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谢选骏文集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谢选骏: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在朝鲜面前变渺小的习近平普京》说:
   
   在朝鲜发射ICBM(洲际弹道导弹)的7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人在俄罗斯莫斯科。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时,双方一致呼吁“要撤销韩半岛部署萨德”。习近平最近两个月内,和普京会晤了三次,每次见面习近平和普京都会谴责萨德部署。巧的是,朝鲜每次都在中俄峰会的日子发射导弹。今年5月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时是如此;今年6月为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两位首脑在哈萨克斯坦见面时,朝鲜也发射了导弹。


   
   国际社会总是把习近平和普京划归“铁腕人物”的行列。这一称呼,意味着他们展示了让人联想起硬汉的肌肉型领导能力。每次这两个人聚在一起谈论韩半岛问题时,朝鲜就进行导弹挑衅,但这两位首脑却从未对朝鲜严词厉色过。然而,习近平和普京唯独在面对朝鲜挑衅问题时,表现的与铁腕人物相去甚远,只是像鹦鹉一般重复着说:“应该通过对话与协商解决朝核问题。”
   
   面对朝鲜针对美国本土的攻击用核导弹,说要通过“对话”解决,同时只是谴责旨在为朝鲜导弹攻击提供最起码防御手段的萨德。中国过去1年来,因为韩国政府同意了部署萨德,就对和政府的决定没有任何关系的民间企业实施“蛮横无理的报复”。发射导弹、威胁地区和平的是朝鲜,而被中国报复的却是韩国。实际上,挑衅始作俑者朝鲜的贸易商们正在北京四处游荡,而首都北京纳税冠军企业——现代汽车,却因为销量骤减而叫苦不迭——这就是近期中国国内的实情。
   
   每次朝鲜进行核武器和导弹挑衅,不仅是韩国和美国,整个国际社会都会提到“中国作用论”。但很明显,中国政府内外其实并不想认可这种说法本身。从基本上来说,中国认为“朝鲜核武器和导弹问题是朝美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朝鲜核武器和导弹并非中国的问题,而是美国和朝鲜要解决的议题。同时,中国辩解称:“中国已经做了该做的事,也完美地履行了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
   
   当然,民间专家中有很多人对中国政府的这种逻辑提出了反驳。中国的一位国际关系学者说:“中国应该早一点对朝鲜进行更强大的施压”,“现在为时已晚”。在低估了朝鲜开发核武器和ICBM意志的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浪费了时间;习近平也曾有过和韩美合作对朝施压的机会,但也错过了。现在,如果中国中断每年超过50万吨的对朝原油供给,朝鲜体制就会面临巨大危机。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后,金正恩没遭遇什么困难就掌握了政权,走上了“挑衅之路”,而中国手中掌握着对金正恩政权发出明确警告的决定性王牌。
   
   中国政府最近向在海外的华裔政治和外交专家征集关于重大外交议题的意见,很多意见认为“不解决朝核问题,中国将无法成为负责任的大国”。为了解决朝核问题,“需要改变朝鲜的思路”。也就是说,为了改变朝鲜的思路,需要中国先重新全面审视对朝战略和政策。但中国领导集团依然不想改变自己的思路。因此,想引导朝鲜发生转变,依然长路漫漫。今天在德国柏林首次和习近平举行会晤的文在寅总统,要明确了解这一点后再进行会谈。只要不改变中国的思路,韩国掌握方向盘的朝核之车轮只会原地空转。
   
   谢选骏指出:小国时代不是从朝鲜发射导弹、进行核爆炸开始的。2007年我就为此制造一个电视访谈《小国时代》,并且出了一本书《中国崛起?美国衰落?》了。那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呼应于我2004年发表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全球》,这是一本100多万字的巨著。要知道,小国时代不是金正恩开创的,但是他的出现是“小国时代现象”。我的小国时代理论,确实名不虚传。大国领导人早点学习学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了。小国时代,就是全球政府形成之前的、回光返照的极端自由主义时代,这也包括了恐怖主义和富人优先。
   
   

此文于2017年07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