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金融时报》的骗术]
谢选骏文集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时报》的骗术

   谢选骏:《金融时报》的骗术
   
   
   法国剧作家莫里哀(1622—1673年)的《吝啬鬼》阿巴贡有一句名言:“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而是吃饭为了活着。”又馋又懒的法国人把这句话当作嘲笑的对象,其实现代医学证明,这句话才是对的,所以现在的富人都选择减肥而不是增重,结果“老板肚”反而成了歧视的对象。
   


   《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2017-07-10 22:20:19FT中文网)说:
   
   心理学家发现,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往往比我们以为的要粗浅。在解释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诉诸于直觉而非因果推理。
   
   10年前,心理学家丽贝卡-劳森(Rebecca Lawson)发表了一篇有关“自行车学”的有趣论文。她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们能否画出自行车的基本构造?
   
   包括那些自信能画出踏板和车前叉的人在内,大约40%的人发现他们画不出来。基本错误包括画出同时连接前后轮的车架,这样的自行车是无法操纵的,还有画出同时环绕前后轮的链条(问题同上)。甚至连自行车手也犯了难。
   “看起来,很多人几乎完全不了解自行车的工作原理……尽管自行车是人们非常熟悉的事物,大多数人也学过怎么骑自行车,”来自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的劳森总结道。
   
   哪怕是对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我们个人掌握的知识也是粗略和浅显的。就个体而言,我们都是浑噩无知之人,却总能把智慧汇集起来,然后厚颜沉浸在这种集体荣耀之中。劳森发现的这种现象,在最近一本新书中得到详细阐述,这本名为《知识幻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的着作揭露出我们的智慧是假象。
   
   本书的两位作者——心理学家史蒂文-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市场营销研究人员菲利普-费恩巴赫(Philip Fernbach)提出,知识是一种集体努力,但我们对我们自己掌握的知识之少却认识不足。智慧来自于外部,而非来自我们自身,因此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为什么我们从未独立思考?
   
   在劳森提出她的自行车挑战之前,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弗兰克-凯尔(Frank Keil)已经指出,我们对拉链、手机和抽水马桶等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的理解并不扎实。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他们能够解释这些事物。但当他们真的坐下来试图清楚地说明其中原理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被难倒了。
   
   凯尔和他的同事列昂尼德-罗森布利特(Leonid Rozenblit)把这种现象叫做“解释深度的幻觉”(illusion of explanatory depth),他们对此的定义是“大多数人感觉他们对世界的理解非常细致、连贯和有深度,但实际情况比这差远了”。我们对我们所掌握知识的反思或者检查是远远不够的。
   这种现象——它也表明人们在自己的不足暴露后会对自己的认知更谦逊——对于我们思考政策的方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费恩巴赫教授和他的同事们此前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医保筹资方式或碳排放交易系统等问题上持极端立场的选民,会在被要求解释这些政策后变得更温和。看起来,被强制进行“因果推理”或许能够缓和激进的想法。
   
   “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也值得一提:最无能的人往往也是对自己的能力最自信的人。换句话说,最无知的人也是最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足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说得通的:只有获取知识,才能看到差距。非常能干的个人往往会低估自己的能力——如果一名宣扬某项事业的政治人士承诺一个天堂却完全不提隐忧,有必要记住这一点。
   凯尔教授认为,当被要求解释事物的时候,我们并不进行因果推理——这就是我们如此不擅于此的原因——而是凭直觉做出反应。这是因为,世界是一个建立在海量的复杂因果关系之上、由相互关联的事物和活动组成的极其错综复杂的网络。我们诉诸于直觉——即时抽取我们更了解的信息的本能——是一种减少认知超负荷的明智做法。
   
   当然,科技让我们能够更广泛、更快速地接触更多信息。在谷歌(Google)上的每一次搜索,得到的每一次回答,都会维持和深化一个人对于自己怀才不遇的信念。不过要记住,这是一种错觉。科技只是强化了一种谬见:在一个愚蠢的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像爱因斯坦那样的指路明灯。
   
   谢选骏指出:英国《金融时报》不懂这个粗线的道理——“人活着不是为了求知,而是求知为了活着。”人类,天生就不是为了“客观地认识”而发展起来的,而是在“主观地意识”中繁衍的。《金融时报》故意扭曲事实真相,无非是骗人多买一点他的报纸,但问题是,《金融时报》读的越多,老百姓就越是被内线交易的金融骗局牵着鼻子走,永远贫困、不能喘息。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