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谢选骏: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伦敦客:刘晓波可能被“国家主权论”屠刀“杀死”在国内》2017/07/11说:
   
   晓波绝症是中共慢性谋杀结果。对此,我写了《刘晓波绝症觉醒》,对他出国就医“死也要死在西方”之誓言所动容。自1993年美国返回至2009年判刑16年间的晓波,多次表示 愿在国内搞民主、死也不出国的强硬立场;即使刘辩护律师过去曾为刘提出保外就医时 ,也未觉刘有半点出国意愿。故外界所有关注者唯有一个认同:晓波将来出狱也不会出国搞民主,他死也要死在中国土地上。
   
   然中共不仅不对一手造成晓波绝症罢休、悔改并承担责任,却又故意拖延美德医疗专家对刘会诊,意以转运不便之由,巧闭出国就医大门,最终让刘惨死国内。在此千钧一发救命时刻,众多海外媒体必然问及是否允许刘出国就医,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强调出国就医没有先例也不是外交问题,重申中共一贯鼓吹的所谓“国家主权论”,即“希望相关国家尊重中国主权,不要利用个案干涉中国内政”的24字立场。让国际社会和海外民众一片哗然。
   
   当逮捕魏京生、王炳章等人;关押王丹、王军涛等人;迫害高智晟、胡佳等人;阻挡方励之、陈光诚等人出国、害死李旺阳、彭明等人;活摘法轮功者器官等恶行遭到国际社会反对时,中共就拿“国家主权论”和他们是“个案”的所谓理由来拒绝世界舆论对中共剥夺公民权利、践踏人权的批评和谴责。
   
   本来“”国家主权”定义,简释为“一国领土不被他国侵略、国民不被他国殖民奴役的权利”。但中共打着振兴民族主义旗号,实为维护一党专制、永控国家权利而拒多党议会、民主制度所需,任意篡改或延伸“国家主权”定义,将它曲解成: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可以不惜牺牲公民利益、侵犯个人权利、践踏普世人权来确保一党政权巩固及党国体制维稳。一旦“”国家主权论”沦为践踏人权借口,真实的国家主权内容就荡然无存,连空壳也殆尽。
   
   刘晓波绝症是人人皆知的“人命观天、救人第一”之公理,不管民主还是非民主 国家,都以实施抢救人的生命放在首位,其他事放第二位的做法,来履行“人权高于主权”的普世价值。
   
   81年前,希特勒基于舆论压力,居然释放囚禁的诺和平奖得主、病人奥西茨基,让柏林医院为他治疗肺结核。这表明人类公敌也有把人权或抢救人生命当作大事来做的先例,更何况已经81年后的文明进步,岂能让中共无人性、无人道、无人权的慢性谋杀刘的行为及当下种种故意抢救不利行为畅行无阻?
   
   值得全球警觉是,中共“国家主权论”几十年肆意泛滥,早已不是一种借口那样简单荒诞,而变成一面显眼旗帜飘向世界。它正指挥或左右东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和西方国家政要之行动。
   
   据最新报道,2017年G20首脑峰会,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习近平访德的五天里,没有对习提及“刘晓波“三字,更未就此向习施压。法广说,G20 与会的各国首脑们,似乎给足了习面子,无论是在台前,还是在幕后,竟然没有一人当面向习询问有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情。20国首脑没能换回刘晓波自由,从这一层面而言,2017年的地狱汉堡,上演了,也无疑更是史上最失败的一届G20峰会。
   
   笔者认为,曾身居前东德、深受东德共产党影响的默克尔是个从淤泥里快步走向自由价值的人,她在2005年大选中成为继一千年前罗马帝国狄奥凡诺皇后之后第一位领导日耳曼的德国联邦总理。她的“自由的秘密是勇气”、“自由才是我们致力追求的善举”、“不会因为对华贸易关系而在原则问题上妥协让步”等格言让她成为首次会见达赖喇嘛和批评中共践踏人权而宣布不出席2008年北京奥运的第一位大国领袖。
   
   但这次G20峰会,让笔者和关注者对她为140架空客订单而放弃向习提出晓波出国就医问题而大跌眼镜。今日默克尔已不是12年前捍卫人权、坚守普世价值的默克尔,而是为德国国家利益而抛弃在人权等原则问题上不妥协、不让步立场而客观变为帮助中共不允许或拖延允许刘出国就医的推手和支持者。
   
   默克尔轻信中共“国家主权论”并在此黑旗下俯首帖耳听从中共指挥,是西方民主国家耻辱,是给自由世界蒙羞!默克尔对出国就医、抢救晓波生命的不作为给西方民主国家开了坏先河,是笔者,更是晓波本人做梦未想到的“人权噩耗”。默克尔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从自由价值者堕落成共产制度的帮凶或走狗。默的举措已让从绝症中觉醒的晓波更加10倍地觉醒懂得:自由来自非自由;自由在与妥协的不断斗争中才能发展。
   
   当海外国际组织、众多媒体、社团、华人华侨强烈呼吁中共党魁习近平允许刘出国就医声浪中,法广7月7日发表旅居德国的独立笔会会长廖天琪的题为《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的采访录。
   
   笔者几遍阅后,首先对廖 盼望习晋身世界级领袖感到惊讶,标题在误导读者让世界最大专制政党独裁主习近平充当世界级领袖,那世界还是民主、自由、普世价值占主导地位的世界吗?对文中其他例如“中国政府现在对自己有自信”、“全世界注目-----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习近平政权---要在世界的政治上扮演重要角色”等观点不予苟同。
   
   这篇名为请求习放行刘出国就医、实为热捧并盼望共产党领袖做世界领袖的荒唐言论,竟出自堂堂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之口,除了惊奇,乃是笔会莫大耻辱及可笑!此时躺在病床的晓波若见此文,也不会认可与他工作一起的同仁打着救他名义而热捧、赞美谋杀他的最高决策人习近平。
   
   笔者阅过刘不少专论共产政权及国家主权文章,不少人一不小心会把国家主权延伸放大为“主子的权力”,廖文章也许沾染了这里的灵气而有感而发。这也许正是晓波厌恶或唾弃的脏东西。
   
   众所周知,中国监狱是践踏人权载体。故外界无法知晓狱中侵犯犯人人权之恶行;也无法知晓侵犯良心犯人权之恶行。晓波狱中是否曾改变初衷,要求一旦保外就医就想出国就医之愿,外界更无法知晓。
   
   若不是中共慢性谋杀导致肝癌晚期,刘被病魔折磨痛苦万分;若其妻刘霞不被长年24 小时软禁导致严重抑郁症;若不是剥夺刘霞探望丈夫权利或相隔长时期才准有限次探监的发生;若不是狱中恶劣生活条件每天煎熬等因素,晓波绝不会说出“死也要死在西方”那句无奈、痛心、绝望之话的。
   
   世上没有一个朋友会对一个没有敌人者做出延误治疗良机而导致其肝癌晚期的卑劣行为;更不会犯慢性谋杀良心犯之罪行。唯有习近平为核心的共产党高层会制造出这样的“人权丑闻”。
   
   显然,导致刘绝症是中共第一步;以病危无法转运出国就医为由继续延误最后一刻宝贵抢救时间,表面让美德医疗专家会诊实为走过场,骨子里企图让晓波早死在医院或家中,这是第二步;一旦刘死,就将失去揭露狱中瞒其病情、延误检查及治疗的第一证人;迫害晓波以至慢性谋杀的真相将会永久雪藏;将让尴尬、被动、背负谋杀恶名的中共政权合法化、正义化。这是第三步。
   
   这样的三部曲让中共“国家主权论”恶变成一把“杀人”的屠刀。
   
   中共制造这把屠刀蓄谋已久。尤其实施第二步更是精心设计。对美德两位医疗专家声明,刘病情可转运出国就医,两国均有良好治疗条件和医术,应尽快允许之意见,中共视若罔闻,均不采纳,拒刘出国就医。
   
   G20峰会期间,传说默克尔几次谈到刘出国就医问题,得到习回答是:“回国后再研究决定”,显然是习向国际社会和所有关注刘的人撒谎。中共外交官网显示无此消息。现被多方证实是假消息。故拒刘出国就医铁定是中国对外最大力度显示其坚持并捍卫“国家主权论”的毫不动摇的决心和立场。
   
   从7月上旬起,抢救刘的中医大一附院对外发布刘病情恶化通报,故意在为阻拦刘出国就医制造舆论。7月11日又发布“腹腔感染、腹膜炎、感染性休克、器官功能不全”病情,再证刘病情继续恶化阻拦刘出国就医。然德英美7月10日再次呼吁中共尽快放刘出国就医。刘的美国律师甘瑟同日表示,一旦中国允许,美国一个医疗队随时准备出发到中国接走刘。
   
   眼前这场刘坚决出国就医“死也要死在西方”誓言和美德英等多国呼吁并愿意接收刘治疗之声明、所有关注抢救刘生命良知者每时每刻期待刘病情好转及期待获准出国就医佳音的现况与中共以病情恶化无法转运出国为由企图故意让刘死在国内的博弈已呈白日化程度。
   
   世人除了对晓波自由民主理念赞赏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对他“死也要死在西方”的那句誓言赋予默默认同。如果刘坐牢坐出绝症是中共慢性谋杀;那眼前拒刘出国就医就是“公开枪毙”!
   
   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誓言直接挑战中共让其死在国内之企图,是积八年牢狱苦水的强烈倾吐;是彻底颠覆过去自己的“无敌说”;也彻底颠覆过去自己的“监狱柔性化管理说”;更是面对中共“公开枪毙”的视死如归!坐牢坐出绝症是晓波不愿意看到的恶果,但恶果是个大警钟,让晓波幡然醒悟。八年不是刑日消失 ,而是慢性谋杀开始、发展到兑现的全过程。这种可怕阴谋终究让晓波看清。
   
   现分秒必争取刘出国就医与反对或拖延刘出国就医已变成举世瞩目的人权焦点。这样关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生命之况已经80年未发生而于2017的今天发生。这种刘“死在哪?”的聚焦,准确说是晓波“死在中国“与”死在西方“的激辩即搏斗。
   
   
   这是刘觉悟对中共愚弄、刘正义对中共邪恶、刘自由对中共专制、刘誓言抗争中共垂死挣扎的两军对决!故晓波“死在哪”的问题也自然而然变成觉悟对糊涂、正义对邪恶、民主对独裁、自由对专制的抗争主题,即成中共未亡前的“永恒”主题。
   
   尽管国际社会、西方国家、人权组织、华人华侨等强烈呼吁中共放行刘出国就医,但鉴于中共为维护自身政权之巩固或稳定,是绝不会主动放下“国家主权论”这把屠刀的。只要这把屠刀一天不放下,晓波生命被屠刀“杀害”的惨果只是时间问题。笔者不祥预兆仅对谴责中共而言,但愿上帝佐佑刘晓波先生幸免于难! E-mail: [email protected]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个不知其谁的、带着面具说话的“伦敦客”,听其言靓丽,观其行丑陋,竟然配合国家主权,在“博讯新闻网”封杀了谢选骏的思想主权。可悲!
   
   大家可要小心这个“伦敦客”的专用信箱,一旦踩了进去那可能是一个万劫不复的陷阱。
   
   看看他,多么熟悉“国家主权论的屠刀在国内”。
   
   而他呢,就在鸦片贩子的故乡,代表他的组织负责扼杀海外的思想主权的呼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