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谢选骏文集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谢选骏: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记者潜入“全球第一变态网”:会员500余万 提章莹颖被封号》2017年7月7日说:
   
   涉嫌绑架章莹颖的嫌犯克里斯滕森性格孤僻,香槟校区居民琼·布曼说,他以前经常和克里斯滕森一起参加举重锻炼活动。“他来时几乎总是带着一个女人。”布曼说。FBI在克里斯滕森的手机上追踪到他曾上过一个变态社交网站的“诱拐入门”讨论组,查看了“完美绑架幻想”和“构思绑架”等贴子。从警方公布的信息和媒体报道来看,这个网站在章莹颖失踪案中起到“助纣为虐”的作用。这个网站是一个有关性虐待、性变态和恋物癖的社交网站,2008年由加拿大人约翰·巴库创建,现在拥有500万会员,自称在此类网站是全球第一。


   
   近日,记者在朋友的帮助下注册了这个网站的会员。登录进去后,发现里面用户非常多,数万、数十万成员的讨论组也不少,充斥着大量色情、性虐、诱拐等内容。一名会员在该网站的绑架讨论组上表示,他同意参与绑架幻想必须出于自愿,但他也写道:“我很高兴知道我能够对他们为所欲为,我也清楚知道,一旦我使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们的性命就掌握在我手里。”
   
   搜索网站帖子,没有一条与章莹颖失踪或嫌疑人克里斯滕森有关。紫牛新闻记者在人气最高的“新手指南”讨论组发贴,问是否有人知道章莹颖案,是否有人认识克里斯滕森这个用户,没有得到一个回应,而且很快被删除。记者改到“绑架游戏”讨论组发贴问这个问题,没过几分钟记者突然被踢出论坛,再也无法登录。该网站的会员虽然已经涉及犯罪活动,但执法机构对该网站无可奈何。有个女会员遭到另一名会员性侵后,想在讲坛里公布性侵者的身份。网站竟然禁止这位受害者发帖,而且理由充足,称法院未定罪之前,任何人都是无辜的。
   
   谢选骏指出:从上不难看出,自由主义的性格其实来自商业精神——商业网络不会放过少数族群,保护变态的少数,就是保障商业的流通。
   
   《究竟什么才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说:
   
   在成为一种政治哲学之前,自由主义(liberalism)还不是这么难以定义,意思就是一个开明慷慨的人,有着宽宏的品位,甚至还有些发胖。这样的开明人士未必受到普遍欣赏,但很少有人会觉得他们对于国家来说是危险的。在当时的语境下,自由主义的反义词并不是保守主义,而是严格。在《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中,巴萨尼奥(Bassanio)告诉鲍西亚(Portia),他要给她戴上“威尼斯最昂贵的戒指”,她回答:“我懂了,先生,您真是自由自在地给予。”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观众们听了这段台词,并不会觉得她所取笑的这位风流绅士在政治上站在左翼。
   
   后来它成了一个政治术语——自由主义,这个词的第一次重要亮相是在拿破仑占领期间的西班牙,虽然如今它已经成了政治左派的代名词,最早却有着许多定义上的麻烦。在19世纪,一个自由主义者并不相信民主——事实上,那个年代大多数自由主义者都是如此;而在20世纪,没有任何自由主义者会承认自己竟然不相信民主。在过去,自由主义者可能是民族主义者,也有可能是国际主义者,他们有可能支持战争,也可能拥护和平。有些人接受左派思想,比如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也有些人则是极端左派的激烈批评者。到如今,那些主张市场没有干涉会运行得最好的人,通常自称“自由主义者”,作为“古典主义”(classical)的变种,但那些“现代”自由派们认为政府应当修正市场的错误。究竟什么是自由主义者?从罗斯福时代直至今日,自由主义者们仅仅是一群将失败浪漫化并深谙妥协之道的人。
(2017/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