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谢选骏文集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谢选骏: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一)
   
   《中印军队近距离对峙 争议焦点是不丹“领土”?》2017年7月6日指出:


   
   印度国防部国务部长巴姆拉7月5日表示,当前中印之间的问题应该通过外交方式解决。但他同时表示,中国军队不该入侵不丹的领土,这是印方在安全方面的关切。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日回应称,中方有通过外交方式和平解决问题的意愿,也珍视边境地区的和平安宁,但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印方越界人员无条件撤回。
   
   过去几周时间里,中国和印度军队发生了较为罕见的近距离对峙事件。
   
   中印两国边境线长达3500公里,两国军队在1962年发生冲突。一些领土争议至今仍未解决,紧张局势时有发生。上个月发生军人对峙事件后,两国均加强了边境军事力量,同时要求对方后退。
   
   同样位于冲突区域的不丹(Bhutan)要求中国方面停止修路活动,称该行为违反了双方的相关协议。
   
   冲突发生后,中国拒绝了一个约57人的印度朝圣团经乃堆拉山口前往普兰县玛旁错雍(Manas Sarovar Lake)朝圣。这个圣湖是印度教的圣地,中印两国原本就印度信徒通过乃堆拉山口进入西藏朝圣有正式协议。
   
   冲突是怎么发生的?
   
   这次冲突发生的地点是中国称为洞郎(Donglang)、印度称为都克栏(Doklam)的一片边境高地。冲突的起源是印度阻拦中国在该边境区域扩建道路。这片高地位于中国南部、印度东北锡金邦(Sikkim)以及不丹的交界地带。中国和不丹在这一区域有领土纠纷,而印度支持不丹。
   
   发生对峙的乃堆拉山口(Nathu La Pass)位于不丹印度中国交界处,附近的都克栏(Doklam)高地被认为战略价值重大。
   
   不丹是目前中国14个陆地邻国中唯一一个没有和中国建交的国家,但和印度关系密切。中不建交的最大障碍正是划界问题。
   
   印度的关注点是,一旦中方完成了这些道路建设,中国军力会更加方便地覆盖在战略上十分敏感的”咽喉地带”,这一20公里宽的咽喉地带是印度本土和7个东北邦的连接走廊。
   
   印度军方人士告诉区域问题分析专家苏比尔?包米克(Subir Bhaumik)说,印方抗议并阻止了中国的修路人员,这导致中国军队冲进印军防区并毁掉了拉顿(Lalten)前哨的两个碉堡。
   
   印军一位要求匿名的旅长称,”我们并没有开火,只是组成了人墙阻止中国人进一步入侵。”
   
   中国方面则表示,印度边防部队阻止中国修路,妨碍了中国方面的”正常举动”。中方要求印军立即后撤。
   
   中国大使:锡金边境事态严重
   
   7月4日,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接受印度报业托拉斯(PTI)采访时表示,洞朗地区目前形势严峻,这是锡金段边界第一次出现如此严重事态。
   
   “这是印军首次越过已定边界,侵入中国领土,形成两军近距离对峙,”罗照辉称,印度边防部队越过双方共同承认的锡金段边界线,这就与过去双方边防部队在未定界地区发生的摩擦有本质区别。
   
   罗照辉强调,洞朗属于中国,一直在中国有效管辖之下。”对于洞朗属于中国这一点,中不双方不存在分歧。印度无权介入中不边界谈判,也无权为不丹主张领土范围。”
   
   中国方面强调对这一区域的主权,称道路建设行为发生在自己区域内,谴责印军越界。中国军方还警告印度牢记1962年的战争”失败”教训,警告新德里中国比当时更加强大。
   
   印度说法:中国想改变现状
   
   印度军事专家称,锡金地区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是印度唯一能对中国入侵作出进攻性反击的区域,其原因是,印度军队在这一喜马拉雅山脉前线地区拥有地势和战略上的优势。印军掌控着更高的地势,中国军队的阵地则处于印度和不丹的挤压之中。
   
   退休的印军边境指挥官辛格(MajGen Gaganjit Singh)对BBC说,中国人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们总想消灭掉我们在那里的优势。
   
   印度外交部上周表示,这一修路行为”旨在改变现状,将为印度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
   
   印度国防部长阿伦-亚特力(Arun Jaitley)措辞严厉地警告中国,现在的印度也不是1962年的印度。
   
   不丹的角色
   
   不丹驻新德里大使纳姆加尔(Vetsop Namgyel)称中国的修路行为”违背了两国之间的协议”。中国和不丹没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通过在新德里的派遣人员保持联系。
   
   安全问题专家赛基亚(Jaideep Saikia)对BBC说,北京方面曾经尝试同不丹直接谈判并达成协议。但不丹是印度在南亚地区最紧密的盟友。”通过强调不丹主权的方式,中国试图迫使不丹像尼泊尔那样转向北京。”
   
   中印关系走向
   
   中印两国曾于1967年在这一区域发生过冲突,直到现在擦枪走火的事情仍然时有发生。评论称最近这次对峙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冲突升级。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是中印关系的一个分歧点。这次对峙事件发生前几周,达赖喇嘛访问了印度阿鲁纳恰邦。中国称这是自己的领土,并对这次访问表达了愤怒和抗议。
   
   两个亚洲巨人之间的碰撞可能不会进一步升级。中国已经允许之前遭到拒绝的50多名印度教朝圣徒进入玛旁错雍。
   
   一位名叫德拉吉-加尔比亚(Dheeraj Garbiyal)的高级旅游官员上周称,他们正在安全前往圣湖的途中。
   
   专家分析称,这显示中国并不想让冲突蔓延到整个中印边境,而是想将其控制在锡金不丹区域。
   
   (二)
   
   《印度军队冲破中国军队人墙 现场曝光》(2017-07-06 22:26:15多维)说:
   
   当下,中印的边境对峙已经进入关键时期。近日,有印度电视台曝光了一段时长约1分钟的对峙现场视频。
   
   视频中可见印度士兵和中军官兵在现场做出环抱、推搡抢夺拍摄设备等动作。
   
   洞朗作为中印不争议区,原本为不丹实控,设有季节性哨所,2007年中方公路修至洞郎恰尔塘,解放军边防6团摧毁了不丹哨所,2014年在洞朗最西南中印边境设立庶草场哨所。
   
   此次中方要修通前往庶草场哨所公路,彻底完成对于洞郎地区实控,洞郎距离印度七寸西里古里走廊(印度东北部最窄处)只有几十公里。
   
   一旦中方实控洞郎,印度在包括藏南在内的东北邦驻军,战时有被围歼的危险,触动印度最敏感神经。
   
   这个位置每前进一步都是向印度胸口插刀子,即使纯属中印不争端地区,印度拼了老命也要阻止中方修路。
   
   2014年,中印曾发生支普齐对峙。支普齐方向印度补给较易,而支普齐距北京7,200公里,道路艰险,中方从2005年开始费时8年才将公路修进支普齐,并于2013年成立支普齐边防连,设立支普齐哨所。
   
   2014年为争夺长期为印度实控的勒马尔列莎仓纳通道,中印3,000人对峙26日,印度同样试图阻止中方将公路修入勒马尔列。
   
   由于该地段补给困难,中方于位置同样重要且中方补给占优的德普桑地区开辟新战场,主动越过实控线25至30公里,搭筑4顶军用帐篷,攻其所必救,对印方施加压力。
   
   将支普齐作为德普桑撤军的交换条件,有利掩护了中国在支普齐地区的行动。
   
   最终中国在支普齐莎仓纳西部高地设立5054哨位,成功将公路从支普齐哨所向勒马尔列方向前推4.5公里。
   
   7月6日清晨,网络作家多尔吉·彭乔(Dorje Ponceau)在脸书上撰文称,“中不之间的边境谈判,双方其实都比较满意,就是印度不高兴,强迫不丹向中国争取更多。”
   
   “印度不敢冒与中国一战的风险,假想洞朗高地具有战略优势,用绳子套住了不丹。”
   
   “不中印三国交界处更靠近西里古里走廊,即使没有洞朗的优势,中国同样可以掐住印度的‘鸡脖子’。”
   
   中印两军西藏洞朗对峙现场,可见双方指挥官正在进行“接触交流”。
   
   “印中陷入1962年以来时间最长的对峙”,《印度快报》7月3日曾报道称,印度和中国军方在洞朗地区的对峙已经接近一个月,双方都已增兵,印军士兵“枪口朝下,进入非战斗模式”。
   
   不仅陆地上局势紧张,中印两国在海上的军事对决似乎也一触即发。图为印度媒体关于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进入印度洋的相关报道。
   
   谢选骏指出:不丹是联合国成员国,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难道可以爬到联合国头上?
   
   看来印度人就是缺乏历史教育,一点没有现实政治的概念。否则,他们就不会同意不丹加入联合国,而是应该在不丹加入联合国之前就直接把不丹并吞掉,就像对付可怜的锡金那样。
   
   但是晚了,印度如果在不丹加入联合国之后再来并吞不丹或干预其内政,就给了中国反对和反干预的权利了。
(2017/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