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谢选骏文集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谢选骏: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在朝鲜面前变渺小的习近平普京》说:
   
   在朝鲜发射ICBM(洲际弹道导弹)的7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人在俄罗斯莫斯科。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时,双方一致呼吁“要撤销韩半岛部署萨德”。习近平最近两个月内,和普京会晤了三次,每次见面习近平和普京都会谴责萨德部署。巧的是,朝鲜每次都在中俄峰会的日子发射导弹。今年5月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时是如此;今年6月为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两位首脑在哈萨克斯坦见面时,朝鲜也发射了导弹。


   
   国际社会总是把习近平和普京划归“铁腕人物”的行列。这一称呼,意味着他们展示了让人联想起硬汉的肌肉型领导能力。每次这两个人聚在一起谈论韩半岛问题时,朝鲜就进行导弹挑衅,但这两位首脑却从未对朝鲜严词厉色过。然而,习近平和普京唯独在面对朝鲜挑衅问题时,表现的与铁腕人物相去甚远,只是像鹦鹉一般重复着说:“应该通过对话与协商解决朝核问题。”
   
   面对朝鲜针对美国本土的攻击用核导弹,说要通过“对话”解决,同时只是谴责旨在为朝鲜导弹攻击提供最起码防御手段的萨德。中国过去1年来,因为韩国政府同意了部署萨德,就对和政府的决定没有任何关系的民间企业实施“蛮横无理的报复”。发射导弹、威胁地区和平的是朝鲜,而被中国报复的却是韩国。实际上,挑衅始作俑者朝鲜的贸易商们正在北京四处游荡,而首都北京纳税冠军企业——现代汽车,却因为销量骤减而叫苦不迭——这就是近期中国国内的实情。
   
   每次朝鲜进行核武器和导弹挑衅,不仅是韩国和美国,整个国际社会都会提到“中国作用论”。但很明显,中国政府内外其实并不想认可这种说法本身。从基本上来说,中国认为“朝鲜核武器和导弹问题是朝美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朝鲜核武器和导弹并非中国的问题,而是美国和朝鲜要解决的议题。同时,中国辩解称:“中国已经做了该做的事,也完美地履行了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
   
   当然,民间专家中有很多人对中国政府的这种逻辑提出了反驳。中国的一位国际关系学者说:“中国应该早一点对朝鲜进行更强大的施压”,“现在为时已晚”。在低估了朝鲜开发核武器和ICBM意志的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浪费了时间;习近平也曾有过和韩美合作对朝施压的机会,但也错过了。现在,如果中国中断每年超过50万吨的对朝原油供给,朝鲜体制就会面临巨大危机。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后,金正恩没遭遇什么困难就掌握了政权,走上了“挑衅之路”,而中国手中掌握着对金正恩政权发出明确警告的决定性王牌。
   
   中国政府最近向在海外的华裔政治和外交专家征集关于重大外交议题的意见,很多意见认为“不解决朝核问题,中国将无法成为负责任的大国”。为了解决朝核问题,“需要改变朝鲜的思路”。也就是说,为了改变朝鲜的思路,需要中国先重新全面审视对朝战略和政策。但中国领导集团依然不想改变自己的思路。因此,想引导朝鲜发生转变,依然长路漫漫。今天在德国柏林首次和习近平举行会晤的文在寅总统,要明确了解这一点后再进行会谈。只要不改变中国的思路,韩国掌握方向盘的朝核之车轮只会原地空转。
   
   谢选骏指出:小国时代不是从朝鲜发射导弹、进行核爆炸开始的。2007年我就为此制造一个电视访谈《小国时代》,并且出了一本书《中国崛起?美国衰落?》了。那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呼应于我2004年发表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全球》,这是一本100多万字的巨著。要知道,小国时代不是金正恩开创的,但是他的出现是“小国时代现象”。我的小国时代理论,确实名不虚传。大国领导人早点学习学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了。小国时代,就是全球政府形成之前的、回光返照的极端自由主义时代,这也包括了恐怖主义和富人优先。
   
   

此文于2017年07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