女下属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图)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一:夏业良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二:章立凡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三:西诺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四:韦石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六:刘刚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七:唐柏桥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瑞典驻华大使馆演技真差
·瑞典驻华大使馆演技真差
·桂敏海写给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的信
·桂敏海被得了渐冻症
·桂敏海拒绝获奖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193天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193天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4天
·神韵晚会是李洪志和法轮功敛财的工具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5天
·法輪功邪教大搞神韻晚會真相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6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7天
·“心灵法门”2月19日在香港亚博馆的法会流产
·“心灵法门”2月19日在香港亚博馆的法会流产
·郭文贵是骗钱大王
·郭文贵是骗钱大王
·阿贵春晚再遭打脸
·强奸犯郭文贵的百变嘴脸
·郭文贵佛面狼心
·郭文贵佛面狼心
·郭文贵得了妄想症
·郭文贵只会造谣抹黑
·九江一男子在微信朋友圈宣扬邪教法轮功被判刑四年
·李主佛专干伤天害理之事
·好“戏”连台
·好帅的“小公仔”
·郝慧君是如何迷上了法沦功
·哗众取宠的“神韵演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扇子的故事,你知道的有多少?

   扇子的故事,你知道的有多少?
    
     摘自沈从文2005年出版丛书《沈从文博古春秋》
     扇子,在我国有非常古老的历史。出于招风取凉、驱赶虫蚁、掸拂灰尘、引火加热种种需要,人们发明了扇子。
    


     从考古资料方面推测,扇子的应用至少不晚于新石器时代陶器出现之后,如古籍中提到过“舜作五明扇”。但有关图像和实物的发现却较晚。目前所见较早的扇子形象是东周、战国铜器上刻画的两件长柄大扇,以及江陵天星观楚墓出土的木柄羽扇残件。从使用方面看,由奴隶仆从执掌,为主任障风蔽日,象征权威的成分多于实际应用。
    
   ▲战国金银错铜壶上的奴隶执长柄扇图像
    
       战国晚期到两汉,一种半规型“便面”成为扇子的主流。其中以江陵马山楚墓出土、朱黑两色漆篾编成的最为精美。便面一律用细竹篾制成,上至帝王神仙,下及奴仆烤肉、灶户熬盐,无例外地都使用它。
    
   ▲西汉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长柄扇
     魏晋南北朝时期,“尘尾”、“尘尾扇”、“羽扇”及“比翼扇”相继出现。“羽扇”前期本由鸟类半翅制成,后来用八羽、十羽并列,且加了长木柄。“尘”是领队的大鹿,魏晋以来尚清谈,手执尘尾有“领袖群伦”含意。“尘尾扇”传由梁简文帝萧纲创始,近于尘尾的简化,固定式样似在纨扇上加鹿尾毛两小撮。“比翼扇”又出于尘尾扇,上端改成鸟羽,为帝子天神、仙真玉女升天下凡翅膀的象征。
    
   ▲尘尾扇
     隋唐时“尘尾”虽定型,但使用范围缩小。“纨扇”起而代之,广为流行。“纨扇”亦即“团扇”,主要以竹木为骨架,制成种种形状,并用薄质丝绸糊成:历来传说出于西汉成帝(前32年—前7年)朝。南北朝时,纨扇扇面较大,唐代早期还多作腰圆形,近乎“尘尾”之转化。
    
     唐开元、天宝年以来才多“圆如满月”式样。纨扇深得闺阁喜爱,古代诗词中多有反映,如“团扇、团扇,美人并来遮面”,“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团扇复团扇,奉君清暑殿,秋风入庭树,从此不相见”。藉团扇刻画出少女种种情态或愁思,可见扇子的功能已大为扩展。
    
     宋元时期纨扇尽管还占主要地位,且更多样化,但同时也出现另一新品种“折叠扇”,即折扇:一般认为是北宋初从日本、高丽传入的。南宋时生产已有相当规模。但扇面有画的传世实物连同图像反映、画录记载,两宋总计不到十件,元代更少。这种情况也许因当时多用山柿油涂于纸面做成“油纸扇”,不宜绘画,只供一般市民使用;或与当时风习有关,虽也有素纸“折叠扇”,但只充当执事仆从手中物,还不曾为文人雅士所赏玩,因而尚未成为书画家染翰挥毫的对象。元代山西永乐宫壁画,保留了大量元人生活情景,“折叠扇”仍只出现于小市民手中。
    
   ▲李公麟《维摩演教图》(局部)
     到了明代,折扇开始普遍流行,先起宫廷,后及社会。明永乐年间,成都所仿日本“倭扇”,年产约两万把。早期扇骨较少,后来才用细骨。扇面有加金箔者,特别精美的由皇帝赏给嫔妃或亲信大臣,较次的按节令分赐其他臣僚。近年各地明代藩王墓中均有贴金折扇及洒金折扇出土,浑金扇面还有用针拨画山石人物的,极似倭扇格式。也有加画龙、凤的,可能只限于帝后使用。至于骚人墨客等风雅之士,讲究扇面书画,使之更近于工艺品。当时的川蜀及苏州都是折扇的主要产地。折扇无疑已成为明代扇子的主流,影响到清代,前后约三个世纪之久。
    
     歌舞百戏用扇子当道具,也是由来已久。唐宋“歌舞”已成为诗文中习用名辞,杂剧艺人不分男女腰间必插一扇;元杂剧中扇子已成为必不可少的道具,习惯上女角多用小画扇,大臣儒士帮闲多用中型扇,武臣大面黑头等则用白竹骨大扇,有长及二尺的。演员借助扇子表现角色的不同身份和心理状态,妙用无穷。剧目和文学作品中也有以扇为主题的,如“桃花扇”、“孙悟空三借芭蕉扇”、“晴雯撕扇”等,可见其影响之大。
    
   ▲晴雯撕扇(87版《红楼梦》剧照)
     折扇外骨的加工,明代已得到极大发展。象牙雕刻、螺钿镶嵌、及用玳瑁薄片粘贴,无所不有。但物极必反,不加雕饰的素骨竹片扇也曾流行一时,甚至一柄值几两银子:清代还特别重用洞庭君山出的湘妃竹,斑点有许多不同名称,若作完整秀美“凤眼”形状,有值银数十两的。至于进贡折扇,通常四柄放一扇匣内,似以苏浙生产的占首位。
    
   ▲用湘妃竹制作的扇骨
     清代宫廷尚宫扇,包含各种不同式样。雍正四妃像中,即或执折扇,或执宫扇。宫扇一般式样多为上宽下略窄,扇柄多用羊脂玉、翡翠、象牙等珍贵材料加工而成,扇面还有用象牙劈成细丝编成网孔状的,这实在只是帝王的珍玩,已无任何实用意义。
    
   ▲蒲葵扇
     至于农人,则一律是蒲葵扇,雍正《耕织图》中,他本人自扮的老农也不例外。高级官僚流行雕翎扇,贵重的有值纹银百两的,到辛亥革命后才随同封建王朝覆没而退出历史舞台。后来京剧名角余叔岩、马连良扮诸葛亮时手中挥摇的雕翎扇,大约从北京的前门外挂货铺花四五元就可以买到。
(2017/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