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就是文王]
谢选骏文集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就是文王

   谢选骏:我就是文王
    周文王是我崇拜的两个中国人之一(还有一个是庄子)。
    我从小崇拜周文王,因为他在遭到逮捕法办的逆境下,还能发明《周易》。
    但是,随着考古发现,我的崇古幽情破灭了。从此,“西伯拘羑里演周易”的“演”字,只能解作“演习”,不能解作“演绎”,这个“推演”不是创造者的行为,只是运用者的行为。
    而这样的“演周易”,我在二十岁还不到的时候,就用“无师自通”的方式,仅仅凭借一本世界书局1930年代出版的《四书五经》,就“演”过了。


    关于“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可以参考一下此文:
    《“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该怎样翻译》
    (马执斌)
    近日,一位中学历史教师捧着一本韩兆琦译著的《新白话史记》下册,问我:“书里说‘当初周文王被囚禁在羑里时,趁机发展了《周易》’,周文王都被囚禁了,他还怎么发展《周易》呢,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我告诉她,关于周文王(西伯)与《周易》的关系,司马迁讲过多次。你引的这句《白话史记》译自《史记·太史公自序》,原文说:“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也讲过类似的话:“蓋西伯拘而演《周易》。”阙勋吾主编的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中国历史文选》里面有司马迁的《报任安书》。书中解释“盖西伯拘而演《周易》”说:“相传西伯(即后来的周文王)被拘于牖里时,曾将伏羲氏所书八卦推演为六十四卦,成为《周易》的基础。演:推演,演绎。”另外,《史记·周本纪》说:“西伯蓋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蓋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意思是,“周文王被囚禁在羑里,他在《易经》八卦的基础上,通过自迭、互迭而演变成六十四卦。”相比较,《史记·周本纪》上将周文王发展《易经》讲得最详细。
    不过,这只是一个相当古老的传说。唐人张守节在“史记正义”中说:“太史公言‘蓋’者,乃为疑辞也。文王著演《易》之功,作‘周纪’方赞其美,不敢专定,重《易》故称‘盖’也。”这就是说,司马迁对这个古老的传说持怀疑态度,只可惜他没有留下怀疑的理由。眼下我们能见到的白话史记,都是按这个古老传说翻译的。如杨钟贤、郝志达主编的《文白对照全译史记》,将《太史公自序》中说周文王演《易》的话译为“从前周文王被拘禁羑里,推演了《周易》。”该书附录有《报任安书》,译者将书中周文王演《易》的话译为“周文王被拘禁后推演出《周易》的六十四卦。”这些译法都没有把司马迁的怀疑态度表达出来。
    《周礼·春官·大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易”,在夏代名《连山》;在商代名《归藏》;在周代名《周易》。这是三部占筮之书,而《连山》、《归藏》已佚。按照《周礼》的说法,这三部书的本卦都是八,即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单卦。“别”,指八卦相重,即重卦。三部书重卦所得都是六十四卦。《周礼》初名《周官》,见《史记·封禅书》。至王莽时,刘歆奏立博士,始名《周礼》。既然司马迁见过《周官》,那么“太卜”的这条材料很可能就是他怀疑周文王创造重卦传说的依据。
   1950年春天,郭宝钧先生在安阳殷墟四盘磨sp11探方中,发掘出三块卜骨,他称“内有一块卜骨橫刻三行小字,文句不合卜辞通例。”古文字学家们经过三十年努力,终于破解了四盘磨卜骨上的文字。这三行橫刻小字分别为“七八七六七六曰魁、八六六五八七、七五七六六六曰囗(此字不清晰,但从‘鬼’旁是无疑的)”。
   1980年张政烺先生发表了《试释周初青铜器铭文中的易卦》的论文。文中指出:四盘磨卜骨上刻的是三条数字卦。六个数字是重卦。按照《周易》,它们是“未济”、“明夷”、“否”三卦。“否”卦数字后有“曰魁”二字;“未济”卦数字后有“曰隗”二字。“魁”、“隗”二字,当是卦名。“按照古人的习惯,魁和隗列居篇首就有可能成为这部筮书的书名。《礼记·礼运》(郑玄注):孔子曰……我欲观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吾得坤乾焉(得殷阳之书也,其书存者有《归藏》)。向来的说法,《归藏》以坤乾二卦为首,故称坤乾。四盘磨卜骨所使用的筮法如果以魁隗为首就可称魁隗,道理是一样的。”《魁隗》为什么可以说是书名呢?汉王符《潜夫论·五德志》说:“有神龙首出,常感妊姒,生赤帝魁隗,身号炎帝,世号神农,代伏羲氏。”皇甫谧《帝王世纪》说:“神农氏……本起烈山,或时称之,一号魁隗氏。……重八卦之数,究八八之体,为六十四卦。”根据唐代经学家孔颖达所说,《连山》、《归藏》本是书名,而都曾成为朝代的称号。参照这个经验,张政烺先生推测“由于有了《魁隗》,历史上的神农氏才被称为魁隗氏。”《魁隗》“当是《连山》的异名,犹《归藏》亦称《坤乾》。”
   张政烺先生的推测很有道理。另外,还有学者考察了四盘磨卜骨本身的特点,判断出这件卜骨应是公元前12世纪殷帝康丁时代遗物。周文王被囚禁羑里,演《周易》是公元前11世纪殷纣王时代的事情。无论四盘磨卜骨刻写的是《连山》卦也好,还是殷帝康丁时代遗物也好,都证明它早于周文王在羑里演《周易》。既然四盘磨卜骨记录的数字卦已经不是单卦而是重卦,那么周文王通过自迭、互迭,将八卦推演成六十四卦的传说就不能成立,因为重卦不是周文王的创造发明。
    但是,历史研究向来忌孤证。可喜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安阳苗圃北地发现一件刻数磨石,上面有六个易卦,都是重卦。发掘报告断定这件刻数磨石是公元前12世纪殷帝祖甲至廪辛、康丁时代的遗物。这是目前已知地层关系明确、时属殷纣王之前的卜筮记录。
    这样,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将《史记》上周文王演《周易》的“演”译为“推演”或“演绎”,是不准确的,应该译为“演习”。道理很简单,“推演”或“演绎”,就错将重卦的发明权送给了周文王,这不符合史实。而译为“演习”,就可以避免错误,因为重卦虽然是前人的发明,但并不影响周文王使用。
    (完)
    哎呀,既然《周易》不是文王发明的,而只是文王推演过的,那么,谢选骏二十岁还不到的时候,就无师自通地推演过《周易》了,那岂不也是和文王一样具有盛德,岂不也是文王了?
    我就是文王!这让我好生失望。所以我在绝望之下,格外迫切地需要上帝的存在、需要基督的救赎。
(2017/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