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与谢选骏商榷
   
    谢选骏先生在《魔鬼把德国带入地狱》一文中,说上世纪把德国带入地狱(两次世界大战战败的灾难)的,是归化德国英裔哲学家休斯顿.斯图尔特.张伯伦体内的“恶魔”,因为正是这个恶魔启发和催促张伯伦写出了《十九世纪的基础》。
   


    我对此无法苟同。因为纳粹精神上由三大块构成:
    尼采的超人哲学和权力意志;
    瓦格纳的反犹艺术;
    张伯伦的德意志民族最优论。
    张伯伦只是纳粹的三分之一。他之所以在德国特别引起轰动,因为他是个英国人,一个英国人五体投地崇拜德国、盛赞德意志民族最优,自然要比德国人的“自诩”更有说服力。
    而且,虽有张伯伦的影响,纳粹本来也很难有市场,纳粹能够崛起,托的是英法主导的《凡尔赛和约》不公正的福,本来一战的爆发,英国的责任并不比德国小多少,但《凡尔赛》对德国的凌辱和宰割,反弹出了纳粹的无量前途。因此,与其说是张伯伦体内的恶魔成全了纳粹,不如说是英法体内的恶魔成全了纳粹。
   
    可笑的是,深受战胜国洗脑而不自知的脑残洋奴朱韵和,却引用极右女巫撒切尔的话说:欧洲大陆总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而英语国家总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恰恰说反了,事实上英国才是欧洲大陆几乎一切问题的制造者,英国和欧陆所有的所有的大国进行过战争,为了欧陆有利于己的“平衡”,“平衡”,又为了大英帝国的霸权,英国是欧洲大陆的统一永远破坏者,那么稍微联合一点都不行。
    美国有解决问题诚意,但是美国的诚意却总是把问题搞大。美国和英国都是共产极权和伊斯兰恐怖主义在全世界蔓延的制造者。
   
   
    把德国带落战败深渊的人,是威廉二世和希特勒,明眼人不难从卓别林式的小胡子尼采、威廉二世和希特勒白多黑少的眼中,看到某种大型疯犬的特征。
    这个特征就是他们体内的恶魔。他们三人都是无道的疯子,他们都不通中国的道家思想,他们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停止。
   
    威廉二世毫无必要地坚持无限制潜水艇战,把工业巨头美国惹入一战,导致天平失去平衡,本来,双方都筋疲力尽,战争很快就要以和谈结束了;
    如果希特勒在1941年六月之前死去的话,那么继任者,无论是戈林,还是戈培尔、邓尼茨都不会贸然对苏联开战,那么英国就只能求和了。
    希特勒的愚蠢,连斯大林都难以置信:斯大林根本不相信希特勒会只依靠军队来进行对苏战争,在1942年初,斯大林甚至已经作了流亡印度的准备。如果希特勒改变对俄罗斯的民族征服政策,扶持亲德的俄罗斯自由政府的话,那么巨额的美援,也挡不住饱受压抑的苏联党政军倒戈的浪潮,斯大林一伙必很快众叛亲离。
   
    希特勒体内不知平衡的恶魔,把德国带入了地狱。
   
    英美勾结苏联彻底消灭纳粹,分割德国,导致了白左在德国和整个欧洲的泛滥成灾,高福利纵容堕落、不要民族精神,不要德意志荣誉,张开双臂拥抱穆斯林、、.这种纳粹另一极端的恶魔,正依附在梅克尔等人的身上,把德国带落新的地狱。
   
   
   
   曾节明 于2017.7.10丁酉丁未戊申晚于仲夏纽约州
(2017/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